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鵬堅瀟灑一世
非凡新聞周刊 2009/12/23
民進黨是強調世代交替遠大於慎終追遠的政黨,現在已沒幾人會想起這位創黨主席了。於是我這「黨外人士」決定寫一篇紀念「椪柑」的文章,讓台灣的年輕一代知道,曾有過這麼一個既瀟灑又嚴肅的人物,踏著厚重的腳步,在台灣的歷史走過。
【撰文/陳耀昌】
 

本來已經寫好一篇文章要向「非凡」交差,卻猛然想起十二月十五日是江鵬堅先生逝世的日子。好快,一晃九年了。也不負覺得遺憾,如果台灣仍有江鵬堅,那該多好。他如果還在,也才七十歲不到。

 

江先生是大而化之,不喜算計的人物,對自己卻又要求甚嚴。現在回想起來,大概也就是這種豪邁個性,所以在當時那種肅殺氣氛裡,他當上了民進黨創黨主席,成為極少數不必入獄就取得最高歷史地位的黨外人士,這就是歷史的吊詭之處。

 

雖然我在黨外「行走」甚早,也是台大醫學院教授中第一位加入民進黨的,但以我在黨內的輩分,與「創黨主席」當然相差甚遠。因此除了和江先生吃過幾次飯,感受到他的陽光笑聲與大器能容之外,我和江先生的互動,大部分是政治外的。

 

有一次他買了一幅Bernard Buffet的版畫,畫的是「耶穌在十字架上受難」之意,線條簡單而畫面震撼,他把這幅畫擺在他立法委員辦公室的牆上,他顯然以此自勉(以他的風格,自然是不會說出口的),讓我非常感動。

 

一九九九年十月,江先生因黃疸而住院,經檢查竟然是胰臟癌,乃進行Whipple氏大手術,後來蘋果電腦總裁賈布斯也做過的,要切除部份胰臟、十二指腸、胃及脾臟。然而,江先生術後迫不及待地再回監察院去上班,到各地去巡查。

 

即使到現在,胰臟癌仍然是所有癌症中最惡名昭彰,化療效果最差的。江先生那時才六十歲左右,希望好好利用有限的生命去做事,他認為既然化療效果不好,做之何用,於是拒絕化療。

 

第二年四月癌指數再度升高,出現轉移。於是他開始接受一些較輕的化療。但絕大部分的時間,他依然撐著,很認真地執行監委的工作。

 

在這段期間,我向他建議做口述歷史,甚至雞婆地向司馬文武遊說,如果江先生答應,就請他來做。可惜江先生只是笑而不答,民進黨創黨時期的許多第一手內幕或秘辛,大概就此永遠失落了。

 

十二月十五日上午,江先生陷入彌留狀態。中午陳水扁總統趕來,而在二、三分鐘後,監視器的心電圖趨緩而終成一直線。

 

台灣民眾黨創黨主席蔣渭水有一張臨終照片傳世,數十位同志後輩環繞病床,莊嚴肅穆。而民主進步黨創黨主席逝世,正逢政黨輪替第一年,正巧第一位民進黨總統握著民進黨創黨主席的手這樣的歷史鏡頭,竟未能傳世,說明了台灣目前對歷史感的缺乏。

 

民進黨是強調世代交替遠大於慎終追遠的政黨,現在已沒幾人會想起這位創黨主席了。於是我這「黨外人士」決定寫一篇紀念「椪柑」的文章,讓台灣的年輕一代知道,曾有過這麼一個既瀟灑又嚴肅的人物,踏著厚重的腳步,在台灣的歷史走過。

【完整內容請見《非凡新聞周刊》2009年193期】

 

kmist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