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德國遇見【疆獨】恐怖份子 ……

(熱比婭一行人訪土耳其館)


這一趟到法蘭克福採訪書展,最大的收穫不是開幕式上親眼看到習近平?被主人修理,也不是坐在聽眾席上親耳聽見guest of houner的主要貴賓,中國,如何若無其事的回應,更不是親自參與了閉幕酒會上的【閉幕慘案】,對我所主持的台通社能逮到,所謂的獨家,訪問了熱比亞和他的秘書長,吳敦義口中的所謂的【恐怖份子】多力肯一沙,我亦不覺thrilled! 此刻,書展過了兩天,坐在馬其頓的山下,靜靜的,一股意識在流動,在一個禮拜的廝殺陣仗後,我覺得這個世界像東方剛才升起的旭日,我看到這一趟給我最大的啟示;兩種中國與三種世界的展現與希望。


我看見中國的【大】- 像北港媽祖出巡邊上的兩個大無常,個兒高馬大,一晃一晃的,只要進到會場,你很難看不見她;中國字、中國人、中國廣告、中國作家座談、中國舞蹈音樂表演 …… 甚麼朗朗都來了,視覺上的確是挺【眩】的。 但是,這五天,在會場上遛著遛著,你會遇到【咦,怎麼你老吳也弄了個攤位?】是鼎鼎大名的吳宏達Hurry Wu,每天守著自己的【勞改】攤,一個小桌子,天天坐滿了人聽他講共產黨的勞改黑幕,牆上擺著他的書不說,還有一大套黑色系列,是勞改受害者寫的親身經歷,這,不也是一種中國的展現嗎?我幾乎天天上他那兒報到,第四天還遇上民陣主席費良勇,領著一群人舉著【放劉曉波】的牌子上他那兒串門子,這群人顯然是中國不讓回的。


書展第三天,我遛到第3館,不小心看到一個小小攤位,邊上有個銅棍子做的籠子,裡面坐著不正是流亡德國作家徐沛 嗎?【我在德國如魚得水,但是我的朋友們在中國正在因為寫作而被關在牢裡,】徐沛,瘦瘦小小,一個人冷冷的在籠子裡、穿著件紅T-shirt、上面印著天滅中共的字樣,五天來,看人群穿梭 …….徐沛這個中國作家,在法蘭克福國際書展舞台展現一種中國,也展現另一個國度的自由,可為千軍萬馬。同是3 號會場,我當天也不是刻意的逛到一個叫大紀元的書攤,大家都知道,這個大紀元是不見容於中國的法輪功的出聲筒,竟然大剌剌的在法蘭克福書展來上一個攤位,不也是畫上一筆中國精神?



要說這次書展是一場文化宣示的話,或說是兩岸文化事業的較勁的話,在中國貴賓國的陪襯下,台灣的出場落落大方,是一朵有香味的小花,靜靜的在中國邊上開著,自然綻放是她的吸引力,說白一點,台灣的書不需要像中國書架上的書貼上【本書中任何違反一個中國原則的立場和內容辭句一律不予承認】的句子,台灣作家楊照看了中國館的台灣特區後說【問題不在標籤,而是他們展示的都是一些奇奇怪怪的書,甚麼家庭堆肥啦,造橋、水利工程的書,他們到底出了甚麼問題?……】



相對下來,楊照說中國是逼台彎走出來【 ……是氣氛的問題,台灣館不時的有人進進出出,你能造成一種inviting的氣氛,】在中國因為是貴賓國,在形狀大小和聲勢上都挺壯觀的,而【台北書展基金會】負責展示的台灣館就像聖經裡的小大衛,沒有武器和武裝,手上拿著平常牧羊人趕狼的彈弓,就這麼撿幾棵小石頭就制服了巨人歌力亞。



當然,更過癮的是這次書展認識了、訪問了熱比婭和他的秘書長多力肯一沙,這真叫皇天不負苦心人,來得莫明奇妙,不過我可是早幾個月前新疆7\5事件時就開始收集資料,打算到伊斯坦堡和慕尼黑拍一部維吾爾紀錄片,台灣人只知道新疆打架,攪不清楚問題在哪裡,我是膚淺的看完王力雄的【你的西域我的東土】一書後才稍微的有一點概念。透過朋友梁冬的協助,介紹認識了幾個維吾爾朋友,這樣才搭上線,否則你是誰啊,人家幹嘛要見你給你訊息?跟著熱比婭和那個秘書長、吳敦義口中的【恐怖份子】、多力肯一沙在中國區繞一圈時,心裡特有感受,這兩位中國發逮捕令的【疆獨】份子,在中國區晃動,揮手微笑時,我不知為甚麼,對德國這個國家特別感激,感激她在地球上提供了這麼一塊土地,你丟我撿的,照顧了像熱比亞、多力肯一沙的【freedom fighter】多力肯逃到德國尋求政治避難,2004年拿到德國公民,現在受德國政府的保護,也和任何德國公民一樣,享受言論自由的樂趣。在接受訪問時,熱比婭指著坐在隔壁的多力肯一沙說【他是我的秘書長,他不是恐怖份子 而且你看他是個最可愛的小夥子,而且他特別善良、特別老實,他也是愛和平的人……】問他們【你沒到底要什麼?】熱比亞說【我們要自決】



這個熱比婭的祕書長,在接手受我訪問時硬是不說中文,堅持用英文,訪問完給我名片時,還幽默的笑著對我說【你敢拿恐怖份子的名片嗎?】助理馬力在一旁更是幽默的反撲【簽個名好嗎?】


(中國旅德作家徐沛以行動抗議中國政權)
(法蘭克福書展伊朗館前的抗議行動)

kmist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