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文學”作家天下霸唱:寫作還是玩業餘的好

2010年07月19日 17:20 北京晨報 】 【列印共有評論0

天下霸唱,本名張牧野,業餘作者,“盜墓文學”鼻祖。

五年前,《鬼吹燈》從網路風靡到現實,造就了一個新的寫作流派,叫做“盜墓文學”,也造就一個聞名于天下的作者——天下霸唱。

天下霸唱,本名張牧野,很多人覺得這個名字其實比天下霸唱更好一點。如今,他已經成了“盜墓文學”的鼻祖,最知名的作者之一,但他依舊是一個業餘作者,對於社會給他作品的定義也不太認同,他認為“盜墓文學”只是一個炒作的概念,他的作品真正的主題應該是“冒險”。

新書《死亡迴圈》剛剛出版,這本書的寫作還要早于《鬼吹燈》,按照天下霸唱自己的說法,從《死亡迴圈》可以看到五年寫作過程的完整軌跡。

不管五年的寫作軌跡究竟如何,這個上學時專業是美術,畢業後做金融工作,又成名于“盜墓文學”的作者,他的生活軌跡確實有些特別。成名之後,他似乎還是有些不滿意,不滿意整天瞎忙,更希望能生活在一個節奏緩慢的南方小城,而不是大都市。

每部作品都在“冒險”

晨報:有人說你的書是靈異題材,有人說是盜墓題材,倘若要你自己定位,會是什麼?

天下霸唱:其實“盜墓題材”,只是在《鬼吹燈》出現之後,很多出版商共同跟風炒作出的一種概念。我全部作品的共同主題是“冒險”,歷史、軍事、傳奇、科幻等各種題材和元素都有涉及。

晨報:跟以往相比,新書有什麼不一樣的東西?

天下霸唱:這部《死亡迴圈》,我從2005年就完成了第一卷《雨夜談鬼事》,講的是幾個年輕人駕車出行,夜宿荒村,遭遇了古代一種以時間為食的蟲子“門”,並在門中反覆經歷死亡的驚悚故事。

我自己非常喜歡這個故事,但總覺得內容很單薄,一直缺少好的構思和創意,直到今年偶然得到了一些很好的靈感,才開始寫《死亡迴圈》的第二卷《時失高速公路》,整個故事的結構,形成了一個怪異的漩渦,邏輯與情節非常嚴密,甚至超出我了自己先前的預期。

晨報:從《鬼吹燈》到《死亡迴圈》,中間你也嘗試寫過其他題材的書?為什麼又回到靈異題材?

天下霸唱:《死亡迴圈第一卷雨夜談鬼事》是2005年寫的,而《死亡迴圈第二卷時失高速公路》寫于2010年5月,可以說寫作的時間跨越了《鬼吹燈》,這之間還寫了《謎蹤之國(又名地底世界)》系列探險故事,還有以清末亂世為背景的《賊貓》,加起來超過了三百萬字,在邏輯和敘事的技巧方面有些進步。這部《死亡迴圈》是我寫作的里程碑,對我而言有著不可替代的意義,讀者會從這部作品中,看到我這五年寫作過程的完整軌跡。

開一派先河很難

晨報:你最早是在網路上寫作,你覺得這與給出版社寫作有什麼不同?

天下霸唱:我覺得網路是個相對寬鬆的平臺,幾乎沒有門檻,寫完稿子可以直接讓網友們閱讀,這與傳統出版行業。網路作品大多是隨寫隨發,不會存在數年間幾易其稿的情況,文字品質上可能不會太高,不過有很多即興發揮的靈感,避免了反覆修改的匠氣,當然網路寫作對邏輯掌控能力要求非常高,因為即興發揮的結果大多是有頭無尾。另外網路和手機閱讀平臺,也比實體書市場更有優勢。

晨報:網路文學類型很多,你可以說開一派先河,對此有什麼想法?

天下霸唱:我想文學類型發展到今天,能寫的差不多早被前人寫完了,能發現一個新的角度,寫一些有新意的故事,確實非常困難。

晨報:對於當前的網路寫作,你有什麼看法?是否最終都要轉向現實寫作?

天下霸唱:網路對知識產權保護不力,盜版很多,門檻低使得各種作品良莠不齊,現實寫作也同樣受影響,今後手機和電子書具則有無限廣闊的潛力,目前應該以此為發展方向。

寫作是個副產業

晨報:對你來說,文學在生活中佔什麼樣的地位?

天下霸唱:一部好看的電影或一個好玩的遊戲,至少都需要一個優秀的文學腳本支撐,所以文學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部分。

晨報:工作和寫作怎麼安排?有衝突的時候怎麼處理?

天下霸唱:我的工作時間差不多是朝九晚五,每天我會提早到公司,大概七點開始寫作,寫到中午十一點半前後,大約能完成三五千字,下午就處理工作,晚上睡得比較早,如果有衝突的話,白天會以工作為主,把寫作時間挪到晚上。

晨報:有沒有想過做一個職業作家?

天下霸唱:目前還沒有考慮過專職從事寫作,一是專業作家水準應該很高,讀者對他們的要求也會更嚴格,二是每個行業每個人都要承受各自的壓力,我感覺那種爬格子碼字的作家不太容易做,業餘寫作是比較適合我自己的。

生活就是整天瞎忙

晨報:你是學美術的,從美術到寫作,看起來離的不遠,但是寫靈異題材,似乎距離又有些大,這個轉變是怎樣的過程?

天下霸唱:我雖然學的美術,但工作都是和金融期貨打交道,以前也做過生意,和美術也是有緣無分,學過的東西早都扔下了,寫這些故事主要和我的生活經歷,以及接觸的社會現象有關。

晨報:你的寫作題材哪來?你生活中會有很多靈異事件麼?

天下霸唱:這是來源於方方面面,旅行、工作、看電影玩遊戲、跟朋友閒聊的時候,都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比如說寫《鬼吹燈》裏的風水先生,是因為我到山西去看客戶的煤礦,都是從南方請來一些懂眼的人,去看山裏有沒有礦脈。寫《賊貓》是因為我家的小區假山裏,被許多野貓佔據了,小區裏的狗到假山玩,就被那些野貓追著撓。寫《謎蹤之國》,則是由於我父母從事地質勘探工作,我一直對地底世界很感興趣。

晨報:成名後,生活有什麼變化?

天下霸唱:還是整天瞎忙。

晨報記者 周懷宗

■花絮

住老房子,是因風水好

晨報:你曾說過每年有百萬稿費,這個收入和你以前相比如何?

天下霸唱:收入問題就不談了。

晨報:聽說你現在還住舊房子,為什麼?

天下霸唱:我覺得風水和環境不錯,能夠旺財,以前住這的主人當了官,後來舉家移民加拿大了,主要還是住得習慣了。

晨報:你覺得自己算是成功人士嗎?

天下霸唱:遠遠不算。

晨報:你對現在的生活滿意嗎?你最期望的生活是什麼樣的?

天下霸唱:對現在的生活不是很滿意,我希望將來能生活在一個節奏緩慢的南方小城。

kmist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