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新聞
  • 2009-10-14
  • 第1180期
  • 異鄉遊子陳由豪沉重的告白

  • 文◎李鴻
  • 我沒有恨祇是要清白

    「名譽更勝生命!財富可以歸零,但個人的名譽與清白不能打折扣。」在國人看清陳水扁的真面目之後,陳由豪要求重新審視他所受的冤屈,希望各界給予公平對待他的機會。

    陳由豪在一九九○年代獲推譽為台灣企業家成功典範,領導創建年營收近千億元的東帝士集團,事業版圖橫跨亞、非、美三洲;二○○一年四月宣布解散東帝士集團,含淚辭去東帝士旗下企業所有職務;二○○三年十一月列名「十大通緝要犯」,遭政府懸賞千萬元緝拿;二○○四年被陳水扁政權指控掏空台灣六百餘億元,「債留台灣、錢進大陸」,名列大陸優良繳稅大戶等情事。陳由豪的人生際遇,何其轉折多變?

    翻閱近年國內媒體與輿論的報導,或因角度及立場的不同,對於陳由豪個人之評價,屢有多種不同面相,如穿梭於權貴間的紅頂商人、現代版的清教徒、貪婪而豪奢的通緝犯、生活儉樸又慈眉善目的長者、四處亂咬的刺蝟,以及飽受司法與政治迫害的受難者等。到底陳由豪是什麼樣的一個人?
    由於陳由豪本身就具有相當大的新聞性,加上自從陳水扁下台以後,政治獻金引發的爭議不斷,在懷著一探究竟的心情下,《新新聞》特地與廈門翔鷺化纖公司聯絡,希望能夠訪問陳由豪,對他流亡海外的心路歷程、生活近況、未來打算,做第一手的忠實報導。

    透過廈門翔鷺化纖公司的安排,陳由豪在設於公司辦公大樓二樓,他所專屬約莫十坪大小的辦公兼起居室(隔鄰為單人寢室含衛生間,與辦公室大小相仿),接受《新新聞》記者的獨家訪問。

    在記者的眼中,陳由豪一身樸實裝扮,面容略帶落寞、蒼白,言語親切熱誠,他有如鄰居和藹的阿伯,已經不再有以往在台灣時的霸氣,至於行動則是顯現出病體的遲緩。

    一切都是命運
    不恨陳水扁,老天會懲罰他

    「是什麼就是什麼,不是什麼就不是什麼,沒有什麼好隱瞞!」就在這種坦然的氛圍之下,陳由豪開始訴說著他這些年所遭遇的心路歷程。

    面對目前的景況,陳由豪認為一切都是命運!

    陳由豪說:「可能是我前世做了一些對不起陳水扁的事,所以今生要被他所害!老實說,對陳水扁,我已經不恨他了。我常說一個人做好事、做壞事,老天有眼。至於陳水扁,上天一定會給他懲罰,不一定要我出面,別人也會給他懲罰的。」

    「我們恨別人,最後受傷害的反倒是自己,也會過得不愉快。所以我現在真的對任何人,心中都不會存有任何恨意!況且若要報復別人,心裡就會常罣礙,也會睡不著覺,為什麼要恨呢?你看陳水扁下台就入獄,在二○○四年洛杉磯記者會的時候,我就曾向當時採訪的記者說,他會像韓國盧泰愚、全斗煥等幾個總統的下場一樣,一下台就身繫囹圄。」

    「不是我會預言,也沒有這個能力讓任何人下獄,一切都是上天的安排。我沒有恨,自然不需要報復。」

    至於陳水扁為什麼要一再苦苦相逼、加害陳由豪呢?

    陷入藍綠鬥爭
    被整肅通輯,無奈逃往異鄉


    台灣近二十年,因長期處於藍、綠政爭的黨同伐異,凡事皆可政治化,為了選舉,朝野政客莫不以撩撥民粹為能事,幾無是非、公義。

    二○○二年原經調查局查明,本為東華公司股東間挾怨報復的單純民事債務案件,不料卻為陳水扁政權藉題發揮,運用少數仰承上意的司法打手,硬將他草率起訴,並以罕見且違反司法程序正義的口頭裁定,發布通緝陳由豪夫婦,隨後即一路整肅,羅織莫須有罪名。

    二○○三年陳水扁政權,為了贏得總統連任勝選的政治利益,將陳由豪為黑金標靶,任意昭告名列為十大通緝要犯,同時以懸賞千萬元緝拿,這無異向社會大眾宣判了陳由豪名譽的死刑。

    此後陳由豪迫於無奈漂泊異鄉,綠營政權猶趕盡殺絕,取消她們夫婦的台灣護照,並透過海外放話、黑道綁架,威脅其身家性命,同時趁他不在台灣,無法打理在台名下資產,陳水扁還縱容身邊的人,以不正當手段賤價拍賣他的資產,中飽私囊。

    就在回鄉無路、申訴無門之際,陳由豪為了洗冤謗白,乃於二○○四年初,百般無奈地以公開的書信與記者會方式,透過傳媒向全台鄉親訴說委屈,企求公論還予公道。可是萬萬沒想到,陳水扁集團卻運用選舉的民粹激情,無中生有地創造以「債留台灣、錢進大陸」的抹殺人格方式,透過撲天蓋地的傳媒,扭曲事實,陷他百口莫辯,非但難雪清白,更增加了國人對他的誤解。陳由豪至此真是搥胸頓足,含淚無語對蒼天。

    其實陳水扁政權在執政期間,藉用司法案件明裡暗裡要脅政商人物,左右地方選舉,遂行個人私利及政治利益的伎倆,早就斑斑可考,一如要脅前雲林縣長張榮味、立委顏清標、何智輝;透過司法偵辦和艦案,恫嚇聯電曹興誠;威逼台塑王永慶增資高鐵,敲取政治獻金等,此皆歷歷在目,陳水扁夫婦的巧取豪奪,可說不勝枚舉。
     
    二○○八年二次政黨輪替後,陳水扁夫婦及僚屬,因涉及海外洗錢、國務機要費貪瀆等案,經特偵組與法院調查結果,又進一步證實,陳水扁於八年總統任內,明顯從事知法犯法、收受不當獻金、扣壓案件及勒索政敵等多起情事,卸任後猶不斷編織謊言、要脅同志、恫嚇政敵,死纏爛打。李登輝就說陳水扁的打法是「要死一起死!」

    陳由豪強調:「名譽更勝生命!財富可以歸零,但個人的名譽與清白不能打折扣。」在國人看清陳水扁的真面目之後,陳由豪也就要求重新審視他所受的冤屈,希望各界給予公平對待他的機會。

    kmist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