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怪異實驗:人猿混血兒 狗頭斬下仍存活(組圖)

  



  大象吃迷幻藥



  大象吃迷幻藥

  當你給大象吃一粒迷幻藥(lysergic acid diethylamide)會發生什麼呢?1962年8月3日,美國俄克拉荷馬州市政研究人員決心找出答案。

  城市動物園主管沃倫-托馬斯將一個像彈藥筒大小的注射器向大象的尖牙底部注射,注射器有297毫克的迷幻藥,整個實驗過程是托馬斯的俄克拉荷馬州醫學院同事們共同完成的,這兩位同事是路易斯-喬昂-韋斯特和切斯特-皮爾斯。297毫克迷幻藥大約是正常人用藥劑量的300倍,事實上還可以對活體動物注射更多劑量的迷幻藥。研究人員們認為如果向大象進行注射,最好不要給它們注射小劑量。

  之後這三位科學家進行了一項實驗計劃解釋是否迷幻藥會使大象變得狂暴,這種狂暴現象是雄性大象“暫時性瘋狂”,有時會表現得非常具有攻擊性,同時在顳支腺會分泌一種粘性液體。然而無論實驗結果怎麼樣,該實驗幾乎立即出錯。大象尖牙對迷幻藥的注射反應就如同人體皮膚被蜜蜂螫咬一樣,它向柵欄沖撞了幾分鐘,然後側躺在地。研究人員驚恐地試圖讓大象甦醒過來,但是一個小時之後大象死亡了。這三位科學家羞怯地作出結論︰“這可能是大象對迷幻藥反應具有強敏感性。”

  多年之後,對于迷幻藥是否對大象尖牙產生過敏反應或者該藥物導致其死亡產生了很大的爭議,20年之後,美國加利福尼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羅納德-西格爾決定進行一項實驗,對兩頭大象的尖牙注射接近承受能力的藥劑量,此次他並未注射迷幻藥,而是將該藥物混合水,注射之後大象不僅存活下來,而且並未出現狂暴現象。相反,它們行動遲緩,向前向後地搖擺,並發出一些奇怪的聲音,諸如︰吱喳吱喳和吱吱的尖叫。但在幾個小時內它們又恢復了正常。西格爾最後強調指出,大象尖牙所能承受的藥劑量可以超出某些藥物的極限,因此他不能排除迷幻劑是導致大象死亡的原因。目前,此項爭論仍在繼續著。

  



  完全服從性實驗



  完全服從性實驗

  你想到過這樣的實驗嗎?你作為一名自願者參加一項實驗,你卻發現在實驗室里研究人員想讓你去謀殺一個清白無辜的人。你表示拒絕時,研究人員堅定地說,“這項實驗必須要求你這樣做!”你是否會接受研究要求殺死一個無辜的人呢?

  當你處于這一狀態時,幾乎每個人的反應都是拒絕進行謀殺。但是1960年代早期美國耶魯大學斯坦利-米爾格拉姆進行的這項著名服從性實驗揭示這種樂觀信任是錯誤的。如果按照該實驗要求的方法進行,幾乎我們所有的人都會完全成為殺手。

  米爾格拉姆告訴實驗自願者這是示範對記憶學習的懲罰性實驗,一個自願者將試圖記憶一系列單詞組,其他自願者大聲讀出這些單詞組,當這些自願者回答錯誤時便給予電擊懲罰。隨著每一個錯誤回答的增加,電擊將逐漸加強。實驗開始時,實驗者便回答錯誤,很快電擊懲罰達到了120伏特。此時自願者開始大聲哭泣︰“嗨!實驗結果很傷痛!”當懲罰電擊達到150伏特時,自願者開始大聲尖叫,並要求離開。但令人困惑的是,自願者反而問研究人員他們應當如何做。研究人員始終平靜地回答︰“這項實驗要求你繼續下去。”

  米爾格拉姆並不對記憶懲罰的結果產生興趣,他真得想知道自願者在按下拒絕電擊按鈕前所能承受的最大壓力有多長時間、有多大,他們是否能夠達到服從實驗人員的要求,完全服從地殺死某個人?

  令米爾格拉姆驚奇的是,即使自願者們可以清晰地听到從隔壁實驗室里傳出正在接受實驗的自願者的尖叫聲,卻表現出十分鎮靜。實驗結果表明,三分之二自願者在按下拒絕電擊按鈕時已承受了450伏特電壓,此時自願者都進入可怕的沉寂,就像死亡了一樣。這些自願者實驗中大汗淋灕,並且一直顫抖著,有些人還歇斯底里地大笑著,但是他們卻一直堅持著進行實驗。隨著實驗的持續進行,自願者已即不看也不听單詞詞組,只有100%地服從接受電擊懲罰。

  更讓人不安的是,當學習者已經毫無反應時,自願者依然順從地執行“殺人”命令。米爾格蘭後來評論說,“根據實驗中對上千人的觀察,如果在美國設立納粹德國式的死亡集中營,在任何一個中型城市,都不愁找不到足夠的劊子手。”

  



  雙頭狗實驗



  雙頭狗實驗

  1954年,前甦聯科學家烏拉迪米爾-戴米克霍夫的一項實驗使全球科學界震驚了!他通過外科手術創造了畸形怪物——雙頭狗。他在莫斯科郊區的實驗室進行了這項實驗,他嫁接了兩只狗的頭部,肩部,將一只小狗的前腿放在一只成年德國牧羊犬身體上。

  戴米克霍夫將雙頭狗進行了炫耀宣傳,隨後全球媒體都進行了報道。新聞記者報道稱,這只畸形狗長著兩個頭,兩個頭部同時舔食著牛奶,然而牛奶從頭部不能連在一起的食管中慢慢地流了出來。前甦聯對于此項實驗非常自豪,吹捧雙頭狗是本國醫學界最卓越的一項實驗。該實驗之後的15年,戴米克霍夫共制造了20頭雙頭狗,它們的壽命都不長,其原因是不可避免地存在著身體組織的拒絕性,壽命都不超過1個月。

  戴米克霍夫解釋稱,雙頭狗是通過外科手術實現連續性實驗的一部分,其最終目標是學會如何實現人體心髒和肺的移植。此外,1967年克里斯蒂安-巴爾那德博士也實現的雙頭狗手術。但戴米克霍夫所作出的貢獻是最大的。

  



  同性戀男性的異性戀變換實驗



  同性戀男性的異性戀變換實驗

  1954年,美國麥吉爾大學的詹姆士-奧爾德斯和彼得-米爾納發現大腦中的隔離區域是觸覺非常敏感的中心部分。對該部分的電刺激將產生強烈的快感和性愛激勵。他們示範了這項實驗,將內置電線放入老鼠的大腦中,結果顯示老鼠的性激勵水平每小時增強至2000倍。

  1970年,美國杜蘭大學羅伯特-希思想到進行奧爾德斯和米爾納更深一步的實驗。希思決心測試是否對大腦隔離區域的反復刺激會使同性戀男子轉變成為異性戀。希思指出他的同性戀實驗對象標識為B-19,他將特氟綸絕緣電極插入B-19測試者大腦的隔離區域,然後在實驗過程中給予B-19一定數量的刺激控制。不久之後年輕的同性戀男子便增強了活躍的性動機。希思再次裝配了一個裝置,使B-19測試者能夠進行自刺激。很快這位測試者開始喜歡上這種快感刺激。在為期3個小時的實驗中,他自刺激了1500次,希思強調稱,他體驗了幾乎無法抵抗壓倒性的性喜悅,同時他漸漸地將自己同性戀傾向相分離開來。

  在實驗階段B-19的性欲有所提升,最後希思發現這位測試者能夠樂意接受異性的性誘惑,在獲得政府律師的許可下,希思安排了一位21歲的妓女拜訪實驗室,使她與B-19共處一室,起初在1小時內B-19並未做什麼,但是之後妓女采取了主動,最後兩人成功地彼此產生了性好感。希思認為這項實驗取得了積極的效果。很少人知道最終B-19的後期生活,據希思報道這位年輕男子還是回歸自己的同性戀生活,但是他卻時常與已婚婦女發生戀情。希思樂觀地認為這項實驗至少部分取得了成功,然而他卻從未試圖轉換更多的同性戀。

  



  分離的狗頭仍存活著



  分離的狗頭仍存活著

  還有比制造雙頭狗更令人恐怖的事情嗎?如何將狗頭與身體分離仍使其存活下來呢?從法國大革命開始,斷頭台上有數千人的人頭落入籃子中,科學家非常吃驚是否能夠將與身體分離的頭部仍存活下來。但直至上世紀20年代,一位科學家最終努力實現這一奇跡。

  前甦聯物理學家塞蓋-布魯克霍奈庫研制一個原始的“心髒-肺儀器”,他稱之為“自動射流器”,通過該裝置布魯克霍奈庫成功地使狗頭與身體分離後存活下來。1928年,在前甦聯第三屆生理學家大會的一次國際科學家听證會上,他展示了一個存活的狗頭。為了證實這個放置在桌子上的狗頭是真實存活的,他對存活的狗頭進行了刺激反應,當他用錘子重擊桌子時,狗頭受驚畏縮;當他用強光照射狗的眼楮時,它不由地眨眼。他甚至對狗頭喂了一塊干酪,狗頭迅速地吞了下去,食管的末端干酪掉了下來。

  布魯克霍奈庫的存活狗頭一度成為歐洲科學界的熱點話題,劇作家喬治-伯納德-肖得到靈感啟示稱,我對此非常感興趣,如果將我的頭砍下來放在桌子上,我仍能繼續口述劇本,而無須承受疾病的干擾,更省去了穿衣和脫衣的麻煩,也不需要吃東西,除了口述創作劇本再也不用做其他的事情了。

  



  人-猿混血兒



  人-猿混血兒

  數十年來,一種不確定的謠傳聲稱前甦聯曾進行一項秘密實驗︰通過黑猩猩和人類培育出人猿混血兒,但直到前甦聯瓦解,俄羅斯政府才公開秘密文檔,證實該謠傳的真實性。伊利亞-伊萬諾夫是獸醫生殖學界全球知名專家,但是他想自己的一生除了培育肥胖的奶牛之外再做一些具有積極意義的事情。1927年,他旅行到非洲,便開始了自己培育人類與猿類雜交的想法。

  幸好他的實驗並未取得成功,其原因是他向協作的幾內亞西部工作人員隱瞞了事實真相,伊萬諾夫在日記中寫道︰“如果讓他們發現我們實驗的真實目的,那將使我們處于非常不愉快的狀態。”由于該實驗進行得非常隱蔽以致于一事無成,雖然在他的記錄中曾成功地將男性人體精液植入雌猩猩體內受精。

  最終,伊萬諾夫回到了甦聯,同時他帶回了一只名叫“泰山”的猩猩,希望在一個更易于接受的環境下繼續他的實驗,回國後他立即在媒體上刊登廣告,希望有女性自願者願意為泰山生育“人猿混血兒”,值得欣慰的是他找到了幾個自願者。但是泰山卻死亡了,伊萬諾夫也被送到勞管所關了多年。從此,這項人猿雜交實驗就告終。但有傳言稱,其他的前甦聯科學家繼續進行伊萬諾夫的實驗,但他們也未取得最終的實驗結果。

  



  斯坦福監獄實驗



  斯坦福監獄實驗

  菲利普-津巴多非常好奇為什麼監獄是一個暴力經常發生的地點,這是否是由于囚犯的特征造成的?或者歸咎于監獄自身腐朽的制度結構?

  為了找到答案,津巴多在斯坦福大學心理學系的地下室建立了一個模擬監獄,他征募了一些性格鮮明的年輕自願男子,他們之前沒有任何犯罪前科,並順利通過了“正常”心理學測試。他們隨機指派一半的年輕男子扮演囚犯角色,另一半人則充當警衛。他的實驗計劃持續兩個星期,細致地觀測這些自願者在監獄中的角色產生的交互影響。

  模擬監獄的群居關系變得十分惡化,在第一個晚上,囚犯們開始發生反抗,警衛在囚犯的不順從下感受到了威脅,很難進行鎮壓。他們開始研究如何訓練囚犯的方法,比如︰隨機性進行光身檢查、減少洗浴特權、語言辱罵、剝奪睡覺權力以及扣發食物。

  在壓力之下,第一個囚犯開始“爆發”,在之後的第一個36小時,他發出來自內心大聲尖叫著,在6天之內,其他4名囚犯也跟隨了他的領導,很快大家都進入一個新的角色,而並未意識到這僅是一場游戲。甚至津巴多自己意識到被這種腐朽的心理學狀態所侵蝕,後來他意識到這些囚犯有可能真實地進行一次越獄,同時他試圖接觸真警察尋求幫助。此時,津巴多發現許多事情都已失控。僅僅度過了6天,之前快樂單純的大學生通過實驗竟變成了慍怒的囚犯和殘酷成性的警衛。

  第七天早上,津多巴召開會議,並且告訴每一個人解散回到家中。囚犯被釋放時感到明顯的輕松自如,而那些警衛卻顯然不安。他們已完全喜歡上自己新的權力,並不希望放棄。

  



  斬首老鼠時的面部表情

  1924年,美國明尼甦達州大學心理學研究生卡尼-蘭迪斯設計了一項實驗去研究是否情緒能夠喚起特有的面部表達。例如,是否某個人表達出震驚的樣子,而另一些人則通常會表現出厭惡?

  參與蘭迪斯的實驗多是研究生,蘭迪斯帶他們進入到實驗室,並在臉上畫出條紋,以致于能夠更容易地看到面部肌肉的運動狀況。之後他讓自願者暴露于多樣化模擬設計從而煽動強烈的心理反應,當他們起反應時,蘭迪斯迅速拍下了他們的面部活動狀況。蘭迪斯還讓自願者們嗅聞氨水氣味,觀看色情圖片,將他們的手伸入盛放粘糊糊青蛙的桶子中。但是實驗的最高潮是他將一只活生生的小白鼠放在碟子中,要求自願者們對白鼠進行斬首。

  許多人最初拒絕這樣殘忍的實驗,但最終卻有三分之二的人完成了實驗,蘭迪斯強調稱,多數人在實驗中表現得很笨拙,他們的動作還是很蹩腳,表現出延長對白鼠的斬首時間。對于三分之一拒絕實驗的人,蘭迪斯最終拿起了刀,當著他們的面將白鼠斬首。

  蘭迪斯的實驗表現出積極主動的人們是如何順從實驗要求,而不論這些要求是如何地奇特怪異。然而,蘭迪斯卻從未認識到測試參與者的面部情緒表達並不是很豐富,甚至他從未匹配相應的情緒和面部表情。

  



  吞食嘔吐物的敬業醫生

  究竟離證實理論有多遠的距離?美國費城的實習醫生斯圖賓斯-菲爾斯在19世紀初進行了一項疾病傳染性驗證實驗。他發現黃熱病在夏季變得暴動,而在冬季卻消失,他推斷黃熱病不是一種傳染性疾病,相反,他認為這種病癥是由于遭受過度的熱量、食物和噪音而導致的。

  為了證實這一理論,菲爾斯開始示範他暴露在黃熱病什麼程度下不會被傳染,他最初在手臂切開一個小傷口,並灌入黃熱病患者的“新鮮的黑色嘔吐物”,他並未被感染;接下來,他將嘔吐物滴在眼楮里,將嘔吐物放在煮鍋里加熱油炸,並吸入嘔吐物散發的氣味。他還將少量的嘔吐物制成藥丸吞入口中,最終他喝下了一整杯純嘔吐物,這是未沖淡的黑色嘔吐物。而菲爾斯也未被感染。

  菲爾斯認為黃熱病的傳染途徑是血液、唾液、排汗和尿液。然而不幸的是他最終錯了,黃熱病非常容易傳染,但是它要求直接傳播至血液流中,通常由蚊子叮咬傳播。但令研究人員驚奇的是菲爾斯進行的多種嘗試測試卻未被感染,他存活下來是一個奇跡。

 

 


  洗腦的益處



  洗腦的益處

  伊文-卡梅倫博士認為他有治療精神分裂癥的較好治療方案,他的理論是通過強制地利用新的思想模式,大腦程序可以被重新編程設置。他的方法是使患者戴著耳機反復地听著音調“洗腦”信息,有時連續幾天或數周。他稱這種方法是“精神驅動”,其原因是信息能夠進入精神之中,新聞媒體稱其為“有益的洗腦”。

  上世紀50年代至60年代初,數百名卡梅倫的患者在加拿大蒙特利爾市艾倫紀念門診部成為他的不知情測試對象,無論他們是否是精神分裂癥患者。一些患者雖然只患有輕微的更年期憂慮癥,但同樣被用巴比妥酸鹽麻醉,被綁到床上,被迫連續幾天听重復單調的指令,比如︰“人們喜歡你,需要你。你對自己有信心。”一次,卡梅倫給病人下藥,使之熟睡,然後對他們反復播放,“當你看到一張紙,你會想把它撿起來。”然後,他開車把病人送去一個體育館。在空曠的體育館地板中央躺著一張紙。他高興地發現,許多人自動走向那張紙把它撿起來。中央情報局听說了卡梅倫的實驗,興趣大發,開始秘密向他提供資金。但是,最終,中情局結論,卡梅倫的方法無效,斷絕了資助。上世紀70年代末,卡梅倫的一些前病人起訴中情局資助他的實驗。雙方達成庭外和解。(悠悠 編譯)

kmist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