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旅作家解密上甘嶺戰役:炸碉堡的不是黃繼光 ~

大陸作家

2010年02月22日 10:14 來源: 揚子晚報 【字體: 網友評論(0)

1

張嵩山在接受採訪。

  要問上甘嶺名氣有多大,可以說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就連現在的80、90後們都能說得頭頭是道,因為大、中、小學課本裏都有不同程度的涉及,電影《上甘嶺》插曲《我的祖國》更是伴隨了幾代人的成長。最近,上甘嶺的話題再次成為網路熱點,緣由是一本書《解密上甘嶺》引起的。昨天上午,南京空軍政治部專業作家張嵩山接受本報記者獨家採訪時表示,導致他研究16年後,終於快速動筆寫就這部28萬字長篇報告文學的起因,是一批美國國家檔案館封存50餘年的美軍作戰報告。如今,上甘嶺的真相,終於首次在書中完整得到體現。

  美國老兵兒子提出交換資料

  “一條大河波浪寬,風吹稻花香兩岸,我家就在岸上住,聽慣了艄公的號子,看慣了船上的白帆……每當我聽到這首動人的歌曲,上甘嶺就讓我不平靜。你只要上網搜索上甘嶺三個字,各種版本的故事有很多。但真正能說清楚的幾乎沒有。比如,網上有很多說法稱,志願軍15軍的女護士和文藝兵都上了上甘嶺,其實這不符合事實,當時根本沒有一個女兵能上得去。”

  張嵩山翻開《解密上甘嶺》一書的扉頁,只見一組黑白照片出現在記者眼前,他說,16年前他就開始研究並追蹤上甘嶺的史料,為撰寫一本真實反映上甘嶺的報告文學做準備,但真正讓他快速提筆寫作的原因,是源於一個美國人,“他叫凱文,這個人幾乎把中國所有的上甘嶺圖書都買走了,為什麼呢?原來他父親參加過上甘嶺戰役,開戰第一天他還只是個排長,因戰績突出,第二天就被突擊提拔為連長,這事在他父親臨死時,才告訴了他,因此他想了解個究竟。”

  這個凱文無意中看到張嵩山寫的一本《攤牌》後,追到了南京,提出要互換資料,如此一來,在美國國家檔案館封存了50年的上甘嶺戰爭報告,終於現身。後來,張嵩山的夫人用一年半時間把到手的資料進行了翻譯,“過去我們是用一隻眼去看上甘嶺戰役,現在拿到美軍解密資料後,完成了兩個視角看上甘嶺。”

  幾點開戰一個戰士一種說法

  將雙方資料做了詳細對比後,張嵩山告訴記者,“美軍資料記載的非常具體,包括當年參戰的美軍第9軍和第7師每次戰鬥的開戰、結束時間,以及火力炮擊,傷亡人數等。這些我方志願軍受到條件限制,記錄的很簡單,有的數字也不精確。比如,究竟是淩晨幾點開戰的,一個戰士一種說法,有說3點的,也有說4點的,其實真正的開戰時間是1952年10月14日淩晨5點44 分。戰役結束準確日期是11月25日,而《上甘嶺》電影則說成了‘11月11日,我們終於勝利了,敵人又要在板門店坐下來,他們不能不坐下來!’”

  另外,開戰第一天,我們對美軍為首的“聯合國軍”投入的兵力錯誤地估計為7個營,此次通過分析,確定為3個營又一個連,“因為這個3.7平方公里陡峭的小山,根本容不下7個營,而且只有一條上山的路。”

  戰前,美軍原計劃使用兩個營的兵力,用5天時間,傷亡200人的代價拿下上甘嶺。然而,戰爭卻持續了43天,在這彈丸之地,雙方投入了近11萬大軍,19 個步兵團——以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投入兵力6萬人,志願軍投入兵力近5萬人。“從凱文帶來的資料才知道15軍被俘虜了44人,可我們卻不清楚。後來凱文在台灣找到了還健在的兩位老戰士。”張嵩山透露說。

  女護士沒上山背黃繼光遺體

  談到這本書的真實性,張嵩山說,“不敢說百分之百的真實,但可以說最接近歷史。書裏每一個人物都有名有姓,包括他們的籍貫。為了寫這本書,我採訪了當年15軍軍長秦基偉中將,45師師長崔建功少將等。還有電影《上甘嶺》中高保成飾演的那位連長的原型張計法,電影改成了張忠法。”

  很多人了解上甘嶺是因為這部電影,它確實是一部令人難忘的經典,但也帶來了一些誤會,“比如電影中表現的坑道戰,讓人以為上甘嶺就是打坑道戰,其實坑道戰只是整個戰役中的一小部分。以前說,上甘嶺是攻不破的,而事實是第5天我們就失守了,而開戰當天也有好幾個山頭被攻破。並非電影中描寫的那樣一直在死守,後來我們又奪了回來,反反覆復,拉鋸戰。”

  上甘嶺是一場苦戰,打到什麼程度呢?張嵩山形容說:“山上的土全被打松了,一腳踩下去,就到膝蓋,機槍都架不起來。網上甚至有人說,是女護士上山把黃繼光遺體背了下來,這可能嗎?”另外,電影中,楊德才手拿爆破筒去炸碉堡,這一銀幕形象被稱為是黃繼光的原型。據張嵩山考證,這個鏡頭的原型應該是龍世昌,黃繼光用身體堵的是0號陣地的機槍眼,龍世昌要炸的是電影中主陣地的碉堡。

  志願軍為何苦守上甘嶺

  另外,對上甘嶺究竟打了幾仗,也沒有精確的結論。過去一直認為,上甘嶺只是一次小戰鬥,“其實是北韓戰爭7次戰役中的第6個戰役,前5次是運動戰,上甘嶺之後還有一個金城戰役。” 張嵩山介紹道,上甘嶺戰役分“固守反擊”、“坑道作戰”、“反擊固守”三個階段,電影描寫坑道缺水的場景是第二階段。

  張嵩山指著書中的地圖告訴記者,上甘嶺位於五聖山南面,高597.9米,被稱為597.9高地,雖然海拔不高,但地理位置處在前沿。“因此,美軍總也拿不下高地,十分惱火,戰爭規模不斷升級。但是,上甘嶺戰役後,美軍再也不敢發動營以上規模的戰役了。”

  過去我們的宣傳中說,美軍想先拿下上甘嶺,再奪取五聖山,“此次從美軍解密報告來看,不是這樣。美軍只想奪取上甘嶺,哪想到志願軍就是寸土不讓,所以反覆截殺,戰火越燒越旺,雙方投入兵力越來越多。”那麼為何志願軍要如此苦守上甘嶺呢?“上甘嶺戰役的意義在於加快了停戰談判的進度表,這是雙方開始都沒想到的,因此,這是戰爭史上的一個怪圈:終點即起點。書中通過多個視角,真實地再現這場戰役,證明志願軍贏得戰爭來之不易。”

【作者: 蔡震】 (責任編輯:周晶輝)

收藏本頁 列印本頁推薦給朋友

kmist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