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作家張林:決不趴在地上苟活

 
 

安徽著名作家、民主人士張林先生。
【人民報消息】(人民報記者蕭廂綜合報導)張林先生被各界認為是一位正直仁義的良心作家,德才兼備的人權勇士,一直以來倍受公眾和朋友們的敬重與讚譽。他一向關心民間疾苦,敢於直接揭露中共黑惡勢力的罪行,勇猛的抨擊中閃爍著理性智慧之光,深邃的思想中展現著善良本性的力量。

由美國博大出版社2005年出版的《悲愴的靈魂》,字裡行間浸透著張林先生的心血,全書真實地記錄了張林先生從事民主事業的悲愴歷程。

張林79年進入清華大學讀書,參加校園民主運動。86年,他辭去公職,在安徽、海南、雲南等地從事民運活動,宣傳自由民主進步的思想,多次被中共當局關押。 89年6月,由於組織領導皖北民主運動,在皖北地區發表大量的民主演講,被中共當局判刑2年。94年5月:因在北京參與籌辦《勞動者權利保障同盟》及其它民運活動,被送回安徽勞動教養3年。

97年9月,張林服刑期滿後,獲得簽證赴美。98年10月,張林又毅然放棄在美國寬鬆安逸的環境,闖關回國從事他個人信念中的民主維權事業,結果在返回大陸的第2天就被警方逮捕,勞動教養3年。

2005年初,因在網上發表《九評共產黨讀後感》、《偉大語言的力量──論九評》等文章,張林被中共綁架,後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判刑五年。自張林入獄後,海內外各界人士聲援張林的浪潮持續不斷,張林曾榮獲2005年“九評共產黨”全球有獎徵文活動特獎、2008年中國自由文化──人權獎等獎項。

張林2005年初被綁架後曾被關押於蚌埠看守所,在那裏遭受了非人虐待,從肉體到精神都受到摧殘。他每天被逼迫工作20小時,從早上四五點鐘起床開始,到第二天凌晨一兩點鐘才能休息。他還被剝奪了與家屬通信的自由。

一次,張林被武警五花大綁,痛不慾生,手上、脖子上的勒痕兩年後才消失。他說:“非常殘酷、野蠻,像對待死刑犯一樣,脖子勒得特別緊,頭只能彎著。很多人都被捆得像粽子一樣,慘叫聲不絕。我一直沒機會揭露,想要出獄後控告他們。”

自從蚌埠看守所轉至安徽銅陵監獄後,獄方多次企圖強迫張林寫“認罪書”之類的東西,都被張林嚴詞拒絕。他說:“我從來沒寫過。我哪來的罪?!我只有貢獻。”

張林先生週三(8月12日)刑滿出獄。他說:“入獄次數太多了,每次在獄中又都進行激烈的抵抗,所以身體損傷很大,每次都留下很多後遺症,牙齒和眼睛都不好,腰部和頸椎很疼,右腿打彎都不行,蹲著都很難受。內部很多器官的正常抵抗力都消失了,好像動不動就被病毒、細菌入侵。這次出來要好好看看病。”

在獄中不僅伙食很差,而且沒有基本的醫療條件。張林說:“醫療狀況非常差勁,每人每年才6塊錢醫療費,一般就是給一點抗菌素和止疼片。到外面的醫院看病很貴,而且一般都不讓到外面看病。”

張林說,因在獄中絕食抗爭而導致的身體疾患至今尚未恢復,身體因長期受病痛折磨而虛弱。他說:“今天回來後一直待在家裏,連下樓的力氣都沒有。”


張林先生與妻子、女兒合影。
自2001年10月始,居住在安徽蚌埠的張林家人一直受到中共當局不停的迫害和騷擾、歧視。張林前後已坐了8年監牢。自張林入獄後,妻子方草在承受各方面巨大的壓力下,對夫君相知相守,不離不棄,無怨無悔,真情相依。她在侍奉高堂、扶養幼女的同時,持之以恆的為丈夫奔走、呼籲、禱告,表現出了非凡的勇氣和才情。連小女兒在監獄看爸爸時,大聲當面質問警察說:你們為甚麼要關押我爸爸?!

張林說:“我算是入獄次數很多的。我常常問自己,為甚麼一次次走入監獄?值不值得?每次的答案都是:這是唯一的選擇,只能如此,因為那是一種情不自禁的感情,無法阻擋。見到荒謬的東西就要指出來,見到邪惡的東西就要去抵制反抗。我也知道會因此遭受迫害,但我只能這麼做,我根本無法違背我的心而苟活。”

張林再三強調:“我已經站起來了,決不會再趴在地上苟活。”△

kmist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