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報:從陳啟禮和易先生看兩岸政治黑白恩仇


http://www.chinareviewnews.com   2007-10-09 11:19:58  



左:陳啟禮/右:梁朝偉扮演的易先生
  中評社香港10月9日電/台灣“竹聯幫”的“精神領袖”陳啟禮4日晚間在香港病故。香港明報今日刊發評論說,陳啟禮在港病逝之日,正是《色,戒》在台熱映之時,兩宗不相干的事情,從某個歷史側面看,卻都跟政治黑白和愛恨恩仇有著極複雜的瓜葛糾纏。替21世紀的海岸兩岸喚回了非常濃厚的“歷史意識”。

  中新網轉載文章摘錄如下:

  陳啟禮在港病逝之日,正是《色,戒》在台熱映之時,兩宗不相干的事情,從某個歷史側面看,卻都跟政治黑白和愛恨恩仇有著極複雜的瓜葛糾纏。 特務,黑幫,政客;家國,酷刑,暗殺,現實悲劇與虛構情節穿插滲透,新聞傳媒與民間輿論助瀾炒作,像隔世招魂般,替21世紀的海岸兩岸喚回了非常濃厚的“歷史意識”。

  有“鴨霸子”外號的陳啟禮于1984年從台灣赴美槍殺作家江南,對於此事,台港傳媒回顧甚多,但鮮有人提及的是,鴨霸子此舉不僅替自己和在台兄弟惹出了大麻煩,其實亦連累了花旗國的其他華人社團,因為FBI于“江南案”後覺得沒面子,立刻啟動訂立於1970年代的“反黑法”(Racketeer Influenced and Corrupt Organizations,通稱 RICO)機制,嚴打華人黑幫,聯邦調查局、國稅局、移民局、緝毒局、海關等部門連手出擊,大洗太平地,把各州各市的唐人街殺個雞犬不寧。別的不說,僅是1985年即把20多名鬼影幫分子送上法庭兼極速判刑,刑期最高者為30年。

  江南之死,是因為撰寫了《蔣經國傳》,台灣法院認定黑幫老大是直接兇手、情報局長是幕後主謀,但陳啟禮的兄弟“白狼”張安樂曾在美國公佈陳啟禮的錄音自白,直指蔣經國的二子蔣孝武才是下令殺人的“大老闆”。陳啟禮的自白英譯詳載于美國名記者David Kaplan的《Fire of the Dragon : Politics, Murder, and the Kuomintang》書內,該書亦指出,張安樂於爆料後接到陳父從台灣打來的長途電話,氣急敗壞地說,“最高當局”表示如果竹聯幫再把暗殺矛頭指向“蔣太子”,陳啟禮別希望有命踏出牢房,竹聯幫因此立轉低調;而同時,台灣官方在香港《九十年代》月刊上公佈所謂“江南七封信”,指江南為美台之間的“雙面間諜”,對不起“中華民國”,對不起被共產黨打跑到台灣的國民黨,意欲打擊死者名聲,讓所有人相信他是“人人得可誅”之“亂臣賊子”。國民黨這幾招,耍得狠,耍得骯髒,但確收一時之效,至少,保住了蔣太子。

  就中國政治而言,香港算是“邊緣”,但又一直髮揮著極微妙的關鍵力量。孫中山不是學醫於此、也自謂在香港開展了他的革命思想嗎?康有為、梁啟超不也是在香港深切領悟到世界之大、西洋之奇嗎?這是正面的啟蒙。至於“負面”,汪精衛在成立偽政府前的媚日“艷電”不也是在香港發表嗎?即連最近備受討論的蔣介石私房日記,不是顯示這個道貌岸然的大獨裁者,來到香港,最喜歡做的其中一件事原來是嫖妓尋歡嗎?

  連台灣過氣教父陳啟禮也在香港病死,但他絕非在香港逝死的第一個中國黑幫大哥大。杜月笙就是在香港斷氣的,他于1949年移居此,晚年多病,病痛中仍然像昔日一樣迷聽命相之學,一些相士投其所喜,故意說些“杜公尚有10年大運可行”之言,即可從他手裏又騙走不少鈔票打賞。當時有一位外號“趙神仙”的旅美華僑,來港行逛,被朋友找去替杜月笙佔算吉兇,他沒有當面對杜月笙說些什麼,然而事後寫信告訴朋友,他看見了杜月笙的靈魂飛出體外,深信一代大佬命不久矣,應難度過1951年的陰曆七月十五日。

  杜月笙去世之日,是陽曆8月16日,亦即陰曆七月十四日,下午4時50分,遺願之一是“把我帶回上海,落葬在高橋,我出生的地方”。

  就像陳啟禮死了仍要歸葬台灣,香港雖好,對許許多多人來說,卻終究只是暫留之所。 

 

CNML格式】 【 】 【打 印】 

kmist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