牟其中獄中再造“烏托邦”謀劃復活南德集團

    相關文章:牟其中獄中研究德隆、三九 稱追求利潤才是根本

  身在武漢洪山監獄的牟其中已悄然度過了61歲生日。這個曾經叱吒風雲的一代“中國首富”,如今在監獄裏過著拔雜草、看監區大門之類的悠閒生活。這是監獄裏給年齡偏大、又有高血壓的老年犯人的特殊照顧。   

  1999年1月7日,在北京被武漢警方採取強制措施後,牟其中就再也沒有回到過永定河21號。那裏是南德集團北京總部,如今已成為了小肥羊火鍋店,南德的痕跡蕩然無存。  

  北京是牟其中的發跡之所,也是他的沉淪之地。   

  1992年前後,牟其中以對俄羅斯的飛機貿易一鳴驚人,並因此躋身《福布斯》中國大陸富豪榜,“首富”名聲從此遠揚。隨後,牟其中又接連做出驚人之舉:發射衛星、開發滿洲裏……但牟其中的鉅額財富一直受到外界的質疑。其實,比財富數字更惹人爭議的是牟其中的宏偉計劃:炸喜馬拉雅山、研究高速晶片、購買前蘇聯航母……  

  2000年8月,牟其中以信用證詐騙罪被終裁入獄。人們猛然發現,這個富豪的億萬身家頃刻間灰飛煙滅。  

  “南德在境內外的財產還有20億。”已經被判處無期徒刑的牟其中仍舊堅持。  

  2003年3月19日,牟其中向湖北省高級人民法院遞交了刑事申訴狀。南德集團于2004年3月22日向該院遞交了“中止民事審理並轉入刑事審理緊急申請書”。 2004年4月2日,南德集團暨牟其中、夏宗偉再次向湖北高院和最高人民法院遞交了“刑事申訴及指定管轄申請書”,請求案件重新審理。至今,牟其中和南德集團理事會尚沒有收到任何答覆。  

被囚禁的孤獨靈魂

  洪山監獄中有幾份當地報紙,犯人們每天可以看到央視的《新聞聯播》,也可以收看到國內主要的幾個地方檯。牟其中自己也訂了些報刊,如《南方週末》、《中國經濟時報》。牟其中的前生活秘書夏宗偉每月還給牟送去《特供參考》和一些書籍。獄中的牟其中經常可以收到來自全國各地素不相識人的去信,牟總是客套地回幾句話。   

  牟其中每天的時間安排得很緊湊:早上6:00起床去院壩內散步。早餐後從事簡單的勞動,中午有兩小時午休,他還要抽出一小時去跑步,下午自學、讀書,晚上研究項目計劃。  

  國內一些監獄有親情電話,犯人可以在適當時候申請與家人通話,但洪山監獄沒有。其實,就牟其中來講,除了夏宗偉也沒有什麼人還一直在牽掛他。夏宗偉與牟其中一個月可以在接見日見一次面,但只能見面30分鐘。為了延長見面的時間,夏宗偉經常在接見日申請共進午餐。  

  儘管如此,牟其中一直認為自己是孤獨的,他經常發出無人能夠理解他“滿腔報國心”的悲鳴。一個人體會著“知音少,弦斷有誰聽?”的千古寂寞,咀嚼著“老驥伏櫪、悲鳴萬里”報國無門的苦澀。  

  牟其中前後三次入獄,一生有三分之一時間在獄中度過,自稱曾經擁有20億身家的牟其中,如今卻身無分文、兩個兒子亡命天涯,第二任妻子拋棄他獨自去了美國。妻離子散,身陷囹圄,可謂老來淒涼。  

謀劃復活南德

  “從南德目前擁有的國內外的巨大無形資產來看,從南德已經掌握的智慧經濟的操作方法來看,從南德過去處理過類似問題的經歷來看,我有把握在兩年時間內,解決南德的流動資金問題,連本帶息償還國內全部債務。”牟其中依然堅信自己能夠東山再起。

  6月,最高人民法院出臺了信用證的司法解釋徵求意見稿,牟其中認為該徵求意見稿下半年有可能正式公佈,屆時,他的問題“將迎刃而解”,他平反的時刻“已經臨近了”。   

  鋻於對形勢的樂觀估計,牟其中已開始考慮出獄後的工作安排。  

  南德集團曾提出用10年的時間,進入年利潤排名世界前10強企業之列。1992年,這個宏偉的企業目標,一經牟其中的口說出就備受國內媒體的質疑。  

  2004年7月8日,牟其中通過南德理事會宣稱,該目標依然有效,不過,要加上南德的恢復期3年,一共是13年時間,屆時,“南德經濟帝國年利潤必須在150億美元以上。”  

  牟其中認為,南德這類大企業,不能不從宏觀層面上確定未來的發展戰略。為此,他制定了一個“最宏大也最科學的發展計劃”,並委託南德理事會開始聯絡仍舊追隨他的原南德的骨幹,為實施他的龐大理想做準備。 

1  2  

kmist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