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因夢:讓李敖愛恨交加的“新女性”

 
人民網評論部策劃 編輯:黃維
  2006年09月05日16:22 【字號 】【留言】【論壇】【打印】【關閉
 

  【編者按】她是當年和林青霞、林鳳嬌齊名的演藝明星,20歲曾主演《雲深不知處》,以清純美麗的扮相出演多部瓊瑤影片﹔她是李敖“千分之一千”的愛人,婚姻未滿三月,離婚后卻對簿公堂三年﹔百轉千回,在淡出人們視野多年后,她攜自傳《生命的不可思議》,以儼然一個“布道者”的形象來到此間。這位傳奇女性,就是李敖口中愛恨交加的“新女性”:胡因夢。

  【文化人物】李敖:以最原始的文化身份回老家
 


   他說

  如果有一個新女性,又漂亮又漂泊、又迷人又迷茫、又優游又優秀、又傷感又性感、又不可理解又不可理喻的,一定不是別人,是胡─因─夢。 這個不過和李敖有過三個多月的短暫婚姻,卻讓李敖二十多年來頻繁提及的“千分之一千的愛人”,是胡因夢

   她說

  “身為演員的胡因夢已經死了,李敖在很大程度上改變了我的人生軌跡。”──在日前來滬宣傳時,胡因夢坦言。

  李敖看重金錢甚於一切

  作為李敖前妻的胡因夢自認年輕時性格叛逆、憤世嫉俗,對李敖有著一種理想化的過度崇拜。“我幻想中的他,是個具有真知灼見又超越名利的俠士,而不是一個多欲多謀、濟一己之私的‘智慧罪犯’。所以,當我知道他為了金錢背叛生死至交時,我突然發現──其實,對他來說,金錢永遠是第一位的,為此,多年的友誼和誠實的人格都無足輕重。”於是,胡因夢對李敖的最后一絲幻想就被打破了,“我的愛情和婚姻就此無奈地崩潰了。”

  李敖最怕我抖他的老底

  胡因夢有次在電視上偶然看到,李敖罵她的節目已經有70集之多,“后來,我寫了《自傳》,他又罵我罵了40集。”胡因夢認為,李敖之所以如此待她是源於內心恐懼。

  “前不久,施明德的前妻在電視上大揭前夫的短處,李敖一句話就暴露了他的真實內心。他說:‘前妻永遠是最可怕的敵人。’正是因為害怕我會抖他的老底,所以他才如此表現,借以保護自己。事實上,我們私底下早就和解了。”胡因夢透露,她曾在台北與李敖街頭巧遇。“他對我們的事情早已釋懷,他處處針對我是想找些說詞捍衛自己,我能夠理解。”

  “李敖影響了我的人生軌跡”

  由艷光四射的演藝舞台,走向深度自省的心理學探究與寫作之路,胡因夢坦言:“李敖確實在很大程度上改變了我的人生軌跡。”她告訴記者,自己在十多歲時對心理學和哲學就有濃厚興趣,后來因為演藝事業而擱置。“在走過與李敖的婚姻以后,我好幾年都走不出來,想要弄明白我們之間到底出了什麼問題,這促使我回到心理學研究的路途上來。”

  胡因夢表示,在精研了中西方的哲學與心理學以后,她終於能夠從一個人的童年經歷、成長歷程和生活環境之中,分析出一個人的性格形成。“李敖在電視上的不斷攻擊讓我反而能對一切坦然,也獲取了一個渠道為自己的寬恕找尋到理由。”>>>詳細閱讀


  ● 自述不可思議的生命

  ★ “人在江湖”的15年

  胡因夢踏入演藝圈,純屬偶然。“當時叛逆的我,剛剛從大學輟學,正無所事事。”有一次,胡因夢在書店看書。她“長發齊腰,有點嬉皮士風格”,這一外形打動了《雲深不知處》的導演。“我本來就是個小影迷,4歲就開始看電影。當時讓我演電影,還讓出演第一女主角,我自然是答應了。”

  胡因夢說,“從踏進演藝圈開始,就沒有覺得自己跟這個圈子有關系,總想從中間掙脫出來。演藝圈的許多東西,所謂的成就也好,別人的夸贊也好,都讓我覺得不真實。”演第一部戲,倔強的胡因夢就跟導演“干”了起來:“要拍一個垂死的鏡頭,導演要我眨一下眼睛再‘死去’,可我覺得那樣好傻,堅持不肯。那個鏡頭需要借助夜晚的光線,僵持到天破曉,我也勝利了。從此在圈內,導演都知道這個女演員不聽話。”她拍戲時,手頭從未斷過書,“要麼是歷史書,要麼是哲學書”。

  少女時期的胡因夢褲子口袋裡插著李敖的書,受其影響,盡管拍了40多部電影,一再拒絕接拍瓊瑤的戲。在自傳中,胡因夢寫到,15年的從影經歷中她拍了近四十部令人哭笑不得的影片(倒是很貼近人生),以她四歲就開始看西片所培養出來的鑒賞角度,這些影片中隻有《海灘上的一天》堪稱佳作。“導演楊德昌比較能掌握受存在主義與個人主義影響的一代人與上一代人之間的沖突。”回想當年,胡因夢笑著說:“其實我對自己的演藝工作從未有過真正的尊嚴感,我時常一邊演出,一邊跳出劇情自嘲對白的荒唐和膚淺。”

  ★ 結婚讓她患上焦慮症

  李敖曾經對媒體放言,胡因夢和自己在一起的那段時間是她人生中狀態最好的時候,但胡因夢否定了這種說法。她說跟李敖在一起生活沒有多久就患上了焦慮症,李敖有很強的綠帽恐懼症,她出去慢跑他會懷疑她跟人眉來眼去,種種事件導致她壓力很大,那段時間她曾經一個禮拜的時間全臉長滿青春痘。盡管李敖曾在《李敖回憶錄》中數落她的種種不是,但她還是給予其寬容,“我從小就崇拜李敖,但是等到與他結婚零距離的接觸后,深刻感受到李敖的封閉和專橫,還有他的潔癖、苛求、神經過敏,在我看來,其實他和平常人沒有任何區別。”

  談起李敖對胡因夢終生的影響,胡因夢用一種像說別人的語氣說道:“我跟李敖的婚姻讓我從憤世嫉俗慢慢轉向自省。同時從過度崇拜有才華的人、對人類社會有影響的人,也轉為找到自己內在的創造力,我不崇拜外在的人,我希望活出自己的價值。”

  ★離婚讓她激起創作欲

  “就像跟她離婚時,他牽著我的手,我握出他手裡的溫度,發現愛還在,當時摸著他的后頸稀裡嘩啦哭個不停。他望了一下四周說,小心被記者看到。”胡因夢說:“我突然覺得這場戲是我們兩個約定好自編自導自演。隨后,我就像當年與李敖初次見面時一樣,很規矩地向他鞠了一個九十度的大躬,李敖狐疑地看著我,不知道我在搞什麼鬼。”廳審結束后,她蹦蹦跳跳地走到李敖面前:“咱們兩個太無聊了,這個戲別演了。”李敖也放下架子,嘆氣說:“我也不想演,隻是騎虎難下。”

  不管她願不願意,她和李敖的那段隻維持了三個多月的婚姻,卻始終被提起,成為人們議論的話題。這段婚姻對胡因夢意味著什麼?胡因夢在這本自傳中沒有回避這些,而且用了一定的篇幅重新審視這段感情。她說,我差不多在二十六七歲跟李敖結婚,這場婚姻給我帶來的東西非常強烈。他帶給我的學習就是讓我成為一個憤世嫉俗的人,對外在世界充滿不滿,這個不滿有叛逆的智慧,但是這個叛逆的智慧沒有辦法理解人性的深處,所以那個不滿的部分還是需要一個深化的過程。我跟他的整個婚姻讓我從憤世嫉俗慢慢轉向自省。同時從過度崇拜有才華的人、對人類社會有影響的人,也轉為內在的力量。>>>詳細閱讀


  ● 胡言夢語
  
  ★談感情:我是先天敏感體質。年輕時我的異性緣非常好。由於這種體質,在某些環境,我時常分不清是我喜歡對方還是對方喜歡我,等到進入情況了,才發現完全不是那麼回事。
  
  ★談自我:我十八九歲時喜歡跳舞,喜歡玩,喜歡參加各種PARTY……20歲時我有機會在紐約接觸最時髦的人、藝術圈裡最有才華的人,那時每天都在玩,接觸各種新鮮事物。但其實這些與你的內心幸福無關,這些快樂都是轉瞬即逝的,你以為自己達成了某些目標,其實你還是在原地。
  
  我活到現在,沒有聞到一瓶香水是香的,全都是臭的,香水不會給我帶來任何感官上的享受。
  
  ★談李敖:他在很多方面有過貢獻。但人類最缺少的是愛,太容易仇恨和對立,這是目前最根本的問題,在這方面李敖貢獻不大。
  
  我的傳記出版后,他發表過文章說我記性不好,但其實我是個對內在生活記憶驚人的人。但每個人看事物角度不同,也不能說誰對誰錯。


  ★人物名片

  胡因夢,台灣著名演員、作家、翻譯家。又名胡茵夢、胡因因、胡因子,1953年生於台中。1971年考進輔仁大學德文系。20歲主演《雲深不知處》,15年的演藝生涯,出演過40余部電影。

  35歲告別演藝圈,專事有關心靈探究的翻譯與寫作,首度將克裡希那穆提的思想引介到台灣,並致力於推動“新時代”的意識革命及生態環保等議題。

  著有《胡言夢語》、《茵夢湖》、《古老的未來》、《死亡與童女之舞》,譯有《般若之旅》、《超越時空》、《克裡希那穆提傳》、《生命之書》、《恩寵與勇氣》、《轉逆境為喜悅》等書。

 

 

來源:人民網文化頻道 (責任編輯:黃維)

kmist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