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臥底與外界隔絕‧陳冬興入“毒穴”擒毒梟

 2009-04-11 18:30
  • 離開警隊後,陳冬興轉攻餐飲業,與朋友合作成立六福集團有限公司,大股東在兩年前收購所有小股東股份,他把股權出讓後,再向對方購入文良港酒樓,繼續大展拳腳。(圖:光明日報)

  • 陳冬興加人警隊之後,曾有一段時間因工作關係與太太分隔兩地,幸好太太諒解他,使他在沒有壓力情況下為警隊付出,並且立下不少功勞。(圖:光明日報)

  • 擔任教練官的時候,陳冬興將他熟悉的賭法全部傳授給其他警官,使對賭博一竅不通警官在工作上,能夠派上用場。(圖:光明日報)

  • 年前的全家福,事隔多年,陳冬興身邊3個孩子長大成人,長女出嫁了,獨子與幼女在澳洲升學,家裡只有他與太太。(圖:光明日報)

  • 陳冬興在警校畢業後,當時大馬毒品活動猖獗,他與其餘75名學員分別被調派不同地區反毒組。(圖:光明日報)

  • 在警察生涯裡,最令陳冬興津津樂道的一件成就,就是使出他拿手的盤問技巧和心理戰術,破了一宗於1993年轟動全馬的“一點紅”分屍案。(圖:光明日報)

1 of 6

(吉隆坡)早年在反毒、反黑和反賭這三方面表現卓越的前警官陳冬興,曾是令黑道聞風喪膽的“無間道臥底”。他過去在怡保警區總部肅毒組當見習警長3年期間,曾5次以臥底身份冒險潛入“毒穴”,與毒販主腦大鬥法。為免暴露臥底身份,他當時更被迫與妻子分居兩地,以掩人耳目,所幸妻子諒解他的工作性質,並給予他無限量的支持。

80年代毒品活動猖獗,陳冬興雖然初出道,但卻有著初生之犢不畏虎的精神,毅然接下分分鐘連命都賠上的臥底任務,喬裝毒販與毒梟進行毒品交易。

陳冬興接受《光明日報》的訪問時披露,他當年接下臥底任務時,既不覺得危險,也不懂得害怕,只因他有一批值得信賴的同僚,包括現任全國總警察丹斯里慕沙哈山及雪州總警長拿督卡立。

免打草驚蛇孤身行動

“我之所以被選為臥底,這和我來自柔佛州有關,因為我當時講的柔州福建話口音恰好能派上用場。我用福建話和毒梟聯絡,每次交易,我都會帶著一大批現鈔到場。”

陳冬興負責前線工作,找到證據後就下手逮捕毒梟,而慕沙哈山及卡立等人則負責後勤工作,靠他暗中的通風報訊配合行事。

“因為工作關係,我和同僚被禁止與外界接觸,而且武吉阿曼的警員多數都是獨立行事,絕對不會聯擊當地警方,以免走漏風聲或打草驚蛇,我當時隸屬於武吉阿曼部門,所以也被要求孤身行動。不僅如此,由於當局要求所有臥底減少和家人親友接觸,以免暴露身份,所以,我當時唯有和妻子分居,所幸她明白我在做甚麼,並給我最大的包容。”

為妻女不再當臥底

在反毒組服務期間,陳冬興在全國各地包括吉打、檳城等地,立過不少汗馬功勞,破案無數。直至有一年,他在檳城參與一項行動,從落網毒販身上搜出手鎗時,剎那間一股寒意和危險感湧上心頭,腦海不斷浮現出妻子和當時只有5歲女兒的畫面。為了自己,也為免讓心愛的家人擔心,他於是下定決心不再當臥底。

“記得當時搜出毒販有手鎗時,我就覺得自己不可能再繼續當臥底了,除了自知危險性太高,我也知道臥底的身份遲早曝光。我不想為了工作而忽略對家庭的責任,在考慮一段時間後,我向上司提出調組的要求。”

有鑑於陳冬興在反毒組的表現不俗,上司也就答應,調他到反黑組服務。

轉戰餐飲業改善生活

從警18年,當時40歲的陳冬興已是助理警監,如果他繼續做下去,或許他今日在警界的地位可非一般。然而,孩子的教育費讓他深知經濟基礎的重要性,於是他決定揮別警隊生涯,轉戰餐飲業,希望賺取更多的收入,讓孩子順利深造外,也能提供家人更好的生活品質。

“我選擇離開,除了為家人,我也想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

在1997年經濟風暴出現之前,陳冬興發現餐飲業的前景看好,加上自己又有興趣,便與幾個朋友成立六福集團有限公司,正式進軍餐飲業,當時他只是其中一個小股東,並出任執行董事一職。

收購六福酒樓

到了2007年年底,因為公司大股東要全面收購小股東的股權,他與其他小股東只好將手上的股份全都轉讓出去。

回想這11年在六福的光景,陳冬興說,他曾經歷過許多變數,尤其是面對97年經濟風暴衝擊的時候,很多同行都站不住腳而倒下,然而六福集團在渡過漫長而艱辛的拉鋸戰後,至今仍迄立不倒。

“那段日子,讓我累積了不少餐飲業實戰的經驗。”

轉售股份後,大股東重組公司時決定放棄規模較小的文良港六福酒樓,陳冬興於是和酒家原有的業主聯手合作購入這家酒樓,並擔任董事經理至今。

“我從警隊跳去餐飲業,無論工作、成就感都各有不同。公司試過一年賺取1600萬令吉的營業額,也面對過一年不到賺不到300萬令吉的窘境。”

澳洲深造夢由孩子完成

陳冬興年輕時擁有兩個夢想,一是去澳洲唸書,二是成為特許會計師,但因經濟不允許,他始終沒法完成夢想。不過,其長女即將於明年正式成為特許會計師,兒子則和幼女飛往澳洲大學深造,對他來說,3名子女算是替他實現了夢想。

在未加入警隊之前,陳冬興曾在雲頂打工,過後便到學院就讀,他想過到澳洲留學,但因經濟緊絀,他只好打消念頭。之後,他加入報社任職記者一年,認識了也是記者的太太司徒少霞。

陳冬興是在加入警隊兩年後,與司徒少霞結婚,兩人婚後育有兩女一子。

“我兒子已在澳洲大學畢業,目前他在當地修進有關日本文化、經濟等課程。我的幼女在今年初也飛去澳洲墨爾本大學唸先修班,所以我的澳洲升學之夢已經達成。”

“至於成為會計師的夢想是由大女兒幫我完成的,她是於2006年在英國伯明翰畢業,返馬後在旅遊部擔任實習會計師,預計明年中旬她就完成3年實習期,然後正式成為特許會計師。”

退休後赴澳定居

愛上澳洲生活的陳冬興打算在兒子成為澳洲永久居民後,帶太太到澳洲去過著休閒的退休生活,他或許也會在當地經營一間餐館。

“我喜歡澳洲這個地方,之前也去過那裡旅行,覺得環境非常舒適,所以才會選擇在那裡作為我和太太退休的地方。總之,這是我未來的計劃。”

他指出,長女是公務員,女婿也是公務員,夫妻倆有自己的生活;至於在澳洲的獨子則自給自足,不用他操心,目前只剩下幼女的學費與生活費要他負擔而已,擔子並不重。

威水史
獨門盤問技巧破一點紅案

在警察生涯裡,最令陳冬興津津樂道的一件成就,就是使出他拿手的盤問技巧和心理戰術,破了一宗於1993年轟動全馬的“一點紅”分屍案。

事實上,這個案件並不是由陳冬興負責調查,因為兇手不肯合作,刑事調查組便“借用”陳冬興5年的盤問經驗和盤問手法,協助從行兇者的口中套料。沒想到他僅用了5小時,便徹底將行兇者軟化,使對方完整地道出殺人細節,令他間接成為破案功臣之一。

“兇手外表斯文,是個音樂導師,他應對警方的盤問時非常冷靜,回答問題時也經過一番深思熟慮,幸好我使用心理戰術,最終順利完成任務。這是我當警察時最有滿足感的一次。”

“一點紅”分屍案是於1993年7月6日發生。藝名一點紅的蔡幼絲(31歲)在公寓內與已婚的音樂導師顏偉聖談判分手時遭殺害,事後更被分屍11截,棄在路旁。

此案轟動全國,警方10天後破案。顏偉聖起初面對謀殺罪名時不認罪,控方改控狀為一級誤殺後,他改口認罪,被判監15年。較後他上訴成功,獲減刑3年,目前他已經出獄。

【人物簡介】
姓名:陳冬興
年齡:52歲
加入警隊:1979年11月4日
離開警隊:1996年10月
家庭:與妻子育有2女1子
服務年資:18年
曾任部門:肅毒組、反黑組、教練官警階:助理警監

光明日報/警察故事‧報導:李景志‧2009.04.11

kmist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