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投名狀前先看太平天國故事

作者: Roach  日期: 2007-12-30 17:54

字體大小:

昨天打開書櫃,拿了一本余華的書,但發現自己沒有心情看。正好旁邊放著史景遷的「太平天國」。最近應該有許多人正打算要看「投名狀」,那就寫一下史景遷的太平天國故事好了。

大部分人對太平天國的印象不外乎:落第秀才洪秀全讀了聖經後發起「拜上帝教」,成立太平天國,有南王北王東王西王等等,為清朝帶來十幾年動亂,曾國藩李鴻章因而崛起。但其實,洪秀全讀的是「倫敦會」傳教士梁發寫的「勸世良言」(裡面有些加油添醋、曲解聖經之處),他發起拜上帝教前根本沒有讀過聖經,也沒有人引導他基督教的宗教觀。破除偶像、上帝之前人人平等的思想吸引了窮困「花縣」客家庄的落第考生洪秀全,做了一個夢後洪秀全覺得自己是耶穌的弟弟。洪秀全拿著勸世良言和朋友們討論、研讀,拆了孔子牌位後被趕到更窮困、更缺乏外界資訊刺激的廣西窮縣,竟然吸引了一批工農階級(也有幾位地主)跟著受洗。

沒摸過聖經的落第秀才成立「拜上帝教」,充滿妄想的洪秀全因為一群來自鄉野的信徒的真誠信仰(而且這些信徒還頗有才幹)把中國攪得七零八落,這說明一個切合時代的思潮如果沒有適當的引導,在創造新世界「使命感」的驅使下,會為歷史帶來多大痛苦,兩千萬生靈塗炭。

「拜上帝教」興起的原因之一(同時這也是老共最有興趣的部分),則是農民的辛苦與無望。就像現在中國貧困鄉村裡最貧困的農民,洪秀全舉目望去,廣東山區與廣西滿地都是朝不保夕的農民。整年辛苦,從早到晚,也只能得到苟且的溫飽。想要改變家族命運,就只有想辦法培植一位秀才。但大部分的農村書生,就像洪秀全一樣,只能成為鄉里半尊重半嘲諷的對象,靠微薄的薪資和學生家長供奉的物資生活。

一位拜上帝會成員就說:「吾家困窘,食不果腹,以耕田為生,耕種山坡梯田或外出作僱工,聊以度日,知命認窮」。此種困狀「度日如月,度月如年,苦不堪言」。史景遷說,「廣西這一帶素有貧瘠之名,此時又飽受乾旱之苦,飢荒四起,災民欲求飽食不可得,竟至吞食媒土」。

於是,打破舊階級,許諾新世界的太平天國,混雜著洪秀全對羞辱他的儒教世界的不滿,就這樣從中國最貧困的村莊發跡。就像香港漫畫裡常出現的「白蓮教」、「明教」一樣替天行道,只不過拜上帝教有個更完整的理論系統,而且,在一開始還弱小時打了幾場關鍵勝仗,於是所有對現實不滿的民間組織紛紛依附,還差一點打到北京去了!

看太平天國故事時,第一個感觸是:為什麼洪秀全身邊這些凡人這麼會打仗?「洪仁玕」,是洪秀全的堂弟。「馮雲山」,是洪秀全繼母的親戚,住在一哩遠的村子。這兩人跟洪秀全一樣,是考不上秀才的鄉村塾師。馮雲山在廣西奠定了拜上帝教的基礎。「楊秀清」,客家燒碳工人。「蕭朝貴」,赤貧但篤信上帝的客家農民。「石達開」,出身廣西賜穀村石姓大家族,十九歲就追隨洪秀全。「秦日綱」,桂林人,當過兵,做過礦工。「韋昌輝」,金田村土財主,家族在官廳當「聽差」之類小吏。「李秀成」,一八五一年加入太平軍,是不識大字的鄉下人,因善於用兵不斷被拔擢。太平天國的一場場勝仗,統合水陸大軍、數萬人馬的衝鋒與後勤,就靠這些人打下。

投名狀裡的蘇州攻城戰,太平天國的主要人物剩下困在湖州的洪仁玕,以及掌握軍事大權的李秀成。馮雲山和蕭朝貴死於早期的征戰,楊秀清、秦日綱、韋昌輝死於慘烈的內鬥。石達開雖然在內鬥中勝利,但還是選擇帶著自己的人馬離城西征,最後一路到達四川,因為後繼無援,殺死妻妾與兒女後投降清軍,希望能饒僅剩的兩千部屬不死。當然,清軍審問後,殘酷地對石達開凌遲至死,兩千舊部屠殺殆盡(可能是投名狀守城將官自殺祈求交換部屬活命的故事來源)。蘇州攻防戰時的洪秀全,仍在想像上帝會天降瑪瑙來餵飽他飢餓到要挖草根來吃的子民。

第二個感觸是:戰亂時的人命真的是不值錢,不管是軍人還是平民。史景遷只是整理一小部分太平天國史料,但就讓我們看到數不盡的屠殺。一八五二年六月三日,因為馮雲山被擊傷,太平軍攻破城門見人就殺,全州居民全遭殺戮。一八五三年三月二十日,太平軍攻破南京城,清軍在太平軍殺到前紛紛回家自殺、燒毀房子,太平軍繼續搜尋殘餘清軍,屠殺持續好幾天。一八五三年九月二十三日,太平軍攻打河北滄州時,精銳部隊被守城官軍殺傷近四千人,一怒之下殺了滿、漢、回男女萬餘人。

一八五六年,太平天國內鬥,東王楊秀清被殺,餘黨六千人(多數是長期效忠拜上帝教的忠實信徒)全被誘殺。石達開認為韋昌輝和秦日綱殺東王黨殺過頭,於是韋和秦又殺了石達開所有家人和密友。石達開召集所有他能調動的人馬,洪秀全只好也殺了韋昌輝和秦日綱。

內鬥後的太平天國走下坡,也得不到國外勢力支持。一八六○年,在各國租界軍隊攻擊下,太平軍攻打上海失敗。一八六一年安慶陷落時,一萬六千降軍被曾國藩、曾國荃的湘軍屠殺殆盡。一八六三年六月十三日,石達開投降,六週後兩千部屬被屠殺。十二月,蘇州城陷,保證赦免軍民的清軍反悔,全數屠殺一空。一八六四年七月一日,曾國藩攻入南京城,官軍忙著強姦餓到發昏的婦女、搶奪錢財,十二萬太平軍當晚全被殺光。

最慘的當然還是人民,尤其是蘇州、南京一帶長江三角洲的人民。八種不同來源的部隊(包括兩隻外國佣軍)在此流竄。男丁被強行徵用當兵,婦女被擄走,能燒的房舍全被拆,餓到皮包骨的人們與屍體在泥漿中浮沈。小孩的乾屍呆坐在學步椅上,和小孩屍體躺在一起的媽媽已經沒有力氣搬動小孩身體。人民失去希望,最後連洋人的狗都被偷來吃。

我出生於一九七一年,太平天國滅亡,不過是我出生前一百零七年前的歷史。很難想像,這樣殘酷的故事,兩千萬人的死亡,竟然距離我們這麼近。一九八○年後,台灣的科技與民主進展如此快速,現在又輪到中國崛起,民生逐漸富庶。史景遷認為,太平天國崛起的力量,是因為「疫病飢荒四起,君主暴虐無道,洪澇時有所聞」,於是人們期待會有「至高的救世主,解世人於災厄,開創太平世道,結束以往一切」。只要有不平等,只要這不平等大到難以忍受,「就會有倡導這種信仰的人將之與激進的政治與平權主張連結,從窮人中吸收到信徒無數,每隔一段時間就率領他們與國家做武力對抗」。

但現在已進入「全球化時代」,國家的界限不再明顯,資本的流動帶動著國家的發展。難以忍受的不平等與悲慘的生活待遇會逐漸結束嗎?以後還會有洪秀全式企盼新天新地的草根運動在全球各地蜂起嗎?但投名狀與太平天國的故事也都告訴我們,戰亂裡犧牲的是人民,成就的是少數人的野心,渴望權勢與得到權勢的人會做出我們難以想像的事情,只要人類還存在,這樣的故事就永遠不會結束。

(看「投名狀」之後的感想:蘇州圍城時,太平天國已經是強弩之末,清軍好整以暇,等待太平軍彈盡援絕,糧草中斷,不可能會像電影裡這麼窩囊。所以,看看戰爭大場面還不錯,但電影的情節就不用太認真了) 

kmist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