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祖英:山沟里飞出金凤凰

www.qsnyf.org 2006-4-9 文章来源:文/(浙江)兆福  阅读:3235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宋祖英,当今红遍大江南北的著名歌手,又是第一个在悉尼歌剧院和维也纳金色大厅演唱的中国歌唱家,然而,在她辉煌成功的背后,却隐藏着一段鲜为人知的辛酸历程。

 

【人生如歌,从苦难开始】

      1966年6月27日,宋祖英出生于湘西古丈县岩头寨乡。在她还很小的时候,便尝尽了人间的苦涩与艰难。宋家有5口人,她是长女,身下有一双年幼的弟妹,母亲是家庭妇女,勤劳朴实,常年累月操持这个家,父亲是个远近闻名的裁缝,有一定文化素养,心灵手巧,对宋祖英影响很大。
      苗族是个能歌善舞的民族,劳动之余,苗家人喜欢对山歌,场面欢快热烈。小时候,母亲总爱将她放在背篓里,上山干活,常常就有山歌飘过来,小六英(宋祖英的乳名,因她是六月出生的,因此父母便叫她六英子)天生对美妙的歌声很敏感,有时候,正哭闹间,一听见优美的山歌,立刻就会安静下来,每当听得兴奋了,她高兴得手舞足蹈,两只小手不停地拍打妈妈的后脑勺。可一旦歌声戛然而止,她又会大声哭闹起来,无奈,妈妈只得一边干活,一边唱歌哄孩子,小六英常常在母亲疲惫的歌声里进入梦乡。
      在母亲歌声熏陶下,小六英从小慧心丽质,能歌善舞,特别是它稚嫩的歌喉,像清冽山泉一样甜美醉人,每当村民聚会,大家都特别喜欢听她唱歌,村民们都有些纳闷:“老宋家两口子,没有一点音乐细胞,他们家里却飞出个伶俐的百灵鸟!”
      “小背篓晃悠悠,笑声中妈妈把我背下了吊角楼,头一回幽幽深山中尝野果,头一回清清溪水边洗小手,头一回赶场逛了山里的大世界,头一回下到河滩里我看了赛龙舟,童年的岁月难忘妈妈的小背篓,妈妈那回头的笑脸,至今甜在我心头……”这首后来令宋祖英蜚声歌坛的《小背篓》,就是她童年生活的真实写照。
      7岁时,到了上学年纪,小六英父亲体弱多病,常一咳嗽起来便胀得满脸通红,每当见到父亲这种难受状况,小六英便赶紧给父亲捶背。瞧着病恹恹的父亲,小六英心里涌起无边的悲凉,她不明白,正当壮年的父亲,为何病魔缠身?
      她从母亲口中得知,父亲得了肺结核,一种可怕的传染病。为了治病,家里已经一贫如洗,债台高筑,由于没钱治疗,病重的父亲就这样一直拖延着,白天黑夜咳嗽不停,有一次,她看见父亲咳出了一滩血,便吓得大哭起来,她不想就这么眼睁睁看着父亲的生命一点点消逝。
      由于肺结核传染,曾给父亲看过病的大夫,提醒家人注意安全,但小六英不怕传染,她甚至想到如果可能,自己愿意替爸爸生病遭罪,一有时间,她就床前床后照料服侍父亲,她鼓励父亲说:“爸,病会好起来的,我还等着你给我做新衣裳呢!”躺在病床上的父亲,强装笑颜,眼角却滚出泪水:“好女儿,爸不会死的,爸爸还要看着你长大成人呢……”

【苦难是一生的财富】

      宋祖英12岁那年,父亲病情突然恶化,弥留之际,他放心不下三个尚未成年的孩子,拉着老婆的手悲泪直流,断断续续地嘱咐道:“孩子他妈,无论如何也要把孩子拉扯大……”说完就咽了气。一家人扑在爸爸身上,哭成一团,面对凄凉无助的孤儿寡母,村民们都辛酸落泪。
      父亲去世后,全家生活担子压在妈妈的肩上,生活异常窘迫,根本没有能力供她上学读书。有一次,母亲去亲戚家给她借学费,那位亲戚劝母亲:“小六英也长大了,女孩子家早晚要嫁人,读那么多的书干啥,还不如趁早让她下来,帮帮你。”母亲说:“我尝够了没文化的苦头,不能再让女儿成为睁眼瞎,无论多苦多难,我也要供她上学!”
      家里除了种地,没有额外收入,宋祖英一有时间就跟随母亲上山砍柴卖钱,再买些柴米油盐等日常生活用品,母亲怕耽误她学习,总是说:“家里的事,不用你操心,你就用功学习吧!”可每次母亲前脚刚走,宋祖英也拿着砍刀随后走出家门。
      有一次,弟弟突然生病,高烧不退,昏迷不醒,母亲抱着弟弟痛哭不已,宋祖英连忙去找村里的“赤脚医生”,打过针,吃过药,弟弟病情逐渐好转,可宋祖英感到弟弟有些不对劲,每次叫他,十声九不应,反应迟钝,她的脑海有种不祥的预感,到卫生院检查,弟弟的听力出了问题,医生估计可能是跟高烧和不良用药有关。弟弟的失聪,给母亲打击很大,她一度精神恍惚,悔泪涟涟,不住埋怨自己没有照顾好孩子。宋祖英对这个耳聋弟弟,倾注了大量心血,关心倍至,直到功成名就后,她一直都将残疾弟弟带在身边。
      贫寒家境,磨砺了宋祖英坚强意志,她从小就知道,自己读书不易,因此在学业上更加刻苦用功,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她梦想自己将来能考上城里大学,走出贫困闭塞的大山,通过自己努力,让一家人过上衣食无忧的好日子。
      升上中学后,学校离家很远,要翻越两座险峻大山,趟过三条湍急溪流,每到雨季,若遇到山洪暴发,就没法去上学,母亲怕她出危险,就让她住校,每周六回趟家,周日下午,宋祖英背着半袋米,手里拎着一罐咸菜返回学校。
      有一次,新学期开学不久,宋祖英提前回了家,神情焦虑,想向母亲要学费的她欲言又止,家里一贫如洗,她是知道的,她怕母亲跟着着急上火。母亲似乎看出女儿有难言之隐,问她:“是不是要交学费?”宋租英无奈地点点头,母亲二话没说,起身出门去给她张罗学费,出去奔波大半天,母亲空手而归,不住地唉声叹气,宋祖英安慰母亲说:“实在不行,我就……”没等她说完,母亲打断了她的话:“别胡思乱想了,我再出去借借,如果不上学,你这辈子可就窝在山沟里了。”
      掌灯时分,母亲兴匆匆赶回来,手里捏着皱巴巴的六元钱,宋祖英连忙问:“妈,这钱是从哪儿借的?”母亲枯涩的面容露出少有的笑意:“是从来咱村勘探的省地质队一位技术员那里借的,这个社会,还是好人多呀?”手捧六元钱,宋祖英不禁潸然泪下,为了借到六元钱学费,母亲不辞辛劳,四处奔波,宋祖英理解母亲这样做的含义,她的身上承载着母亲殷殷希望。后来,母亲用砍柴卖的钱,还给了那位好心的叔叔。
      如今,每当谈起辛酸往事,宋祖英都会念念不忘母亲的养育之恩:“我的妈妈太坚强了,如果当初没有母亲倾尽心血供我读书,就不会有我的今天。”

【送人玫瑰,手留余香】

      初中尚未毕业,宋祖英的命运出现转机,县剧团来学校招生,班主任对她说:“你不是喜欢唱歌吗?正好县剧团来招生,你去试试吧。”能进入剧团成为一名专业演员,是她梦寐以求的,但又怕自己没有这个实力,老师给她鼓励:“不试试,怎能知道自己不行?”于是便向招生老师推荐了宋祖英。
      面试那天,宋祖英清纯秀丽的模样和婉转甜美的歌喉,一下子征服了挑剔的招考老师,结果她幸运地被录取了,这是宋祖英人生第一个分水岭,从此,她踏上艺术道路。她在县剧团学员班学习三年,打牢唱功表演基础,后来被分配到湘西土家族瑶族歌舞团。艺无止境,宋祖英没有就此停步,始终坚持学习,不久,她终于考入了中央民族学院舞蹈系。1988年,全国青年歌手大赛中,宋祖英发挥出色,一鸣惊人,荣获民族唱法第一名,从此,她走上星光大道,成为当今最具实力的青年歌唱家之一。
      如今,已近不惑之年的宋祖英,仍对歌唱事业充满激情,也许是苦难磨练,使她更加热受生活。宋祖英为人低调,不事张扬,置身浮躁的演艺圈,她是个另类,不爱应酬,不喜欢抛头露面,内心单纯善良,像湘西老家清澈山泉一样干净透明……
      家贫出孝子,陋室出奇才。出身微寒,生活磨难的历练,使宋祖英更能体谅社会底层的疾苦,养成了乐于助人的品质,在她演唱事业之余,还倾情演绎了许多鲜为人知的爱心故事。
      1995年,宋祖英回到阔别多年的湘西老家,可谓衣锦还乡,她发现贫困的苗寨,仍有那么多辍学的孩子,他们无助茫然的眼神,刺痛了她的心,她不由想起自己苦难的童年,想起了因贫困差点辍学的求学经历……回到北京后,她心情十分沉重,那些辍学孩子的苦涩眼神,一直在她眼前晃动,挥之不去,最后,她决定尽自己之力帮帮他们,资助他们完成学业。
      几年间,宋祖英向故乡母校岩头寨中心小学捐赠了希望书库、66台电脑、一台钢琴、VCD等一大批教学设备。2004年,宋祖英又回到家乡,捐款30万元,成立了用于救助贫困学生的“宋祖英教育基金会”,让许多因贫困失学的孩子重返校园,看着自己资助的孩子们高高兴兴坐在课堂学习,宋祖英甚感欣慰。为了岩头寨乡发展教育事业,宋祖英共捐资高达200多万元。有人说她“太蠢”,犯不上捐助这么多钱,宋祖英却说:“我也是苦孩子出身,我也尝到过贫困辍学的滋味,我不忍心再看见他们因贫困失学,荒废一生,因此,我愿意尽绵薄之力,奉献一份爱心,帮助别人的同时,自己也快乐。”送人玫瑰,手留余香,从这件事上,能折射出宋祖英的人格魅力。
      面对公益事业,宋祖英慷慨解囊,出手阔绰,但她的日常生活却相当简约,穿戴普通,她总想把节省下来的钱,用在“刀刃”上,捐助给那些贫困学生。
      有一次,她赴外地演出,主办方给她安排星级宾馆,她说:“找家普通饭店就行,我老家还有许多贫困失学的孩子,拜托你们为他们捐点钱吧。”有的企业以高额出场费请她演出,她说:“出场费我可以不拿,我的家乡还很贫困,你们能不能到那里投资办厂?”为了老家的教育事业,宋祖英学会了拉“赞助”,可见她对养育过自己那片故土,一直充满深情厚意。
      苦难,对于懦弱者来说,是绝望陷阱,而对于宋祖英来说,则是她走向成功的阶梯

kmist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