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90后作家:写作让我们阳光

[ 作者:金石    来源:西安新闻网--西安日报    点击数:591    更新时间:2008-4-11    文章编辑:xazz ]
 

 

 

   

上图:笑容和她的诗歌一样灿烂的高璨。

  左下:对未来充满信心的代欣。

  右下:获得不少奖的孙奇。

 

    当人们还没有完全接受80后作家时,90后作家又悄悄走到人们面前。如今我市就有3名90后作家加入省作协。

  □ 记者 金石 文/图

  人小成果大 

  我市这些90后少年作家, 年龄虽小,成果不小。  

  16岁的西安美院附中学生代欣最近刚刚由时代文艺出版社出版了17万字的长篇日记体小说《少女日记:成长的疼痛》,不仅自己没有为出书掏钱,出版社还支付了5000元稿费并给了她300本书。

  15岁的西安交大附中高一学生孙奇,在各种报刊上发表过散文十多篇;去年在陕西旅游出版社出版了25万字的长篇小说《成长的故事》;散文曾获得“校园风”全国文学大奖赛一等奖、“雄鹰杯”全国文化艺术作品大奖赛优秀奖等12项奖。

  高璨这位到本月27日才13岁的西安交大附中初一学生,已在《诗刊》《童话世界》等30多种报刊发表童话、诗歌、散文近300篇(首)。今年2月,她的散文集《一首曲子反复播放》和诗集《路边没有相同的风景》同时在太白文艺出版社出版,至此,她出书量累计达到7本。曾获得首届冰心作文奖、陕西省第四届青少年文学创作大赛特等奖,被誉为“90后阳光小作家”,被《中国经济网》评为全国“90后十大少年作家”,而且是90后十大作家中年龄最小的。    

  上述3位,是我省作协目前仅有的3名90后会员。

  日积月累、积零为整成鸿篇

  我市这几位少年作家,没有一个为写作而放弃文化课。

  孙奇说,他是从小学4年级开始,每天在做完学校布置的家庭作业后,写数百字的练笔,但不轻松,经常写到半夜12点以后,所写内容基本都是他身边发生的事。到小学毕业时,这些练笔积累了近30万字。2004年5月小学毕业后,在母亲的建议下,经过一年半的整理、串连,终于完成此书。后来因为寻找出版社,拖到去年才出版。他从没有因为写作而影响功课。孙奇母亲告诉记者,孙奇目前除了作文突出外,其他功课基本处于中游水平。

  “我的写作从没有和功课冲突过。”代欣告诉记者,她的书不是短时间里写成的,而是从小学到中学的日记中精选出来的,最后阶段主要是利用暑假进行了整理、完善。她在初中时是重点中学重点班学生,中考时数学成绩为B。目前在美院附中也是在重视文化课的实验班。这本书本来在她小学6年级时就要出,当时代出版社要出版时,母亲“叫停”,一是代欣要考中学了,担心时间上有影响;二是怕代欣因此骄傲;三是感觉作品还不成熟。为此代欣还和母亲生了几个月的气。母亲告诉她,不要急于求成,要考虑书的价值,要练好基本功。这样到了去年中考后,代欣重新整理,将中学日记合并进去,才终于出版。

  高璨接受采访时说,她通常先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有时间才写作,而且多数时间是在周末写作,每次写作不超过1小时,每周写作时间在3小时内。小学功课轻松,写童话,到五年级课程重了,就写诗歌。高璨的父亲告诉记者,高璨在小学时,还是班里的英语课代表,并获陕西省“十佳”少先队员称号。虽然她是因在写作方面的突出成绩进入交大附中,但她的综合考试成绩,在交大附中依然属于优秀之列。起初他们也担心出了书会对高璨产生负面影响。但出了书后,发现她对自己要求更高了。“写作不仅没有影响我的功课,而且可以增强信心,起到促进作用。”

  写作兴趣是这样培养出来的

  这些小作家们,对写作产生兴趣的原因各不相同。

  “我是不知不觉喜欢上写作的。”高璨说。刚开始写作文时,父母对她放得很松,想写什么都可以,不要求写出一定意义来,哪怕只是一个片断,只要新奇、想象生动就表扬。2003年,学校举行征文比赛,要求以“关爱”为主题。喜欢动物的高璨,围绕自己曾养的小狗“咕嘟”,写了篇作文。老师批语:打印,发表。当她把这篇题为《“咕嘟”自由了》的作文投出去,《童话世界》在2003年第5期竟然刊登了。这更加提高了高璨对写作的兴趣。9岁时,为了使她的文字更优美,父亲让高璨读诗歌,结果几个月后她就能写很不错的诗。

  代欣与高璨不同。她的母亲辛娟是省作协会员,出过3本长篇小说和一部散文集。学前班学拼音时,母亲就要求代欣每天写日记。代欣不愿写,因此和母亲闹意见。到小学三年级学校让写周记时,母亲要求很严,会反复让她修改,一般都要修改三四遍,甚至上十遍地修改,直到满意为止。到6年级时,她的作文就成了班上的范文。就这样,逐渐培养出写作兴趣,形成习惯,后来不写还觉得缺点什么,特别是当学文化课感觉累时,就利用写作来休息。“写作使我的学生生活多姿多彩。”代欣说。

  孙奇的情况与前两者都不同,他小时候胆量很小,以至于在小学三四年级时出现口吃,严重到不能一次连贯说出3个字。为了缓解他苦闷的情绪,热爱文学的母亲让他读书,以转移注意力,缓解情绪。同时,母亲感觉孙奇好像没有其他孩子机灵,能力上似乎也不如其他小孩。考虑到孩子的未来,她想,他必须要有立足社会的一技之长。让他学其他,没有条件,感觉只有让他学写作最合适,当不了作家当记者,当不了记者可以当文秘。这样,从孙奇4年级开始,母亲就让他每天写作文。开始是母亲强迫,后来成了他的习惯,非常投入。由于写作上的成绩,他的情绪逐渐好起来,变得开朗、愉快,成了一位阳光少年。

  “写作是我未来的业余爱好”

  除了孙奇一心想当作家外,其他两位小姑娘的想法出乎一般人的想象。

  “出一本书,不代表以后就一定要搞写作,只是代表自己喜爱写作。”代欣告诉记者,现在还小,要把基础知识学好,使自己的视野更宽阔。她要像母亲一样,把写作当作业余爱好。她从初二开始,喜欢上绘画,因此考入美院附中。她计划两年后参加高考,冲刺中央美院,同时利用业余时间写一部青春校园小说。3月28日,在与西安工业学院大学生的座谈会上,代欣表示,自己今后的奋斗目标是作家兼画家。绘画是自己谋生的职业,而写作仅仅是当想写时再写,而不是为了某种功利。她感觉自己读的书太少,请母亲给她列了20多本名著,她计划齐齐阅读一遍。

  有了7本书的高璨更是明确表示,以后还会写下去,不断创新,但写作不是她的终极目标,以后只会把写作当作第二职业,业余爱好。目前的任务就是学好功课,而且要优秀。

  “我要坚持走自己的路”

  记者都是在与他们的父母接触后,才采访小作家本人,发现他们对80后的看法,与父母有一定差异。

  代欣的母亲认为,80后作家一些作品商业味太浓。她手头虽然有许多80后的书,但她从不让代欣看。

  孙奇母亲认为,80后许多作品虽然文字优美,但空洞,缺少思想性。

  高璨父亲说,80后作家的作品,有的缺少才气,有的缺少阅历,有的心态不好,太张扬,不适合高璨阅读。他们让高璨看的一般都是唯美的文学作品,而且担心看得太多,眼高手低,反而影响写作,所以读的书没有别人想象得那么多。

  高璨告诉记者,她不仅没有看过80后作家的书,也没有看过中国4大名著。   

  孙奇说,他在小学四五年级时看过韩寒的书,感觉他的作品有思想,有活力,特别是他的杂文,观点独特,能让他产生共鸣。总体80后作品文笔优美,情感丰富、真挚。当然,80后、90后都还有小问题,需要改进,毕竟还年轻。由于名著是经过时间检验的,所以他目前主要看名著,先打好基础,练好基本功,以后回过头来再看新作品。

  代欣告诉记者,感觉郭敬明的作品缺乏真实,只是有华丽的辞藻,可能是自己水平不高,看不懂郭敬明作品的寓意。韩寒作品相对有深度。有的80后作品让人看了压抑,这就不好。好的作品应该让人积极向上。她喜欢看雨果、高尔基等人的作品,教人战胜困难、挫折。她的作品缺少华丽词汇,但都是记录身边事,语言真实,朴实,也许不会让青少年有很大兴趣,但她在克服自己缺少细节、想象的同时,坚持走自己的路线。

  陈忠实:不奇怪、路还远、甭着急

  中国作协副主席、陕西省作协名誉主席陈忠实根据自己的经历和观察,接受记者采访时,对当前少年作家谈了自己的看法。

  不奇怪   少年作家大部分都有对文字特别敏感的神经,通过阅读,就会产生表现的欲望,其结果就是写作。古今中外这种例子很多。在今天稳定、富裕的生活氛围里,具有这根神经的男孩、女孩,都会得到发挥、展示才能的机会。所以这种现象并不奇怪。

  路还远  就少年作家的年龄而言,他们创作的很多作品,已经超出了一般同龄人的作文水准,有些进入文学创作的范畴。但现在看到的,只是少年作家最初的文学创作活动,要成为有建树的作家,道路还很远。因为,写作不光是文字能力问题,说不清有多少因素促进并制约着他们的发展。有社会因素和个人因素,更多的是个人因素,接受知识面的宽窄,接触社会层面的深浅,个人的个性、气质,都在影响着他对社会生活理解的深浅。因此,有人的作品很深刻,带有很大的普遍意义,有人的作品则狭窄,肤浅。

  甭着急  基于上述原因,少年作家要更多的接受,因为少年时期是接受知识最宝贵的年龄时段,这时期记忆的东西可能是永久性的。不要太急于创作出成果,而错失了接受知识的美好年龄时段。

  李星:别定位,甭炒作,莫施压

  我国著名文艺评论家、茅盾文学奖评委、中国小说学会副会长李星非常关心少年作家,他的观点也耐人寻味。

  别定位   我认为现在陕西出现的少年作家,有一种文字的天分,或者说有强烈的对文字的关怀,其中有一部分确实有想像力、有思想、有经历,可以说他们有文学天分;但有的人,仅仅是对文字很热爱而已。他们有的可能在文字方面,有的可能在理论、哲学方面有发展,应该让孩子走更广阔的人生道路,我不主张过早把孩子的将来定位为作家。

  甭炒作   媒体千万不要盲目炒作,这对孩子的未来不一定有利。媒体的热情,容易诱发一些少年作家过早成名的欲望,并激起家长的热情。这都是一种浮躁的表现。少年时期游戏式地,或情感宣泄式地发表一些表达自己情感性的东西,并不能说明就具备了一个文学专业工作者的条件。

  莫施压   希望在肯定少年作家成绩的同时,社会和家长不要施加任何压力,要顺其自然,让他们自然、健康成长。

 

 

 

 

kmist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