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院情殺喋血 女遭割喉

〔記者洪臣宏╱高縣報導〕高雄長庚昨天驚傳情殺案,兇嫌楊書帆不甘莊姓女友與其分手,竟預藏西瓜刀進入高雄長庚地下街女友工作地點,在眾目睽睽下一刀割斷女友頸部動脈,莊女因出血過多宣告不治。

從事汽車修護工的楊書帆(廿四歲)與莊女(廿二歲)同住高雄市楠梓區且為男女朋友,惟楊書帆有暴力傾向,曾毆打莊女成傷,造成她臉部縫了十幾針,莊女於四個月前提出分手。

不過楊嫌不甘分手屢屢糾纏,莊女還為此換工作到高雄長庚地下街「快客美食館」打工,楊嫌探知後昨天先購買西瓜刀後,進入高雄長庚準備找前女友談判。

昨天中午十二時卅四分,莊女從地下街廁所出來後,尾隨的楊嫌立刻拿出西瓜刀架住她的脖子,強拉她出去談判,莊女不從掙扎,一路高喊「救命」,當時地下街正值用餐時間,但商家、民眾卻嚇得紛紛走避。

當時高雄長庚腎臟科總醫師蔡育哲恰巧經過,曾好言相勸,莊女也苦苦哀求「有話好好說」,但楊嫌不發一語,長庚警衛獲得通報也趕下來處理,試圖緩和楊嫌情緒。

惟不久後莊女頸部開始冒血,痛苦地對著蔡育哲說「救我、好痛!」突然間楊嫌從莊女頸部劃了一刀,鮮血從莊女頸部湧出,眾人目睹這驚悚的一幕。

長庚警衛及路人見狀趁隙試圖奪下楊嫌兇器,並與其發生扭打,但楊嫌仍緊緊勒住莊女頸部,直到見義勇為民眾猛踹他的臉部才鬆手,蔡育哲立即用手按住莊女頸動脈止血,高雄長庚也發出「九九九」廣播警訊,要求附近醫護儘速趕抵現場,將莊女送到一樓急診室急救。

惟楊嫌這一刀相當兇殘,莊女急救無效,於下午二時零五分宣告不治。

心臟血管科主治醫師許俊傑表示,莊女於十二時四十分送至急診室,當時已無生命跡象,經查總共有頸部及右肩部兩處傷口。

他說,頸部被銳器平切出十五公分長、十公分深傷口,切斷了氣管、總頸動脈、總頸靜脈及椎體動脈,造成出血性休克,最後因失血過多不治;另其右肩還有十八公分長、五公分深傷口。

楊書帆警訊時表示,他原本無意傷害莊女生命,是在與他人拉扯間不慎傷及;仁武警分局昨天調閱高雄長庚監視錄影帶,發現竟沒有這段兇殺過程,已依殺人罪嫌將楊嫌移送法辦。


 

〔記者方志賢╱高縣報導〕挾持事件頻傳,高雄縣警方呼籲民眾碰上類似事件,應虛與委蛇,提醒被害人不要刺激加害人,創造出談判空間,防止加害人貿然痛下毒手,造成無法彌補的結局。

高縣警局刑警隊副隊長陳俊吉曾在警政署上過人質談判課程,他說,警方在處理歹徒挾持人質事件,多數歹徒對人質並沒有置於死地的仇恨,挾持目的就是要求談判,希望警方順從他的要求,人質均沒有立即的危險。

反倒是近來發生的挾持事件,都是男女感情糾紛,加害人對人質充滿強烈恨意,欲除之而後快,處理時間都很緊迫,而且警方人員還未到場,常常大錯已鑄成。

陳俊吉說,這時候,旁邊目擊民眾的緊急處置,就顯得很重要,處理得當,是可以化解危機的。

他建議,若有民眾遇見歹徒挾持人質,千萬不要對加害人叫囂、斥責,也不要一群人圍觀,這都會刺激到加害人,造成場面失控。

他也要提醒民眾若遭挾持不要任意反抗,順從加害人的命令,旁人更應該虛與委蛇,假裝與加害人是同一陣線,讓加害人以為是可談判的,不會失去理性,貿然痛下毒手,造成無法挽回的結果。

 


學者分析╱要命占有慾 血淋淋收場

〔記者許敏溶╱台北報導〕近來接連發生數起情侶分手卻演變為兇殺案件,世新大學性別研究所所長羅燦瑛指出,從過去看來,近九成分手暴力都是男性施加於女性,主因是男性將女性視為自己所有物,教育單位應加強情愛EQ教育,建立正確情愛自主權觀念,避免類似事件再度重演。

對於較弱勢的女性,羅燦瑛建議提分手時,避免用傷害個人自尊的言語激怒對方,同時也不要到偏僻的地方談判,最好有親朋好友同行,以免落單而發生危險。

羅燦瑛分析指出,分手暴力一直存在兩性之間,其中九成來自於男性施加於女性,會有分手暴力,大都是男性傳統父權主義作祟,認為另一半是自己私有物,女性應該以男性為中心,一旦女性提分手時,男性覺得享有的特權被挑戰、剝奪,挫折感導致有暴力傾向者出現暴力相向行為。

產生分手暴力的另外一個原因,羅燦瑛認為,這是不尊重個人自主性,也不了解「愛情重點應該是過程,不是結果」,畢竟愛情不會天長地久、地老天荒,一旦分手時刻到來,雙方應尊重個人選擇,以和平、理性、安全方式分手,將兩人最美好記憶留下,而不是選擇報復收場,這樣只會留下痛苦與遺憾。

因此,羅燦瑛建議,政府應加強情愛教育,提升情愛EQ,尤其是學習面對情緒挫折時應有的容忍度,學習釋放挫折情緒;父母也應該在平常生活中引導,讓小孩了解愛情應重視過程,而不是一定得在一起。

 


愛恨糾葛 火爆情人催魂魔

記者王瑞德╱特稿

談戀愛時,甜甜蜜蜜,但是一旦翻臉無情,請神容易、送神難,分手時若沒有充分的藝術天份,可能造成永難彌補的傷害。

台灣地區一起「食人肉」慘案中,男性兇嫌因為不滿女友想和他分手,苦苦哀求無效後,最後央求女友回到男子的住處談判。

這是兵家大忌,因為男女如果已經進展到分手階段,千萬不要再讓自己身涉險境,其中對方的住處、工作環境或雙方經常前往約會的地點,都是危險程度十足的恐怖之處。

結果到了家中,關上大門後,男子開始責問女方,為什麼他這麼愛她,她還要分手?兩人一言不合,女性想離開現場,沒想到反遭男性暴力相向,最後還將她給殺害。

男性當事人不僅殺了女主角,還進一步將她分屍,甚至挖出她的「心肝」特別瞧瞧,其目的在於想了解「這是什麼心肝?怎麼可以拒絕我對你如此深情的愛?」

當生活EQ沒有進步到一定層次,愛情的反面會演變成仇恨,而且「愛之欲其生、惡之欲其死」。

另一起分手的案例,則是女方到了男方家中談判分手事宜,男子特別準備了女主角平常最喜歡的飲料,但是卻在飲料裡下了安眠藥。

當女主角昏迷後,先遭男性當事人性侵害,再將其全身綑綁,以綁狗的項圈套在女友頸上,脫光其全身衣物,不斷對其性侵害,或加以凌虐。

男子的想法是,既然我這麼地愛你,你卻還要和我分手,不如限制你的行動,讓我照顧你、讓你改變心中的錯誤思想。

所以男子還會幫遭其囚禁的女友餵其吃飯、協助擦澡,足足凌辱了十六天之久;等到警方據報趕到救出被害人時,女性當事人已經度過了十六天非人的生活。

另一起痴心但卻是白痴的案例,則同樣是故意在飲食中「加料」,添加重金屬毒物,想讓對方因此而中毒半身不遂,那麼「下半生」就可以由他全權照顧另一半。

事實上,這種一廂情願的錯誤想法,都是肇因於對兩性關係的誤解,和無法接受愛情「有分有合」的特性。

為了達到平安分手的目的,如果對方真的不可理喻、無可救藥,又無法理性溝通分手,「逃離」現在的環境一段時間是可行的辦法,但是前提是要真的有本事「從人間蒸發」。

有一位女性,為了躲避有黑道背景的男友,因每次談分手都會慘遭毆打和威脅,無可奈何之際,只好暫時選擇到南部避風頭。

奈何躲了幾個月後,她以為對方找不到她之後,應該已經罷手,結果便安心地回到北部;沒想到有暴力傾向的男友立刻找到她,接著便是一頓痛打之後,再以水果刀將她連刺了十幾刀,最後連命都沒了。

要躲,就要躲得徹徹底底,否則千萬不要隨便嚐試,以免對方發瘋般以一輩子的時間拚命尋找。

當發覺良人實際是狼人之後,要懂得分手時的談判技巧。

比如說談判的地點,絕對不能是隱秘的房間,或是對方的家中,最好是公共場所,大家可以共見共聞,一旦發生立即性的危險,就可以立即逃脫或緊急呼救。

另外,應注重談判的方式。必要的時候,要適度故意的貶低自己的價值,製造配不上對方的錯覺,讓對方有尊嚴的離開,可以避免未來要死要活的糾纏不清。

如果想分手得更漂亮一點,也可以故意挑對方最討厭的事、最討厭的食物、最討厭的衣物下手,讓對方因此抱怨、不滿,甚至最後產生厭倦感,最好是由對方先開口分手,那就是百分之百的成功分手法了。

kmist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