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朱高正開砲事件診斷新党內部的隱憂

 

揭開新党罹患的四大病症

文/馬之駿

 


很多人都說,新黨這次真的病了!當新黨立委朱高正、黃國鐘

一再召開記者會指控黨內的種種不是之後,新黨似乎也面臨了
創黨以來最大的衝擊,許多問題都在同一時間浮出檯面,著實
令人目不暇給。
 
朱高正黨內開砲

值得注意的是,過去號稱「民主戰艦」的朱高正這次對黨中央

展開了毫不留情的攻擊,而且還選了一個「家裡沒大人」的時
刻開火,黨內大老出國的出國、洽公的洽公。對過去標榜團結
、清廉的新黨而言,朱高正的「砲火」的確造成了一些難以彌
補的傷害。

但正如某位新黨委員所言,老朱的做法或許有些過分,但他提

出的諸多指控,例如黨內派系、高層決策模式等問題,其實也
是存在已久的沈痾。或許,新黨得的病不是「絕症」,但新黨
似乎也走到一個需要自我反省的地步。本刊為讓讀者更深入瞭
解新黨的內部問題,特地以診斷書的形式,從領導風格、派系
問題、基層組織、未來路線之爭等四個角度,深入剖析新黨的
問題。
 
一、新黨大老的領導風格

日前朱高正召開記者會時,朱曾一再指控陳癸淼、郁慕明兩位

新黨大老在黨內頻頻搞一些「個人崇拜」、「造神運動」及「
寡頭領導」,甚至進一步要求陳癸淼下台以示負責。許多新黨
支持者對這種現象都感到十分疑惑,向來標榜團結、和諧的新
黨同志,怎麼會有如此嚴重的心結呢?

事實上,這樣的結果並不是空穴來風的。據一位不願具名的新

黨人士指出,早在新黨草創時期,新黨一些創黨元老有鑑於過
去國民黨內李登輝專斷獨裁的作風,便決議以「集體領導」的
方式來決定黨內的大政方針,所以,全委會有「召集人」而非
「主席」的設置,而且明文規定祇連任一次,目的便是為了防
範重蹈國民黨的覆轍。此外,全委會、立院黨團與國大黨團也
應呈「三頭馬車」的權力平衡模式,基本上三者應是平行而非
隸屬的關係,如此也才能符合創黨時建立民主政黨的理念。

但是,在陳癸淼接任召集人之後,一切都改變了!

這位核心人士強調,當年部分新黨大老修改黨章使陳癸淼得以

連任,其實已違背了當初創黨的理想性,黨內不少資深的委員
都覺得相當不妥當。這位人士也說,王建當時對這樣的情形
便感到相當不高興,但為了顧及「老同志」的情分,才未表示
反對意見,而且,就算是全委會決議修改黨章,也應該「避嫌
」才對,這就如同新黨反對立委在自己任期內通過「自肥條款
」一樣。
 
新黨大老作風有爭議

此外,新黨立委李慶華也曾表示,新黨除了例行性的全委會之

外,有人還在每周日召開體制外的私人會議,和國民黨的「中
常會」並無二致。李慶華形容這就像是要大家吃「大鍋飯」,
自己卻偷偷的在外「開小灶」,某些領導人還說要「接管」立
院黨團,部分新黨大老不尊重體制的情形由此可見一斑。

據瞭解,前一陣子新黨選黨鞭時,立院黨團以陳癸淼的名義主

動召開黨團會議,而非由當時黨團召集人朱高正的名義召開,
這也是朱高正後來憤而開記者會「砲打黨中央」的導火線之一

關於新黨大老的領導風格,黨內其實也有著見仁見智的說法。

朱高正曾在記者會中抨擊陳癸淼是「新黨裡面的李登輝」,郁
、陳二人更是公然在黨內搞「寡頭領導」。

某些新黨立委指出,在趙少康、王建逐漸淡出政壇之後,陳

癸淼及郁慕明時常不經全委會討論便對媒體「放話」,表達新
黨之立場,朱高正甚至還指控郁、陳藉此打擊自己人,事後再
加以否認,把責任全推給媒體,和李登輝根本沒有兩樣。有位
立委便說,例如「是否參加國發會」、「是否在選舉中支持馬
英九」等問題均未經過全委會的充分討論,就有人對媒體表達
立場。此外,新科立委在整個決策過程中也常無置喙之處。

但是,新黨部分委員對此卻有不同的說法。新黨立委周陽山便

說,陳癸淼、郁慕明二人在制訂重大決策時,都會一再徵詢其
他立委的意見,並沒有什麼「寡頭領導」的問題。而且,新科
委員也時常會對特定議題表達各自不同的意見。像是過去較具
爭議性的核四覆議案、公視法等,都有新科委員提出不同之看
法,而且也都為大老們所採納。

有位立委也強調,新黨內部最嚴重的是「溝通」問題,而非流

派問題。由於新黨的幾位創黨元老之間有著一定的「革命情感
」,所以時常不願公開批評老同志,都把話放在心裡。而新科
委員過去大多是憑藉著新黨的「光環」才得以當選,再加上是
學者出身,面對個個頭上有光環的資深委員,自然會比較「客
氣」,平時以「老鳥」馬首是瞻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面對黨內委員的諸多指控,陳癸淼祇是表示對自己與某些同志

的內訌感到心寒,一切祇有等到下次召開全委會再加以解釋。
 
二、新黨內部的

派系問題關於新黨內部是否真有所謂「派系」或「郁系人馬」

等問題,其實在黨內一直是眾說紛紜。但是,朱高正與陳癸淼
存在已久的心結,卻是不爭的事實。

有人說,兩年前新黨與社民黨的合併,其實就像是兩黨的「結

婚」,如果這個說法成立的話,很顯然的,兩者「戀愛」的過
程實在不大順利,而且還一度要鬧「分手」。

據瞭解,兩年前朱高正有意促成社民黨、新黨兩黨的合併之際

,陳癸淼、郁慕明二人對此一直很有意見。郁慕明在當時曾說
,省議員選舉時,有朱高正的助理以無黨籍身分參選,但卻一
再打著新黨的旗幟拉票、募款,選完後居然還說他的得票都是
社民黨的,與新黨無關。因此,郁慕明當時並不贊成兩黨的合
併。

此外,陳癸淼在朱高正進入新黨前也曾一再質疑朱過去在立法

院特立獨行的表現,擔心朱高正會破壞新黨的團結形象。

在朱高正擔任黨鞭期間,陳癸淼更是以朱高正出席率最低、領

導黨團不力等理由抨擊朱高正,從此種下兩人的心結。而新黨
選舉下會期黨鞭時,朱與陳、郁間的衝突更是達到了最高點。

據一位熟悉內情的新黨委員指出,早在選舉之前,郁慕明、陳

癸淼便屬意由周荃來擔任黨鞭,並透過各種方式為周荃運作。
此時,朱高正主張由過去尚未擔任過黨鞭的資深委員謝啟大接
任,以符合黨內「資深倫理制」的慣例。據瞭解,朱高正其實
是希望藉由提名謝啟大的方式,暗中與陳癸淼較勁。最後,謝
啟大發覺自己變成了兩邊人馬的棋子,索性辭去黨鞭,希望藉
此遠離是非。
 
新黨內訌公開化

之後,陳、郁又希望姚立明能夠出任黨鞭,而當時的晚報也紛

紛預測姚極可能會接替謝啟大成為下一屆黨鞭。孰料,在選舉
過程中同為高雄市選出的立委黃國鐘極力反對,說出了姚立明
與友人的金錢糾紛,並威脅要把所有有關姚立明的真相公諸於
世。此時,姚立明要求黃國鐘三天內提出證據,否則一定會採
取法律途徑,於是新黨內訌的戲碼自此開始正式上演。

此外,也有一位新科委員強調,其實朱高正一直認為自己在反

對黨的資歷並不亞於陳癸淼、郁慕明二人,祇是在職務上有所
不同。因此,事實上朱高正對於自己始終無法打入新黨核心圈
感到相當不滿,再加上與某些新黨大老存在已久的心結,才會
出現這麼多「砲打黨中央」的行動。

但這位委員也承認,朱高正本身也是極具爭議性的政治人物。

這由朱高正過去在國民、民進兩黨內極力衝撞體制,又不按牌
理出牌的作為中就不難看出一些端倪。

在朱高正砲打黨中央之際,部分的新科委員也曾向創黨元老趙

少康求助,但趙還是一副不願介入的姿態。不過,趙少康也曾
建議新科委員,最好還是不要發表與朱高正劃清界線的連署聲
明,以免反被朱抹黑為「是在替陳癸淼運作」。畢竟,老朱可
不是好惹的人物!
 
三、基層組織實力的流失

在歷屆的選舉中,新黨憑藉著趙少康、王建等明星級民意代

表的群眾魅力,在選戰中獲得不少中產階級選民的青睞。而在
趙少康競選台北市長時,趙少康「反台獨」、「反特權」以及
「反李登輝」的鮮明訴求,更是在國內造成了一股風潮,一場
場的政見發表會就如同嘉年華會一般,將新黨的聲勢推到了最
高點。此外,新黨「母雞帶小雞」及身分證字號配票的策略也
同時奏效,當時有不少的政治評論家將這種現象稱為「新黨效
應」。次年,許多過去名不見經傳的立委候選人拜新黨「光環
」之賜,順利進入立法院。

在國發會結束之後,新黨有鑑於當時國民、民進兩黨合作的不

利局勢,立刻在南投中興新村及台北、台中舉辦說明會,以表
明新黨在退出國發會之後的立場。然而,群眾的熱情與選舉時
相較簡直是天壤之別。不僅參加人數不如以往,在中興新村說
明會中,進行不到一半便走了一大群聽眾,新黨不少公職人員
對此都感到極為詫異。更重要的是,其中還有很多聽眾是動員
自台北的義工團體,根本不是台中、南投當地的民眾。

在趙金童搞媒體、王聖人傳道去之後,新黨聲勢似乎明顯的在

走下坡,一向熱愛新黨的支持者也感到迷惑:新黨的光環還在
嗎?新黨應該如何走下一步棋?

事實上,在新黨的內部結構中,基層黨員、義工往往是「祇有

義務,沒有權力」的一群人。某位新黨委員便指出,平時新黨
總是要黨員、義工拚命拉票、捐款,不斷的付出,但黨員卻缺
乏一個表達意見的管道,更不要說參與決策了。「但是,這絕
對是與當初創黨理念背道而馳的!」「為了再度凝聚黨員的向
心力,建立一個民主機制及意見表達管道是有其必要的。」一
位委員說道。

當然,新黨內部也曾試圖要整合現有的義工、黨員。但當新黨

嚴格審查所有義工團體資格時,卻發現其中很多居然祇是「一
人公司」,而且也有很多義工在沒有選舉時,祇是社會的邊緣
人,如老兵、退休公務員等,不少委員反而擔心這些在選戰時
的「百萬雄兵」,在平時反倒是所有公職人員的包袱。
 
四、新黨未來的路線之爭

在過去,新黨一直有著「正黃旗」與「本土化」的爭議,而且

也反映了不同委員之間的角力。朱高正過去一直認為,新黨不
能再如「水耕蔬菜」一般,祇能在都會區發展,相反的,新黨
應該走出過去的格局,努力的進行本土化、在地化工作,如此
才不會走入「外省黨」的窠臼。

當然,很多委員認為這是朱高正為了爭奪黨內決策權,才有此

一說法。

為了避免類似朱高正事件的傷害,新黨的新任黨鞭周陽山主張

在黨內成立一個「危機處理小組」以應不時之需,此外,廉政
勤政委員會也應有專任的調查人員,才能確保公職人員的操守

新黨立委李慶華則表示,現在是建立黨內「民主機制」的時候

了,這也才能符合當初的創黨理念。而某些領導人也應有接受
批評的雅量,世界上根本沒有「聖人黨」,「一味的掩蓋,並
不能解決問題!」李慶華說道。

李慶華也說,隨著新黨公職人員數量的擴充,現在也應該要好

好規劃選舉提名制度的問題,否則提名問題勢必會成為下一次
新黨內訌的導火線。

新黨的這四大病症,有人說病情不輕,有人則是認為這祇是小

感冒,但即使是小病,如果不防微杜漸,日後也可能釀成重病
,更何況如果是罹患重病,恐怕就要趕快送進加護病房。

kmist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