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延赤:著名政治传记文学作家
2010-06-20 10:25:13  作者:中国人物传播研究中心  来源:《今传媒》杂志  文字大小:【】【】【

NO.060权延赤:著名政治传记文学作家

  权延赤(1945年11月26日— ),著名政治传记文学作家。
  生于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祖籍河北完县。1970年毕业于北京工业学院,大学毕业后参军入伍,历任空军某部无线电技师、宣传干事、大队副政委、北京空军政治部文学创作室专业作家。1975年开始发表作品。1996年转业。其代表作有《多欲之年》、《走下神坛的毛泽东》、《走下圣坛的周恩来》、《红墙内外》、《领袖泪》、《共和国秘使》、《红朝传奇》、《毛泽东与赫鲁晓夫》、《掌上千秋》、《中国最大的保皇派——陶铸沉浮录》、《龙困——贺龙与薛明》、《第三代开天人》等。其中长篇小说《狼毒花》改编为电视剧。
  权延赤曾经声名大噪,而一部由权延赤小说《酒神》改编的、全国各电视台轮番播出的电视连续剧《狼毒花》却没能使销声匿迹的权延赤再度声名雀起。权延赤生命盛年数十部作品中有一两部引起了轰动。尽管如此,这么多年来,社会各界对权延赤作品的评说并不完全一致,褒贬不一。
  那几年,权延赤成了“大腕”,成了“名人”,只要他去参加什么活动,准被排在“在座的有”之行列。但凡有资格上台讲话的人,大都送给他一堆不算肉麻却也叫我们这些“闲杂人等”听了起鸡皮疙瘩的恭维话。下了场,权延赤便会被崇拜他的文坛小生、才女、媒体记者们东拉西扯地当“道具”拍照片、签字留念。殊不知,权延赤并不在意“领导”们的评价,更记不得谁与他合了影,他给谁签了名。因为前一场酒的作用还在,他是似睡非睡、似醒非醒,被酒浸泡得眼朦胧,心朦胧,情也朦胧,大脑空空,荣辱皆忘。
  权延赤热情豪爽,在部队虽一辈子当“战士”,却交了许多朋友。他衡量朋友的第一标准就是——你敢豁出命来喝酒吗?喝,便是友,他会诚心诚意地待你;不喝,你的名字便会随风而去,就这么简单。想和他成为朋友吗——请豪饮!这么一来二去,年复一年,权延赤像块吸足了酒的海绵,再往里倒一两酒都如同倒进一斤酒的效果,只要沾酒,就足以使他酒水四溢,翻江倒海。
  权延赤出名后,“朋友”的数量剧增,酒局越来越密,绯闻自然也越传越邪乎。对此,他不以为然,依然用那沙哑却不失“响亮”的大嗓门在公众场合声明:“随便说,说有多桃色就有多桃色,你们不说我自己说。”其实,权延赤为人坦荡、直率,很多“绯闻”都是他自己“吹”出来的,真有点像《狼毒花》里描写的男一号常发叔。
  人们凭经验认为“家事宁万事宁”。这话在权延赤身上并没应验:家倒是安宁无事,其余万事均不得宁之。随着他作品的不断问世,随着他“功成名就”地“下海”,法院的“传票”就没完没了地接踵而来,他不仅成了当年中国文坛官司最多的一位作家,也成了深入海底至今没能上岸的作家。那些涉及法律的,法律尚且难于判明的,法律边缘的,法律以外的,常常闹得他焦头烂额难于自制。权延赤说,我决不畏惧法律,只是没有那么多时间去对付那漫长、拖沓、消耗性的“战事”。他常说“我要想当原告,有的是官司可打。”权延赤也确实挺大度,吃亏上当的事没少干,坑他害他的人也遇到不少,但他总是借酒消愁,自说自话,从不真正与人为敌。
  权延赤真的是当了一辈子兵,因此他“复员”了,而不是“转业”。这里的缘由他笑话似地说给大伙儿听过,因为他自己都不在乎,朋友们也就跟着当笑话一听了之。如今他经商也有十几个年头儿了,依着他的性格和为人推断,他一准赔多赚少,只顾关照朋友了。
  多少年前,权延赤用笔,撩去了笔下人物的面纱,同时也把包裹自己的衣衫撕扯得分寸全无,像个立体透明人一样被朋友们敬着爱着追捧着并数落着。其实,他只不过是在众多以摇笔杆为生计的人中的普通文人;其实,他只不过是一个不甘于承认只会写字而改行经商的文人。

kmist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