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作家竟成未婚妈妈:只因缺父爱?

2005.09.28 16:50
 
     
 

  “少年作家竟成未婚妈妈”!从今年的8月30号一直到9月14号,天津的《每日新报》用两个星期,连续十四天的时间长篇报道了一件事情。

  主持人阿丘:庞秀玉!如果您不是在天津,您就很难想象,听到这个名字,又看到那些的标题,给大家带来的惊讶。(画面:庞秀玉和孩子们在一起的照片)庞秀玉,今天,这个独自带着三个孩子艰难度日的未婚妈妈。曾经,却是让天津这个城市里多少少男少女狂热地崇拜对象。庞秀玉,小学三年级发表文章,14岁出版个人文集(文集封面),十几岁就到处给中小学生作报告,天津市作家协会年龄最小的会员,巴金给她写过信、雷洁琼给她题过字,被誉为“神童才女”。

  庞秀玉:如果说好多人现在看到报道之后为我惋惜,我谢谢他们,他们都是心疼我关心我的人,但是大家也应该明白一点,作家跟别人不一样,文章憎命达,这话一点都没错,假如我一直风风光光去到处领奖,然后这样一直这条路走下去,我现在肯定会坐在一个咖啡厅里面优雅的喝咖啡,但是现在不一样。这种经历已经让我看到了一个作家应该看到的生活的真实。

  今年,庞秀玉已26岁,她带着一个6岁的儿子、一对5岁的双胞胎女儿和体弱多病的母亲生活在一起。孩子的父亲早已不见踪影。这里远离城区,每月租金100元。

  庞秀玉:实际上我对于个人感情,个人遭遇不是很在乎的,我现在更希望的尽快的家庭能够安定下来,这样我能够尽快的把我的事业写作方面能尽快的进行,能开展,我有很多话想写下来。现在最大的麻烦就是像我们住在一个地方,会经常频繁的换地方,因为邻居们时间住长了肯定会议论的,我一个年轻的女孩子,跟我母亲两个人,然后弄三个孩子,时间长了之后就会闲言碎语。

  主持人阿丘:少年作家,未婚妈妈,用“竟成”二字连接,原来我还感觉有几分别扭。看到这些画面,也很是感慨,从少年作家到未婚妈妈,命运是怎样完成这样一个非常的逻辑的呢?

  时至1980年,我降临人间,带给母亲的是痛楚,而迎接我的也将是伴随整个童年的心灵痛楚。

  在26岁的女孩子对父亲的全部记忆里,封印了所有他抓着妈妈的头发从床上一直拖到地上毒打;封印了在小女孩的身上经久不褪的鞋底留下的青紫;封印了大年三十别人家其乐融融我的家仍然可以大打出手,封印了亲人间污言秽语的辱骂声。
 
  主持人阿丘:这是不久前,庞秀玉在网上登出的一些文字,这些文字,已不再像她儿时的文字那样轻盈。在这些类似自专的文字里,用她自己的话说,是个几乎让人厌倦的熟悉的老套的故事:自己为名所累,过早荒废学业;儿时家庭的不幸,让自己过分的渴望情感。

  记者:亲眼看着父亲打母亲的时候,是不是对你今后的生活一直都产生影响。

  庞秀玉:那是肯定的,很深远的,很重大的影响。他甚至会让里产生一种误解原来亲人之间就是这样子。

  记者:当有一个人对你非常平和的时候,你就会很轻易的相信?

  庞秀玉:对。很容易难以自拔。

  记者:你投入到这份感情里面很大一部分是因为家庭缺少父爱?

  秀玉:对,没错。这个事情我跟他之间最清楚,我曾经傻乎乎问过他我可不可以喊他爸爸,我最喜欢吃的是鱼香肉丝,每次到饭店他都会点这道菜,以他的身份说实在的,每次点这道菜朋友都会笑话,但是他每次都会记得点,其实那道菜满桌的人没有几个人会吃的,他会陪我吃几口,我还是感谢他。

  主持人阿丘:积压在内心的孤独,无处倾诉的忧伤,终于在和一个陌生男子的邂逅中爆发了。那份陌生的、不知来意但却企盼已久的温暖,让庞秀玉毫无保留地信任着一切。

  记者:你们接触好久之后,你都不知道姓什么,做什么?

  秀玉:姓什么知道。

  记者:但是做什么其他信息你都不知道。

  秀玉:不知道,而且当时很单纯吧可能,一直到打这个官司的时候,法院带着我去取证,当时取来证说他自己的财产状况之后,我比法官还要惊讶。

  记者:当时你对他一无所知,你怎么能够把自己托付给他呢?

  秀玉:是误会,人生的一种误会吧。怎么说呢,一般的女孩子他的那种情况不太一样,因为我在出名的时候,很多陌生的人都对我关心,所以不太有这方面的设防,直到今天可能我还是没有太学会这方面,我还在慢慢成长。

  主持人阿丘:父母离婚后,辍学的庞秀玉找了份餐厅服务员的工作,在那里她遇到了一个温和体面的、年长她16岁的中年男子。

  画外音:在这种信赖、不设防的祥和气氛中,俗套的老板和年轻女孩的故事在一次我喝多酒之后俗套的上演了。一样伴随清醒后的哭闹,和对收拾残局与事无补的茫然失措、悔恨羞愧、甚至寻死觅活。能让一切归于平静的当然只有王对我婚姻的承诺。但对于他必须先经过与妻子离婚的过程我心里有说不出的不安。

  记者:在此之前你都是认为你是温馨美好的?

  秀玉:比较温馨美好。

  记者:在温馨美好时候有没有想到,对方另外一个女人。

  秀玉:很早就想到了,所以才有那次分手。被动也是第三者。

  记者:你认为这是一个不光彩的称呼吗?

  秀玉:不是,但是我希望人们以后不要用包二奶这个词。

  记者:这两者有区别吗?

  秀玉:我想老百姓都知道这个区别有多大。

  记者:在你看来呢?

  秀玉:大多数第三者有可能两个人之间有感情,而包二奶往往只是一种交易。

  记者:但是他们导致的结果可能都是一样的。

  秀玉:不太一样,恰恰相反,包二奶大多数至少,大款,那个男性他不大可能,因为没有什么感情投入,大多数。所以他们反而不大可能影响到家庭,只要他做的够巧妙,手法够纯熟,那个女孩够听话,够老实。而第三者恰恰是最难办的,他往往有情,是有很深的感情,它对婚姻的威胁才是最大的。但其实有的时候它也很美好,它往往是真的感情,它未必残杂进钱,或者是其他所有包含交易的一些东西。

  记者:可是这有一条边界。做不好可能会导致同样的结果,会导致伤害。

  秀玉:对,所以说我不可能提出什么特别好的解决的方案,我只是希望三人行的时候,大家多一点善良,而那个男人多一点责任,最好是在没想好如何不伤害两方的情况下,不要轻举妄动,不要玩火。这个游戏一点都不好玩

  记者:这条界线有那么清晰,容易把握吗?

  秀玉:我觉得更多的时候还是取决于三人行当这个男的,对吗?大多数是他。往往底线在他的手里。

  记者:那另外一个女人呢?

  秀玉:我个人认为不存在那种所谓的外面的野花去勾引,他如果不是一只蜜蜂,那这点野花对他一点作用也起不了,可能我说话太武断。

  记者:外面的花朵如何保持自己的控制力呢,她是否也需要把握这个界线。

  秀玉:我想她应该最好,如果可能的情况下,清楚自己应该找一只什么样的蜜蜂。

  记者:人的感情有那么清楚吗?

  沉默

  记者:那你有没有想到在感情方面也克制一点,也会避免这样结果的产生。

  秀玉:是的,很多都是,所以我道歉。不管我是不是说受到欺骗了,或者怎么样,在我知道真相之后我自私了,他许诺我离婚,我再三犹豫之后我觉得让他离然后娶我。像孩子的父亲当然肯定就更有错,而且他的错应该是最大的。

  主持人阿丘:一个少女,还在眺望遥远婚嫁的时候,就促不及防地怀了孕!据庞秀玉说,孩子父亲在看到小生命降生后,很兴奋,因为他人到中年仍膝下无子,此后每个月给庞秀玉母子每月3到4千块钱,对他们的照顾也更加无微不至,并答应庞秀玉尽快结婚。谁知,初为人母的新奇尚未消退,不久,当庞秀玉感觉不适去医院时,居然被告知已怀上近四个月的双胞胎,医生坦言如果打胎身体将不能承受……

  主持人阿丘:就在庞秀玉以为三个孩子足以留住那个男人的时候,对方却变得心事重重,很少来看她了。眼看孩子们马上就要挨饿,庞秀玉想了很多办法:去男人的公司去找,向法院提起诉讼,可她就是不敢尝试着自己去找工作。

  庞秀玉:不是猜测、想象,也不是曾经发生,而是一个这正常人用脑子都可以想得出来一个场景。可以想象你身边出现这样一个同事,你难道可以管住只自己一句话都不去议论他,一句话都不去打听他,那是不可能的。

  记者:你会因为这个而畏惧吗?

  庞秀玉:肯定,肯定畏惧。

  记者:你为什么不能像在人群中置之一笑呢?

  庞秀玉:这类骚扰什么的,可能就不像普通老百姓背后窃窃私语那么简单了,它几乎是面对面的,而我能做的仅仅是我不干了,辞职。

  记者:这只是你想像中的

  秀玉:是,没错儿。

  记者:你为什么想象一定会这样呢?

  庞秀玉:在找律师过程当中就已经有这样的事情。

  庞秀玉:如果要我真实的讲的话,以我这个身份在请律师过程当中,确确实实是感受到一些不友好,好像贴上一个标签一样。他觉得像你这种身份的女孩子当然是私人生活方面会很乱,有一些律师,当然是极少数。

  记者:当时他有这样的怀疑吗?

  庞秀玉:他不是怀疑是一种骚扰。

  记者:他怎么做?

  庞秀玉:没有怎么做,他说我可以帮你,我甚至可以不要你的律师费,跟我在一起好不好。所以我可以想象的到,如果我这样出去工作的话,估计会受到同事也好、上司也好这方面的,顾虑蛮大的,再加上我的身体,所以一直也没有办法出去工作。

  主持人阿丘:在异样的眼光下,2001年,庞秀玉为孩子们争得了每月1200元的抚养费。让法官都惊讶的是,庞秀玉居然是在这次案件审理过程中,才从法官那里得知,那个男人,孩子的父亲,是个拥有700万资产的公司老板。

  今年7月,一向躲避着人群的庞秀玉,把自己的经历写成一篇名为《从天津知名小作家到未婚妈妈有多远》的文章,公布在了网上。

  记者:那你为什么有勇气给报社写信,在网上公布,让更多的人知道,对你将来不是更艰难吗?

  秀玉:是,因为生活方面没有着落,那边把700万转帐之后,这个钱几乎就没有保障,每个月的生活费没有保障。

  记者:你靠写稿不能维持吗?

  秀玉:也可以,但是大家有知道,别的地方不太清楚,反正在中国你靠写稿反正蛮辛苦的,单纯靠码字为生蛮辛苦的,也不是我一个人,这个负担太重。

  记者:可是这是你最擅长的啊?

  秀玉:是,没错。而且我最反感的就是把写作和名和利扯在一起,他不是换饭吃的一种工具,他在我心目当中很神圣的,他应该是一种能够发挥一定的社会效力。

  记者:可是你有三个孩子等着吃饭?

  秀玉:是。

  记者:那也不愿放弃神圣的理想?

  秀玉:这么说吧,如果说从我庞秀玉笔下写出来一些可能会热卖的书,那些作品比我今天我把自己真实的故事讲出来,我觉得更难接受。

  记者:之后想怎么办呢?

  秀玉:不清楚。如果说这个案子真像某些对我说的那样,就算冤也翻不了的话,我会征婚,换句话说把我自己和我的婚姻都出卖了。不要用那种眼神看我。你知道像我这个家庭负担这么重,我个人再怎么出色,跟我般配真的只是一种幻想。

  纪实段落:庞秀玉在家和孩子玩耍

  主持人阿丘:我们最后问庞秀玉:如果再有一次选择的机会,在那个人生最大的转折点上将会怎样选择?她没有直接回答我们,只是说,她一定会选择孩子!这样的答案难免让人费解,在体验了种种精神和身体的痛楚后,竟然还要选择它!这份痛里究竟有什么让庞秀玉这样痴迷、这般飞蛾扑火般地奋然不顾?是出于一个有强烈文学心理的人对复杂命运、对动荡人生的天然向往?还是对那段感情有着更隐蔽、更复杂的感受?或者干脆就是一种好强性格下的自我辩护?我还一时想不过来的是,一个如此不能没有爱的人,心里为什么竟升起了匆忙征婚的念头?我的同事回来后,还告诉了我这样一个感受:在倾听庞秀玉的那些声音时,有个别时候,她甚至分辨不出眼前的这位奇特女子,更多地是在运用一种作家的逻辑还是普通女人的生活逻辑,她太平静了,那种平静就像是在讲述别人的故事……

  庞秀玉:我不是特别在乎这些,不然我也不会说像现在这样很自信很勇敢的出现在别人面前,甚至还很幸福,很开心,很正常,我更在乎,我不希有更多的人跟我一样去经历这些东西,我抗得住,但未必是所有人都能抗的住,这样的代价几乎毁了我的一生。实际上绝大多数人现在是抗不住这样的压力,那会毁了很多人。

  主持人阿丘:是啊,如此超常的平静,让我们感到诧异的同时,或许,也应有稍许的欣慰吧,毕竟,平静是一种收获,是一种在经历了长期的被动生活之后赢来的主动。祝福庞秀玉,祝福她的孩子们,更祝福她很早就开始的文学梦……

 
     
 
 
 
 
来源:中央电视台
 
 
 

kmist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