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左整劉少奇右逼死高崗

 
張戎
 

鮮為人知的毛澤東!

【人民報消息】劉少奇比毛澤東小五歲,出生地離韶山只有幾公里。他一九二一年去莫斯科,二十三歲時在那加入了共產黨。同學們說他深沉文靜,幾乎沒有甚麼個人愛好,時間都花在學習俄文、看書、思考問題上,從來不閒聊天。不少女孩子被他吸引。到認識毛是在一九二二年回到湖南後,兩人並非一見如故,也沒有特別的交情。直到三十年代後期,則支持毛利用日本人打垮蔣介石、擴張共產黨的主張,他們才成了同盟。毛在一九四三年把他提拔成自己的主要助手,一九四五年去重慶、一九四九年去蘇聯時,都依靠劉看家。

在毛網羅的人才中,劉的能力是最全面的。毛對他有知遇之恩,他也兢兢業業地報答。他的秘書寫道:「為了適應毛主席的沒有任何規律 的生活習慣,所以他也逐步地使自己習慣了通宵達旦地工作。毛主席召集會議復有固定的時間,有時上午,有時下午,有時晚上,有時凌晨。 而且要求很急,秘書一通知就是「現在就來』。有時少奇同志的汽車還沒到,毛主席的秘書就又來電話催。……打時少奇同志正在睡覺,我們叫醒他後,因安眠藥正在起作用,他總是顯得很疲倦、很難受,這時, 他連衛士抱好的濃茶也來不及喝一口,立刻驅車趕到毛主席的住處。」

最令毛寬心的是,劉守口如瓶,謹慎小心,沒有取代他的野心。但是,中共掌權後,毛劉之間產生了嚴重的政策分歧,焦點是中國到底是 要不顧一切地搞軍事工業,還是先發展民生經濟,提高人民生活水準。劉是毛的政策的頭號執行人,毛得確保劉按照他的意旨辦事。在多次對劉的觀點表示不滿之後,毛感到他得給劉點「顏色」看看,使劉能對他說一不二。毛的動作選擇在斯大林死亡之際。在這之前,毛不想給在毛劉間製造嫌隙的大老闆以可乘之機。

斯大林病危時,劉正患闌尾炎住院。毛對他封鎖了有關斯大林的消息。斯大林死後,中蘇友好協會給蘇方發唁電時,雖然劉是會長,但唁電卻不署他的名字,而是劉手下人的名字。這在禮節上完全是說不過去的。在天安門廣場上召開的追悼大會也沒通知劉參加。

五月十九日,毛寫給劉一封尖銳的信:「凡用中央名義發出的文件 、電報,均須經我看過方能發出,否則無效,請注意。」毛還在「否則無效」四個字下面加上了著重號。寫完以後,毛似乎覺得言猶未盡,立刻又寫了一封(收信人加上週恩來、彭德懷):「(一)請負責檢查自去 年八月一日(八一以前的有過檢查)至今年五月五日用中央和軍委名義 發出的電報和文件,是否有及有多少未經我看過的……,以其結果告我 ;(二)過去數次中央會議決議不經我看,擅自發出,是錯誤的,是破壞紀律的」。這樣的聲色俱厲在兩人的關係中迄今為止很少見。

六月十五日,毛在推出軍事工業化綱領的政治局會議上,當面譴責劉的觀點,不點名地指責他「右傾」。開會當天,中央警衛目把警衛中央常委的一批官兵突然調出中南海,調出北京城。之前,三月初毛開始給劉顏色看的時候,中央警衛團就在逐個瞭解成員的情況。


高饒聯盟冤案。
毛讓劉在煎熬中度過了幾個月。突然,十二月二十四日,毛向政治局宣佈他要外出渡假,由劉少奇主持在北京的日常工作。這等於說劉還是第二號人物,好比把已在懸崖邊上就要掉下去的劉一把拉回生路。劉 如釋重負,馬上按毛的意思挨個找中共須導層的人檢討自己,最緊張時 三天三夜沒有睡覺。毛達到了目的:他狠狠地懲罰了劉少奇,使他的總管對軍事工業化綱領不敢再有二話。

毛整劉少奇的同時,給人一種印象,他要用主管東北的高崗來取代劉。高崗全心全意擁護毛的總路線,為了劉少奇的觀點同劉屢動干戈。毛示意他喜歡高崗,不喜歡劉,向高崗放風,他有意以高代劉。在毛的默許下,高把毛的話透露了出去。不少人以為高上劉下已成定局。

誰知,晴天一聲霹靂,毛依然用的是劉少奇,反而清洗了高崗,給高安上「分裂黨以圖奪取黨和國家權力」的罪名。這是毛掌權以來第一次高層清洗,而清洗對像又完全出人意料。達賴喇嘛那時正到北京,隨行人員對他說這是個凶兆。我們在四十五年後見到達賴喇嘛時,他想談的第一個話題就是高崗問題。

毛早就有了搞掉高的想法。他先利用高和高手下的人打劉,然後利用高打劉這一點,來清洗高。高崗的倒楣可以說是禍從口出。他是「東北王」,經常跟蘇聯人打交道,他同蘇聯人說話沒甚麼忌諱,甚至把中共政治局內的爭論也告訴斯大林的聯絡員科瓦廖夫,說政治局內有個以劉少奇為首的「親美派」。毛在莫斯科時,斯大林把科瓦廖夫根據高崗 談話寫的報告交給毛。高崗還對其他蘇聯人說到少奇對資產階級大軟弱 ,抱怨周恩來,說他跟周在朝鮮戰爭問題上發生過「嚴重爭執」。 高崗是個不拘小節、口無遮攔的人。早在十年前,到延安去的一對 英國夫婦就注意到:「在我們訪問過的共產黨人中,高崗是最不謹慎的 。」當時根本沒人知道高崗是何方伸聖,這對夫婦特別提到他,顯然對 高崗這一特點印象極深。


高崗被毛逼死
對毛澤東來說,跟外人談論中共領導圈內的事是不可容忍的,特別是遺傳到了斯大林耳朵裡。清洗高崗對人們是個警告:對蘇聯人,他們的口閉得越緊越好。毛搞軍事工業化全仗蘇聯,跟蘇聯人將有很多來往 ,中國人一來二去放鬆了,可能像高崗一樣真跟蘇聯人建立起「兄弟關係」。這對毛的權力是一種潛在威脅。在鞏固權力這個問題上,毛總是不怕一萬,只怕萬一,防患未然,未雨綢謀。毛怕中國人跟蘇聯人親近 ,但又不能阻止他們來往,只能在中國人腦子裡設一道堅固的障礙,把 他們跟蘇聯人無形地隔開。

不久,毛利用高崗一事要全體中共高干交代他們同蘇聯人的一切關 系:「這裡講一個叫裡通外國的問題。我們中國有沒有這種人,背著中央向外國人通情報,我看是有的,比如高崗就是一個。」「這樣的事 就不要干了。一要講就經過中央去講,至於情報,不要去通。」甚麼叫 「情報」?毛故意不說清楚,人們為了保險起見,乾脆甚麼話也不跟蘇 聯人說。

毛派周恩來在打倒高崗的會議上做主要攻擊人,自己不出場。一九五四年二月周作長篇發言時,服務員事先得到通知,會議中間不許給茶 杯上水,「任何人不許進去。」因為會開得太長,與會的領導們禁不起 沒茶水喝,一個服務員被指定進去添水。他看到周恩來正站在前面講話,口氣非常激烈嚴厲。他還是第一次看到周這個樣子。周知道他的角色 就是凶神惡煞,怕高崗衝動起來加害自已,派他信賴的陳盧、宋任窮破 例地帶槍進入會場。

高崗沒想到毛會這樣設圈套陷害他,他傷心、失望,在二月十七日觸電自殺,但沒死成。這一絕望的企圖帶給他更多的聲討。周恩來說這是「叛變黨的行為」,表現了高「仇恨黨、仇恨同志」,高必須「沉痛認罪,徹底交代」,「必須長期加以管教。」高被關在家裏,六個月後, 他偷偷存夠了安眠藥,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饒漱石。
在共產黨世界裡,要收拾某人最好說他有個「反黨集團」,而不是 一個人單干。於是毛給高崗拈來個同夥:中央組織部長饒漱石,說他們是「高饒聯盟」。其實高、饒二人並沒有甚麼關係。毛搞饒漱石的原困 與饒從前在中共情報機構裡任要職,一度主管對美情報有關。軍事工業化的推出,使毛需要跟海外打交道。從饒開頭,毛對跟海外有千絲萬縷 聯繫的中共情報網進行了一場「大掃除」,把他不信任的情報人員全部抓了起來。其中最著名的是潘漢年。饒漱石成為中共高層中罕有的「關死犯」,一九七五年三月死在獄中。

敲響高崗喪鐘的兩天之後,一九五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毛澤東紅光滿面地同身邊工作人員一起慶祝自己的六十大壽。他比平時多喝了葡萄酒,吃了長壽麵,還一反不吃水果的習慣,吃了壽桃。他邊吃邊聽喜愛的京劇錄音,在大腿上打著拍子跟著哼哼。在座人看得出,毛的情緒異常的好。怎麼能不好呢?斯大林死了 ,軍工項目到手了,劉少奇馴服了,高崗清洗了。 第二天,他來到風景如畫的杭州,一進門就叫準備打麻將。

(節選)

http://www.renminbao.com

kmist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