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10-15] 中國青年軍旅作家喬良:《超限戰》震驚中外

放大圖片

 喬良

●他與王湘穗合著的《超限戰》自出版後,引起海內外強烈反響,美國國防部將此書配發給高級將領研讀,美國西點軍校更將此書列為學員的課外必讀書……

文:張允強

 在牆壁上懸掛兩把長劍和一副盾牌交叉的青銅器,寒光閃閃,似乎是在訴說過去和未來將要發生最經典的一些傳奇故事。達利的兩幅名作(複製品)與某位法國抽象派畫家的作品,再加上一位奧籍華人畫家的巨幅油畫與那些古典兵器的仿製品靜靜地相處於一室,使人彷彿置身於一座現代藝術館的展廳,置身於其中,你將感受到一種戰爭之劍與現代藝術最佳組合的哲學境界,這就是軍旅作家喬良的客廳。難怪他能創作出一部轟動全球的軍事理論著作《超限戰》。

 

一部兵法天下傳

 《超限戰》——一部由非軍事專家所寫、亦由非專業出版社所出的軍事著作,自出版後,引起了海內外廣泛關注和強烈反響,被認為是近年來中國在西方影響最大的一部書。美國國防部發言人竟一反慣例數次對該書發表看法。

 2000年年初,美軍將軍訪問團來華,給中國軍事科學院的軍事研究工作者帶來一本《超限戰》的譯本,同時帶來了兩條訊息:一是美國國防部已將此書配發給高級將領研讀;二是美國西點軍校已將此書列為學員的課外必讀書。據介紹,美國軍方於1999年夏季,組織了二十多位專家,用兩個月時間突擊翻譯《超限戰》。

 那麼,這究竟是怎樣一部書呢?它又是怎樣寫成的呢?

 喬良說,最先引發他們寫這部書的原因是這樣的:1996年,中國在東南沿海舉行大規模軍事演習,喬良奉命去空軍演習指揮部撰寫演習解說詞。時任某航空兵師副政委的王湘穗則帶航空兵團也參加了演習,兩個人一個在汕頭,一個在詔安,不期而遇。他倆經常在演習的訓練之餘,相互探討軍事學術問題,後來就決定寫一部書。於是,他們寫了改,改了寫,光是書稿提綱就修改了44稿。書名選了五十多個都沒定下來,最後有一天,喬良從《參考消息》上,忽然看到一個「限制」詞,他覺得應該超越限制才是,馬上對王湘穗說:「我找到了書名,就叫《超限戰》吧!」

 當下兩人一拍即合,就用這個書名。開始寫作了,這一寫就是半年,從七月一日直寫到十二月。

 有人認為《超限戰》是針對美國。喬良覺得這很可笑。他說:「《超限戰》不是作戰方案,怎麼會有敵人?這本書完全是學理化的東西。試想《孫子兵法》的敵人是誰?《戰爭論》的敵人是誰?《制空權》的敵人是誰?都沒有敵人。哪一個國家的軍隊都可以使用這種理論,誰使用得好,誰就能贏,只有作戰方案性的東西才能預設敵人,但反過來說,我們這本書又主要是為中國而寫的。因此,誰威脅中國,誰就是《超限戰》的敵人。我們通過對二十世紀下半葉的戰爭變化的可能走向的分析,給國家安全的制定者,提供一種新思路,一個是您面臨的威脅是全方位的。國家的安全,不僅僅是國土、領空、領海、領土。其他的領域都可能面臨直接威脅或潛在的威脅。那麼,對付它的辦法,也不能只有一招兩招,應該調動所有的手段,讓已有的手段組合在一起,來維護國家的安全。

 有人認為《超限戰》就是不加限制,超出一切界地去使用暴力,這實在是一個誤讀,《超限戰》恰恰認為暴力的戰爭太多了,人類已經流了太多太多的血,因此我們需要找到一種暴力戰爭的替代器。否則,人類就將在21世紀還與過去數千年間一樣,一旦國家利益發生衝突,戰爭就成了利益的最後仲裁者,最後的仲裁法庭,最後解決問題的唯一途徑。比如索羅斯用整個國際游資攻擊東南亞金融市場,對東南亞的經濟破壞簡直就像打了一場戰爭一樣。

 

影響他的四個人

 從少年時代到青年時代,喬良隨父親從山西到內蒙古,從齊齊哈爾又到哈爾濱,先後在七個城市的8所學校度過學生時代。13歲時,遇到了最早影響他的人:一個十七八歲的高中生,這人喜歡《宋詩一百首》。因為宋詩大多寫於國破家亡的時候,有一種慷慨悲歌之氣,喬良在這位「導師」的影響下,一遍遍地讀宋詩,至今,還能背誦出《宋詩一百首》的多半部分。

 實際上,對喬良人生影響最大的還是他的父親。喬良說:「我覺得我的父親雖然只有小學文化程度,但他博聞強記、口才極好,作報告極有煽動性……他以自己的正直無私、胸懷坦蕩,受到了人們的普遍尊重。他對我影響最深的一句話是:『我這輩子沒吃過公家一分錢補助!』至今還在潛移默化地影響我。」

 走上文學之路,受誰的影響最大呢?是《寧夏日報》社詩歌編輯老李。

 當兵後,愛好文學寫作的喬良及時得到了領導的賞識,領導把他放到航空兵某師體驗生活。

 對基層官兵的生活有所了解後,1974年年底,喬良寫出了《機場短歌》組詩6首,送到《寧夏日報》社,老李接待了他。老李接過詩稿就讀,突然冒出一句:「後生可畏啊!」

 可是,當他們倆單獨坐下談的時候,老李對喬良說:「你不要太得意,這詩還得要改」。

 這一改,可就難住了喬良,苦苦想了一個下午也沒改出來,此刻的他覺得這老李太苛刻了,為了一個字也要讓人改半天。

 沒過多久,老李進來了,對喬良說:「如果你覺得確實改不下去,我幫你改一個字看看,我覺得這一句改成『騰雲駕霧虎生威』你看好不好……」。

 如此一字之師,讓喬良終生難忘。後來在創作中只要編輯覺得非要他修改的地方,他總是搜肚刮腸地去修改。

 在喬良人生之路中,還有一位哲學研究人員,對喬良的思想及思維方式的形成影響巨大。喬良常常對朋友們說:「我的思維方式深受這位哲學老師的影響」。

 我覺得這番經歷對我的人生是一次非常重要的啟蒙,對哲學、對社會、對人生、對許多問題的看法。這位導師都有他自己獨特思維方式和見解,他對世界的解釋只有三種方式,科學解、哲學解、數學解。多精闢!」

 這段師生之誼延續了整整12年。

 

文壇黑馬背後的故事

 很多人都不知道,喬良的岳父是開國總理周恩來的侄子周爾均(他原先是國防大學政治部主任),岳母是中央電視台著名導演鄧在軍。他的太太周蕾是北京一家銀行的幹部。

 要想借書,查資料,你只要進到喬良的書房,準能滿足你的要求。他的書櫥、書櫃、書桌上堆滿了書。據說,葉至誠、葉兆言父子倆以一萬冊藏書獲得南京市的藏書狀元,而這只相當於喬良個人藏書的二分之一!

 他在文學、戲劇、電影、電視、文藝節目、軍事理論的著作達500多萬字。長篇政治軍事預測小說《末日之門》是中國作家寫出的第一部近未來預言小說。這本書真正讓人驚異的是,出版於1995年9月,卻毫不含糊地寫這樣一段文字:「台灣大選今日(2000年2月23日)揭曉,民進黨獲票首次超過國民黨,成為50年來第一個非國民黨的執政黨。」喬良所預言的民進黨掀翻國民黨的日期,只比5年後的實際日期早25天!而據中青報名記者沙林統計,該書中所預言在5年後說中的比例居然高達40%!

 目前,喬良正在加緊創作兩部長篇小說《閱讀規則》與《雲起龍蛇》。與此同時,又一次搶佔軍事理論前沿陣地的衝鋒號也已吹響,他與王湘穗正再次合作,撰寫《決定性打擊》與《多邊疆》,這兩部從書名上就能讓人品味的書,又將給21世紀的軍事論壇帶來多大的衝擊波呢?我們拭目以待。

 喬良簡況

1955年出生於一個軍人家庭,中國作家協會會員。現任空軍政治部創作室副主任,空軍大校。享受政府特殊津貼。

1970年12月參加工作,在齊齊哈爾鐵路局任學徒工;

1972年12月入伍,在蘭州空軍政治部電影隊任放映員;

1974年2月在航空兵某師教練機中隊任地勤機械員;

1975年12月在蘭州空軍政治部俱樂部任電影修理技工;

1978年9月任蘭州空軍政治創作組創作員;

1984年考入中國作協魯迅文學院;

1986年插班轉入北京大學中文系就讀,1988年畢業,獲北大文學學士學位;

1988年9月兼任空政創作室幹事,獲授空軍中校軍銜;

1991年9月任空政創作室副主任;

1993年3月被總政高職評審委員會評定為全軍首批「一級文學創作」職稱;現為全軍高職評審會評委。

喬良主要著述

 理論:與人合作完成《超限戰》、《全球軍事排行榜》、《軍官素質論》、《中國空軍攻防兼備要論》、《關於軍隊改革的思考》。

 小說:長篇政治軍事預言小說《末日之門》,獲1996年度全軍文學新作品一等獎;革命歷史題材中篇中說《靈旗》,獲第四屆全國優秀中篇小說獎;軍事題材中篇小說《大冰河》,獲第二屆全軍文藝大獎……

 戲劇:歷史題材劇作《人傑鬼雄》(與人合作),獲首屆「田漢杯」劇本創作一等獎;革命歷史題材劇作《湘江,湘江》(與人合作),獲全軍新作品二等獎。

 電影:革命歷史題材電影劇本《大磨坊》;改革題材電影劇本《遠行者》。

 電視:革命歷史題材電視劇《特殊連隊》(與人合作),獲中宣部、廣電部、文化部「紀念建黨七十周年優秀電視劇獎」;12集大型電視專題藝術片《百年恩來》,任總撰稿之一。

 文藝節目:擔任中央電視台《長治久安》、《共和國之盾》等三台文藝晚會的總撰稿。2001年2月,因在中國軍事文學創作中取得的成就,榮獲第二屆「馮牧軍旅文學獎」。

kmist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