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读牟其中

        苏亚

  关于牟其中的深层心理分析

  本文作者就牟其中的狂妄心理表现提供了较为详实的事实,可供工商企业界参考。

─────────────────────────────────────────────────────────────────

2000年5月30日,牟其中走下警车。当天他被判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2000年5月30日,牟其中走下警车。当天他被判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我就是要炸一条通道让西方看看”

  与牟其中接触的人,都有一个让你久久不能抹去的深刻印象:他这个人敢于说话。说什么?地球爆炸他敢说,给你投资几亿元敢说,他让你钱用不完也敢说……

  即使到了今天,他再次深陷囹吾,帐上已没一分钱,差人家几亿元,还照样敢说自个儿钱多的是,等他赚。牟其中就有这本事,说谎时脸不变色心不跳。

  我是1989年在深圳结识他的。深圳的朋友在我告别时,突然想到要让我结识一下这位奇人。至今我还记得朋友介绍牟其中时脸部那种异样的表情。介绍牟其中的材料有一大扎。我翻了翻,大多是他的自家刊物《南德视界》;也有一些海内外报刊对他和南德所作专访的文摘。给我印象较深的是他的“九十九度加一度”的所谓社会主义经商奇谈。还有儒商宣言一类。他敢说“阳光下的利润”。朋友解释这一点时很神秘。说牟其中把好多不能公开说的话给“明说”了。

  我问,哪些话?

  譬如说:自己没钱,一定要说自己钱多得用不完。

  我问,那为什么?

  “这能找到更多的钱呀!”

  譬如说:钻国家政策的空子,你不能明了说。

  我问,有这么直接的吗?

  人家换一种腔调就行得通了。说改革要敢于闯一条新的路子。

  我也觉得新鲜,继续问:“他还有何创造?”

  朋友打住。他让我自己读“南德”。

  别说牟其中在陕北面对黄土高坡胡吹投资50亿元扶贫做白日梦的臆语。这些,明眼人一问即露馅。还真有人追到京城向牟其中问那笔投资啥时能到位。牟其中却也不装糊涂,回了一句,你把钱打到我帐上,发展经济,搞活企业的事我来办,你坐收其利。原来如此。人家听出来牟其中说大话了。

  颇能迷惑人的倒不只是这些胡吹,而是他的那些带着“项目”编号的科技大业。牟其中一直表现出了对高新科技与项目操作的浓厚兴趣。不过,他有他自己的操作方法。他的工作秘书(往往《南德视界》的编辑当了他的秘书)有一个统计数字,说到牟其中一日三餐都要谈到他的“项目”,从1993年开始,他接谈过的项目不下三千,但真正进入实施的微乎其微。即便是这样,他还照样跟人家谈。到牟其中“后期”,他谈的投资“全保真”、投资“王码”,不是他自己不懂,就是被人骗。像“全保真”项目,了解一点电子与音响知识的人,都不会去相信什么“全保”,或100%保证音质的还原。但牟其中却信了。钱投进去收不回来。他在“中国首骗风波”之后,与王永民王码公司合作。他与王永民的照片登在他的《南德视界》里。我们这些见过牟其中的人禁不住发笑,没见过牟其中的人也笑。笑王永民“老土又让牟其中给捉弄一番”。据说,这番议论传到牟其中耳朵里,他咬牙要追查这事,兴师问罪。不知为什么,后来没音讯了。大约是顾不上吧。更有甚者,牟其中要把喜玛拉雅山炸个缺口,让印度洋暖湿的季风吹进青藏高原,让当地变成万里良田沃土;把雅鲁藏布江的水引进黄河,解决中原地区缺水的问题。人们在惊愕之余,免不了为其奇特构想感叹不已。须知,牟其中的奇谈是与科学这个词连在一起的。他善于运用某些技俩,善于抓住人们崇尚名人的效应和屈尊于科学名人的弱点。他在这里利用了科学用于包装,利用了人们对于他在某时某地做过几件有影响的事而对其产生的信任(轻信)。其实,在南德召开讨论会时,就有专家对我说,牟其中根本就不懂太平洋气流是什么?根本不了解人工干预自然的那些科学的估计和测算。他甚至连现成的“南水北调工程方案”也没心思看看,就开口胡说一气了。这里有一个插曲:在牟其中大谈“我就是要炸一条通道让西方看看”时,他借用了某科学研究所的“数据”。而在他话音未落之时,便有人询问,该所认为牟其中纯属捏造,信口雌黄。因为,笔者写过“三峡工程”决策方面的专文,对于“在喜玛拉雅炸开一个缺口”之说持保守态度,故找到水利专家询问。水利专家告诉我一件事。他说,几年来报纸连篇转载有关美国专家提出“炸毁月球保地球”的“伟大设想”。须不知,那条“新闻”实际上是美国人早已对此作过辟谣的一条传闻!而我们的一些人把它作创造奇闻,一炒再炒。牟氏的奇想大约也只如这些罢。

展平生夙志,童心可鉴的牟其中
展平生夙志,童心可鉴的牟其中

  在这里,牟其中利用了一般读者的趋同推理心理,即:我说的是给西方人听的,我也敢说。那么,我说的就是大问题,非凡的问题。我非凡,是因为我有超人的智慧。我超人,亦我正确。正是这样,牟其中的“炸喜玛拉雅说”确实蒙骗过一些人与媒体。


  不是看他说了些什么,而是看他怎样去做

  因为有了朋友的引荐,从深圳回来的第二年,我便有机会长期受赠牟其中的资料。在长达数年的交往中,我时常收到他们的内部报纸《南德视界》、南德计划书,还有《南德视界》的俄文版。最难得的是,有一位老乡叫梅刚的,在南德集团的宣传部就职。他的工作是每周将牟其中一篇接一篇从不间歇的讲话整理出来,并由一位叫陈芳的主编作订正。有些重要文稿,如涉及集团要闻需要牟其中亲自过目或把关,他们就得同牟总忙乎一整晚了。牟其中精力过人。他的熬夜本事和对理论的兴趣度都是常人所难以与之相比的。

  他送了一本册子,叫《造就一代儒商》(1993年南德研究院编),全面回顾了南德集团的发展历史,抛出了他的“对智慧文明时代经济增长方式的探讨”。后来,这本册子演变成《一种全新的经济增长理论》,再后来重新编撰成厚厚的一本《乐观的中国经济》(但未能正式出版)。

  纵观牟其中及其他的宣传班子所构造的“牟氏理论”主要包含这样一些“思想”:

  1、南德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民营企业的典范。他的领导人通晓马克思主义的产业理论,正在进行着一种“对智慧文明时代经济增长方式的探讨”;他的主要领导人牟其中本人是经过生死考验的,他是反对“动乱”的旗帜鲜明者。

  2、南德的发展证明了他们发现的“九十九度加一度”的创造巨额财富的秘诀,即所谓“智慧资本理论”。

  3、南德的存在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搞活大中型企业”,为发展中国经济服务。南德不是个人的或家庭式的企业,而是现代经济管理的模范。他们属于“既不是投资生产,也不是投资金融业的组织和策划智慧产业的第四产业”,因为他们的智慧生大财,钱会自己来。等等。

  牟其中在一段时期内,确实征服了一些人。请看曾经四处流传,上了《美国企业研究中心企业范例》的关于南德公司以及牟其中的一份“简介”——

  “南德集团是中国大陆改革开放以来诞生的第一家民营企业。”

  “1980年2月,牟其中……借了3000元人民币,为了取得在中国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的经验,在四川省万县市创办了江北贸易信托服务部(南德集团的雏型)”。

  “迄今为止,南德集团创下了两大奇迹:1991年成功地完成了中苏(俄)间当时最大的一笔民间单项贸易——用上千车皮的中国轻工产品换回了四架苏制图—154m型飞机;1994、1995年相继在境外成功地发射两颗当代世界上最先进的电视直播卫星——‘航向—Ⅰ’、‘航向—Ⅱ’。现在,它已发展成为净资产达20多亿人民币,广泛涉足于能源、交通、通讯、区域性开发、海外投资等领域的跨国金融集团。”

  “但是,南德集团并不满足于此,1995年它宣布‘要用10年左右的时间进入世界十强企业行列’,1996年的南德集团工作会议最后确定为:‘在2005年或更短的时间里把南德集团建成世界十强企业’。”

  “南德敢于提出这样的目标,来源于它的总裁牟其中对当今世界的独特认识。他赞同这样一种观点:世界上第一批发达国家需要二三百年时间才能完成的市场化过程,我们中国只需花四五十年的时间就可以完成。因为,以个人电脑和电脑网络的出现为标志,人类社会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智慧文明时代,在这个时代里起主导作用的已不再是资本,而是智慧,或者说是东方人所特有的综合思维能力,企业的发展模式也不再是资本的集中和积累,而是以一个聪明的大脑为中心的、对各种信息的优化组合过程。”

看世事如棋,胸有成竹的牟其中
看世事如棋,胸有成竹的牟其中

  吸引人注意的还有“儒商学院”,牟其中要造就一代儒商,把南德学院建成现阶段培养特殊人才的“黄埔军校”,建成世界上最好的帅才学校。他不时承诺要向某某方面捐赠巨资,建立若干“百万基金”、“三百万资金”,组成“智慧基金”,造就中国一批智慧型百万富翁人才,令人精神亢奋。

  “南德集团将自己的业务路线定为:从1998年起,用三年的时间,在西方发达国家建立起50家商业银行、投资银行、保险公司、证券、基金等金融机构;充分利用外资,在全世界购买高新技术,在国内大规模地与国有企业合作建成股份公司,进行体制改造,并用上述高新技术对其技术改造;充分利用中国人的聪明才智和低成本劳动力,生产出世界第一流的产品,在全世界销售;最终建立起几十个高新技术垄断、行业垄断的大型跨国企业集团,再对这些优秀的企业进行国际金融操作,获得更多资金,又开始新的一轮循环。”

  另外,牟其中的“平稳分蘖”和个人荣誉使一批知识分子对其日趋膜拜。所谓“平稳分蘖”是指:

  “南德集团希望与国内外一切渴望建功立业的人士合作,愿意为他们提供良好的发展机会与条件,也即为他们提供最基础的条件,创立新的项目公司,在条件成熟的时候,将该公司的大部分股份赠给其主要成员。”

  “牟其中因其理论上的建树和实践上的成功,成为第一位登上瑞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的中国企业家。而且,他被多所大学和有关市政府聘为客座教授和顾问。”

  牟其中有如下荣誉称号:

  “1994年荣获‘中国十佳民营企业家’称号;

  1994年被评为‘中国改革风云人物’;

  1995年被评为‘中国商界十大风云人物’;

  1996年12月被评为‘中国百名优秀企业家’;

  1996年12月被评为‘中国知名企业家’;

  1997被评为‘中国十大实业家’。”

  善良的人们免不了要问,这些难道都有水份,都是假的吗?的确,关注牟其中,委实是揭示了一片怪异的天空。

大旗作虎皮,不尴不尬的牟其中
大旗作虎皮,不尴不尬的牟其中

  天上的月亮爬上来,画饼不可充饥

  牟其中时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世界上没有办不到的事,只有想不到的事。”这句话还被作为横幅,立在南德公司作为南德创业的座右铭。牟其中最为拿手的本事在于“倒”,或曰“空手套白狼”。他的第一桶金赚自于座钟生意,后来以轻工产品换飞机,都是源于一个“倒”字。空手道被老牟确定为公司谋利的典范。从7万元得利至几千万元。4架飞机买卖成功,据说赚进一亿元(实际上远没有这个数)。毕竟在生意场上,老牟有他的道数。那笔倒飞机生意着实让国内向前苏联卖出了800多车皮积压商品,使牟其中因此也声名赫赫,他的大名从此响彻全国,波及海外。南德又通过他的小报《南德视界》一炒,附庸者将赞美诗满天播撒,连美国斯坦福大学都把老牟的倒飞机作了教学案例。1993年,牟其中抓住世界多极化的时机,营造了一个“中俄美大三角”理论,其公司在地处中俄边界的满洲里投入1700万元开发了一个边贸口岸,建立了一个保税仓库,并促成了中俄双方公路的对接。当地政府批给了南德一块10平方公里的土地让其开发,南德公司旨在这块欧亚大陆的起点上,吸引西方的资金,拓宽俄罗斯资源与中国北方相接缘的大市场,进一步再造一个“香港”,即北方香港。几年过去了,老牟面对没有多大进展的“满洲里项目”雄心不减,在1998年初春还执意召集“开发满洲里项目洽谈会”,并组织北上誓师,却因为“达不到到会效果”而未正常出行。这笔仅投资不到2千万的项目,被老牟冠之以“北方香港项目模式”,对外号称投资了几个亿;这片尚未开发见效的项目,被老牟说成“仅这一项目就有资产20个亿”!牟其中想到了许多。他办到了吗?

  牟其中要办中国最好的儒商学院,与上海某大学合作,宣传得炸响,牟其中仅只到位50万元,便不再给予问津,项目夭折。他自己在北京亲自授课,策划成立的南德学院,也不了了之。

  牟其中要把原四川重庆麻辣风味推广到全国乃至世界华人所在地,创造中国的快餐连销店,而开张不久的重庆基地也因资金不到位而关闭。

  牟其中要把南德的旗帜插上北极圈,敲锣打鼓送出“中国北极考察队”,却在考察队尚未到达北极时,牟总对“赞助资金用法”有了异议,让“中国北极考察队”领队好个伤心。

牟其中曾想把南德的旗帜插上北极圈
牟其中曾想把南德的旗帜插上北极圈

  南德公司的墙上有一条“搞活国有大中型企业”的标语,老牟本人怀揣着这一口号东西奔跑,相继提出“三转化改造国有企业”、“765工程”,到处许诺几十亿,甚至上百亿投资脱口而出。他破天荒要给陕北老区承诺投资50个亿、把喜马拉雅山炸个缺口让印度洋暖湿季风吹进青藏高原,把当地变成米粮仓、把雅鲁藏布江引到黄河,解决中原地区缺水问题的老调,以及像这类天文数字和天书类的材料通过《南德视界》等渠道满天飞。各方传媒均有报道,材料详实,本文不予赘言。牟其中的风光大半是自己和那些只看文字,不作实地采写的人下笔“抹”上去的。由于牟其中独特的经历和“荣誉”,不光国内的吹捧者有之,连美、法、日、澳等国的新闻人士也来赶热闹。我们来看看笔者手中的这份牟其中《答美国记者问》:

  时间:一九九六年二月二十二日。

  问:牟其中先生,准备在华尔街投资?

  答(牟其中,后同):我在华尔街投资,是要把我的企业摆在华尔街,只要可能,我可以无限地投资,无限地花钱,钓鱼都还要一点蚯蚓(笑声,掌声),这点请大家放心。

  问:你刚才说想改造大量的国有企业,国有企业那么多,你准备选择哪些企业?你能否确保这些企业赢利?

  答:重点是选择国有大中型企业。我能从3000元人民币到发射卫星,就有理由对未来充满信心,有理由确保这些企业赢利。

  问:你觉得投资化学工业是否值得?

  答:这位先生很聪明。我可以告诉你:值得。我所改造的企业中有10多家化学工厂,而且都是赢利很大的化学工厂。化学行业不仅因为本身有很大的赢利性质,而且由于环境的污染,很多西方化学工厂关闭了,把大量市场让了出来,我们可以占领这个市场,从中赢利。

  ……

  问:首先我把你比做马可·波罗到纽约来(笑声,掌声),当时马可·波罗谈到中国有那么多富有的机会时,谁都相信他。我刚从北京、西安回来,我们和电影公司合资。我70岁以前在美国做生意默守君子之交,而现在的中国不得了,那么多复杂的合同、文件,把两个当律师的儿子都弄得晕头转向(笑声)。以前我们和中国做生意很爽快,但是我们现在要等政府的批准,等啊,等啊,只等到卖身了(笑声)。请问牟先生,您有什么方法把速度加快?

  答:刚才你提的问题正好给了我一个表演的机会。你不是拍电影吗?我可以表演一段给你看看(笑声)。我来曼哈顿、纽约、华盛顿已经4年,我们的行动也非常迟缓,等啊等啊(笑声),为什么呢?不熟悉。中国有句成语叫老马识途。我看你就是一匹美国老马(笑声,掌声),我是一匹中国的老马(笑声,掌声)。我在中国运动就像你几个小时。我投资国有企业不是一个一个地投,是一批一批地投。我去年先后与7个大城市的政府共同召开了七次大会,每一次都有上百个企业的上百人听我这样讲两个小时,讲完以后就发表格,愿意合作的马上填表,马上签字,效率很高。

  不要以为嘴上说得好听,谈笑幽默,老牟所说的都会是事实?老牟信口开河,在那几年还带有一定政治色彩,文中透露出中国读者自己能体会到的为中国人自己说话的意味。须知,随着开放的国民素质的提高,人们对于以实事求是的态度对待一切(当然包括对待外国人)有了切实的认识。

  老牟在这里不是以客观、坦诚的态度回答外国记者的提问,而是故作姿态,动了很多的心计,把牛皮吹得哗哗响。我们听者当时心里直打鼓。牟其中的投资化学工业语焉不详,“搞活”的所谓大中型企业实际上被他与他的南德均“搞死”,他也未曾发射过什么卫星,而只是计划了商用卫星合作项目,南德公司不仅未赚到什么钱,反而亏得一塌糊涂,原因很简单:因为想到了搞卫星,可没有卫星用户。牟其中确实想把买卖做得越来越大。他的视野比通常人要大得多,胃口也大得多。

名动海内外,造势如仪的牟其中
名动海内外,造势如仪的牟其中

  南德公司需要资金,牟其中比任何其它职员更明了这一点。1993年,因中央宏观调控的影响,南德必须提前还掉银行的2.2亿贷款。他只好抽调全部在用资金还贷。说到全部在用资金,是因为老牟对外说一套时,他的家底实际上又是一套,即根本拿不出他所说的那些数额的钱来。资金是项目成败的关键,也是牟其中理想与抱负的依托之所在。他的手伸得很长,今天谈这个,明天谈那个。有时,牟其中一天要接待二三十起谈判,基本上都是怀揣一大堆图纸和论证材料的要投资的项目合作者。谁也不会给他送钱来。


  伸手必被捉,对于牟氏这也许是人生第一课

  牟其中被拘留,之后被捕,应该是题中之义之事,在中国大地并没有如同某些国外媒体预言的那样:“抓不得”的。几年来,有关牟其中其人是骗是富的争论应该有了一个较公正的说法,法律的审判会给善良的中国人以法理警示,给牟其中本人一个可以“从神到人”的下台的阶梯。如果他认罪服法,他可能有重新做人的机会。但其中很多谜团不是大多数读者可以知底的。

浮生若梦,颠峰之际的牟其中
浮生若梦,颠峰之际的牟其中

  第一、牟其中的学历。牟其中原只有中学学历,在审牟案时提供的材料和牟其中在出名后的所填写的各种表格中,他填的都是大专。他的最后学历属于参加成教的结果。这不错,国家承认这个。

  第二、牟其中的简朴。在这方面,牟其中确有过人的吃苦耐劳的时候,平常生活也的确如此。有时就一盆辣子面。但了解他的人也并不认为他就是一个企业廉政王。牟其中将国家的钱“拿来”,简直到了挥金如土的地步。譬如,他以个人喜好程度评判投入他门下的人,有一阵子给所谓顾问的费用每月达五千元以上。有许多都是黑箱操作,究竟“花”出去多少,他自己都不敢说了。南德的财务帐目,可以说大部分都是编造的结果,做了大量的手脚。他“给”自己的孩子和前夫人,动不动就是几十万,甚至数百万。南德职工对牟其中有一个形象的说法,老牟拿国家的钱打水漂!他在与前妻分手时,便一口气为她花了一百多万。但这笔钱没有一分是属于他个人赚来的,来源于骗贷。

  牟其中有一句名言,他所要的人才是要会花钱的。由他决策,他的手下做砸了,一二百万元,他说是交学费。牟其中号称每年200天在“跑”当中,动辄几十号人,车水马龙,很大一笔钱都花在这里面。我们知道,牟其中为南德制订了例行游历活动,牟本人身先士卒,三峡、泰山,所到之处,租车包船,花钱如流水。他甚至拍了仿领袖游泳的形象照,以宣传自己的“领袖风范”,给人以绝对正人君子的误导。但他与小姨子的不明不白关系,在南德上下早已不是新闻,生活作风上,老牟子并不像他所表白的那样清白。

到中流击水,有样学样的牟其中
到中流击水,有样学样的牟其中

  第三、老牟是反动乱的。不错,老牟对于在中国土地上发生的那场动乱有他的独特看法。但他把这件事作了政治资本。他奉行“反对我即反对反动乱”的逻辑,把与他持不同意见的人往深里整。田时堂是一例。田是湖北人,毕业于北京钢铁学院,后任职于首钢。自1988年起,田与牟关系到了很深的地步,并先后出任南德集团的总经理助理、金融部部长、南德办公厅主任要职。因为田对他有了看法,牟其中便一反常态,大会小会称田为“腐败分子”、“性骚扰者”。田在1996年反戈一击,决定揭老牟子的底。当年3月20日,田时堂与南德内部另外四人,起草了一份相当详细的材料,举报牟其中的违法犯罪事实。这些事实包括:牟用一份房屋产权,多次从银行抵押骗取资金。1994年八九月,以投资卫星项目可以获得40%的回报为诱饵,先后从无锡市生产资料公司骗取人民币高达一亿元,其中一部分用于还债,一部分转移到国外。伙同其妻夏宗琼从工商行西安分行骗取5000万元人民币,一次性出手回扣约300万人民币给经办人。这些钱有相当大一部分转到他在美国的儿子牟枫和牟樱名下。牟其中先后与一百七十余家企业签订了投资合同,实际上都没到位,却将一些企业的资产拿到国外作了抵押,所获资金均为牟所有。做假帐……等等,一口气列举了13项。这份举报信交给了中央有关部门。

  被称为牟其中“掘墓人”的的确有一批。他们昔日曾被牟其中所吸引,慕名而来。但他们呆了一阵子,或者紧跟了一阵子,发觉上当了。而牟其中又不是损害小额国家资财的等闲之辈,于良心,于人格,他们揭竿而起。正是一个“掘墓三人组”,早在1996年3月15日把一份列有牟其中6大问题的举报信交给了新华社一位部门负责人手里,仅十几分钟后,该信传真到了国务院办公厅。正是这份材料及时地阻止了牟其中出逃。牟其中欲出逃的时间是其后的第三天,3月18日。另一位是陈际宁。1996年,继“3个掘墓人”、“5个共产党员”的举报信后,特别是那本《大陆首骗牟其中》一书出炉后,牟其中又急又怕,命手下四处探风,收集材料,并把主盯的对象拟为陈际宁。牟派了七八个人,带了3辆汽车,安排了手提电话,日夜监视。因为,牟怀疑是陈际宁参予了《首骗》一书的组织工作,是“头号阶级敌人”,是“动乱分子”和“异已”。这样,牟其中的反动乱目的就很清楚了。

  其实,纵观国内国外经济大案的当事人,触犯刑律的,大多给当地甚至国家政权稳定带来不稳定因素,造成不小的社会波动。他们骗钱太多,手段恶劣,胆子大得出奇、超凡。被南德拖累的几十家企业、银行这些年来一直就没有安宁之日。南德集团自身也深受其害。一方面是牟其中大笔大笔地进项,另一方面,南德员工拖到后期,从六七百人减员到二三百人,基层员工就一直发不出工资。当时笔者在京城谋业,南德的员工时常来玩,问及待遇,没有不摇头的。有的说干部也几个月没工资了。梅刚1998年初回家过年,来征求我的意见,是否离开南德,到年前第三天凌晨才经“牟总特批”,拿到300元车船费和过年费。

  第四、南德为什么有相当的蒙骗性?许多人早就问及:南德叫得响,是不是南德有很硬的后台?南德是不是挣了很多钱?

  大凡骗子,特别是大骗,他们都有因时造势的本领。牟其中在一般人眼里,包括在南德内部的一些人眼里,是个“了不起的”人物。甚至有人撰文说他是难得的理论家。牟其中也在不同场合以发现了新的经济增长规律的理论发现者自居。实际上,他把“文革”之后被批臭了的主观唯心主义的口号写成大标语,贴在各种醒目之处,许多有识之士就对他提出过质疑。南德内部有的人就明确反对。本来,牟其中办南德,就是为了挣更多的钱。在他经营失误到极处时,便以诈骗巨额资金维持“家业”。审判牟其中时,他对此一概不予承认。但事实终归是事实。牟其中骗取巨额资金的动机、所为、后果和额度,是再清楚不过的。南德集团上下早就有一种习惯的说法,牟其中搞到了没有?搞了多少?在现实国情中,牟其中的“一度理论”究竟有多少合理性,在企业中是否行得通?专家作过十分详尽的分析。许多人研究南德不是一年,不是几个月,而是七年八年。牟其中自己到后来也不真正相信自己的“理论”。他在相当重要的会议上不免要表白,明年能不能赴会,是一个问题。就是说,他或多或少感觉到了自己的灭顶之灾。他在自己的腰包里备有一张条子,预防不测临头,让朋友照顾好他的儿子。一位资深的经济学者评论牟其中现象说:牟其中把一种经营经验当作普遍原则予以宣传,是一个很深的陷井,连他自己也掉进了自己设定的陷井。陷井可以误人,陷井之前大都不悟。牟其中的欺骗性在于说大话,在于做假帐,在于蒙骗不知情者吹自己有多少钱财。而有钱人,在现在是可以受人“信”的。他的更大的欺骗在于从个人学历、到满身光环,以理论家和发现者自居,全盘“现代化”而化出个首富。国际上有排名,领导人来,影像录了,赞助给了,就可以以形象换钱。这大约是牟其中的“拍脑袋”创造。这种分析不无道理。

  牟其中还有一个举措令人反思。从邓小平南巡之后起,牟其中构思了每年向这位改革的设计师私下祝寿活动。给党和国家领导人祝寿,一直是我们党所禁止的事情。牟其中这样做,有其深层的政治目的和经济炒作意蕴。事实上,的确有过高级领导人就某个问题讲过话,改变了某个人的命运的事情。但是,法治社会通行“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一直以来,牟其中奉行“类推法”,便向中央主要领导及其机构写过不少信件,以至到东窗事发,牟其中在监狱里照做不误,向上写了一叠又一叠的材料,他不承认自己的犯罪。他“指示”南德留守人员,争取中央某位领导给他们复信。看来,号称改革之先锋的牟其中至今对党的纪律置若罔闻,至今对“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真谛不甚了了。其实,牟其中这样做也是他的“造势”的一部分,救不了他的。

处江湖虽远,半个“政治家”牟其中
处江湖虽远,半个“政治家”牟其中

  研究牟其中现象和牟其中“理论”的专家,到南德考察的有过不少。南德在这方面多有防范。一说有人要来,南德集团有惯例,认为有利者,捧,给他讲坛,给他出文章,许诺给资金。王永民到南德,就好生忙乎了牟其中和他的办公厅。他们对王永民许诺“合作”,给予“支持”,结果便有了那次让人发笑的签约。鼎鼎有名的现代毕升王永民便成了最后的上当者之一。至于那些对其持疑议的专家,一方面,南德封锁真相,另一方面,他们绝不给专家提供反思的讲坛和任何机会,“沉舟侧畔千帆过”,现在是让法来判定、让实践来检验牟氏理论及其作为的时候。“伸手必被捉”,这一课对于牟其中是必不可少的。

                 :★ 牟其中神话            1997:牟其中现象

                :★ 解码牟其中

 

kmist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