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唐:讀書是惟一享受的事情~怪作家
2007年05月11日 09:01:35  來源:新京報
【字號  我要打印 我要糾錯 
【Email推薦:
 

    馮唐,男,1971年生于北京。

 

協和醫科大學臨床醫學博士,婦科腫瘤專業,

 

美國Emory大學工商管理碩士。

現居香港,就職于麥肯錫公司(McKinsey&Co.),

從事舊時被稱為軍師、幕僚或師爺的工作。

已出版長篇小說《萬物生長》、

《十八歲給我一個姑娘》、《歡喜》等,

即將出版長篇小說《北京北京》。

 

 

      傻讀倒背如流地讀書

 

   馮唐小的時候喜歡讀古書,

他說1980年以前沒有啥書可以看,

能買得著的書都是古書。像《全唐詩》、《魯迅全集》

都是他上小學的時候讀過的,

而馮唐選擇讀這些書的理由則有點“拽”,

“因為小時候就覺得讀書就要讀最好的,

想看看最牛的書自己能不能看懂。

那時候老師說魯迅是最好的作家,

所以就想看。”最開始馮唐看魯迅的書是一些雜文集,

到了高中以後,他漸漸不大喜歡特別激烈的東西了,

反而喜歡《朝花夕拾》這一類作品。

魯迅的作品都看過之後,

馮唐覺得最好的作品不是《孔乙己》、《狂人日記》

這種大名鼎鼎的作品,

而是《故事新編》中的一些歷史故事。

 

   初中的時候,馮唐開始看一些文人寫的書評,

並根據他們介紹的書籍來選擇閱讀,

鄭振鐸、曹聚仁、唐弢、朱自清、葉靈鳳

都是這個時期影響馮唐的作家,

馮唐依據他們的介紹,把五四前的書讀了不少,

其中《前四史》、《唐宋雜文》讀的最多。

 

    高中時,馮唐開始讀《經史集》和《十三經》,

那個時候因為還在上學,沒什麼錢,

《十三經》一本本地要買夠十三本沒有那麼多錢,

馮唐就買了中華書局出的注解版來讀,

在他看來,這些書翻一下,明白個大概就夠用了,

“我從來不覺得把書讀得能記憶清晰

是一件多了不起的事,

我覺得倒背如流是特別傻的一件事。”

 

   在中學時代,馮唐還做過一件特別“好學生”的事情,

就是讀英文原版小說。為了學習英語,

馮唐開始讀大量的英文原版小說,

那個時候他經常到王府井的外文書店買英文書,

那裏有原版小說的影印本,很便宜,

《簡愛》、《呼嘯山莊》、《傲慢與偏見》

都是馮唐在那個時候讀過的書。

 

 

馮唐(資料圖片)

 

    趣讀喜歡古龍的極簡主義

 

    和大多數男孩子一樣,馮唐也曾經是個“武俠迷”,

初中的時候他讀了不少古龍、金庸的小說。

最早馮唐是在《羊城晚報》上

看的《七劍下天山》的連載,

當時的感覺就是看連載太不過癮了!

那個時候馮唐家的鄰居孩子有兩大箱的武俠小說,

一共有二三百本,馮唐就借著都看完了,

“當時真是覺得去外面玩有什麼好玩的啊!

覺得再好玩的東西都無所謂了,

看這些書時間刷刷地就過去了。

”看過這些書之後,馮唐的感覺就是,

看了古龍的之後覺得金庸的沒法看了,

看了金庸的又覺得梁羽生的沒法看了。

 

    馮唐喜歡古龍,覺得古龍的想像力特別瑰麗、囂張,

同時也離現實更遠,《大人物》、《七種武器》、

《楚留香》都是馮唐喜歡的作品。

至于金庸,馮唐則認為金庸適合寫短作品,

而不是長篇的,他比較喜歡的金庸小說是《俠客行》,

覺得它完整、不拖沓。

 

上大學的時候,馮唐曾經寫假金庸、

假古龍賣錢給女朋友買藍布裙子穿,

他說,自己學古龍學得最像,

“因為我也崇尚極簡主義,少就是多,少就是好。”

 

    精讀和亨利·米勒的內心共鳴

 

    大學時代,除了醫學的專業書籍外,

馮唐讀的書都是歷史書和英文書,

亨利·米勒是他最喜歡的作家,

馮唐覺得他是才情和文字兼備的作家,

“亨利·米勒的元氣特別足,語言好,很澎湃、漂亮。

你看他的英文小說很難想像,

這麼一個不是在英國本土長大的作家,

能把英文表述這麼向前推進。

”其中馮唐最喜歡亨利·米勒的《北回歸線》,

覺得這是一部“沒開頭沒結尾”的作品,

說白了,就是沒有結構,

“但是他寫得爽,比如一部電影,沒有故事,

你跟著看了三四個小時,

它也一定有它的獨到之處,

就是在人心的深處產生了共鳴。”

 

 

    《古漢語常用字字典》和

梁實秋編的英文字典也是馮唐最常翻閱的書籍,

“因為小時候看書遇到不認識的字喜歡蒙意思,

所以對于很多字的理解都是錯誤的,

現在則習慣查字典了。

”馮唐看的次數最多的一本書

是曾國藩的《曾國藩言錄》,

 

馮唐覺得很多在生活、

工作中困擾他的問題在這部書中都能得到解答,

 

比如自己想偷懶,曾國藩說,

不行,人太懶,要把懶筋除掉,

每天要記日記、讀十頁書,再忙也要堅持。

還有,自己有時候會有一些功利心,

曾國藩說,能督促人成事的有兩類情況,

一類是有所迫,一類是有所貪:

“天下事,有所利有所貪者成其半,

有所激有所逼者成其半。

”馮唐說,他自己眼裏無光,心裏無火,

因此,也是個不成事的東西。

 

 

    慣讀體會文字的力量

 

    馮唐說,讀書的目的一是為了寫文章有所收獲,

再就是可以使自己的人生觀塑造得更加完善,

如果一本書不能起到這兩種作用,

就可以不用讀了,除非是純娛樂的書籍。

就算是武俠小說,

馮唐也認為它對自己的人生觀是有影響的,

比如其中提到的“朋友妻不可欺”“女人如衣服”等觀點,

都幫馮唐解決了某個時期的“心靈困擾”。

 

    馮唐很少看當代作家的作品,

他覺得一個小說家如果看問題的角度和普通人一樣,

那就要求太低了,

需要用另一種角度、別人想像不出來的方式表達才好。

對于文字的鑒賞,

馮唐說,他很小的時候,

就體會到文字的力量,什麼樣的文字是絕妙好詞,

 

隨便翻起《詩經》:“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但為君故,沉吟至今”,就想起了喜歡過的那個姑娘,

“她常穿一條藍布裙子。她從不用香水,

 

但是味道很好,

我分不清是她身子的味道還是她裙子的味道,

反正是她的味道。

”馮唐看《資治通鑒》,體會到的是戰是和,

“是用姓王的胖子還是用姓李的瘸子,

掩卷思量,洞若觀火。

繼續看下去,按我的建議做的君王,

都兵強馬壯。沒按我的建議做的,都垂淚對宮娥。”

 

    雖然馮唐有滿滿一屋的書,

但是他的書從來不外借,

他的書“可以送不能借”。

如果有朋友想借他的哪本書,

他會特意再去買一本給他。

但是如果去了朋友家,

看到有自己喜歡的書,

馮唐則會不客氣地借回來,

一般以後看到同樣的就會買回來,

把借的書再還給朋友。

 

    馮唐說,喜歡讀書,其實就是好奇,

喜歡看別人是怎麼想的。

對于從小養成的讀書的習慣,

馮唐說,“像我那個時代的小孩子,

確實比現在的小孩耐心多一些,

那時候沒有遊戲,沒有電視,

看書就成了惟一享受的事情。

”(採寫 劉瑋  攝影 王嘉寧)

 
  相關評論      

kmist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