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盜經緯/加勒比海最吸引人的海盜故事

2010/06/30
【聯合新聞網/文、圖節錄自遠流出版《海盜經緯》】

 

書名:海盜經緯
作者:麥克‧克萊頓(Michael Crichton)
譯者:洪蘭
出版社:遠流出版
出版日期:2010/07/01
內容介紹:

 

一六六五年在加勒比海群島間,大英帝國遙遠的殖民地牙買加,正獨力抵抗著周遭西班牙帝國強大的勢力。牙買加的首府皇家港街上滿是酒吧、賭館和妓院,人們在這悶熱、擁擠、污穢、粗鄙,卻算得上是世界最有錢的城市中討生活,隨時可能因為雙D──疾病或匕首(disease or dagger)──而喪生。

 

對查爾斯.韓特船長來說,西班牙人手上的黃金是天下的黃金,搶得到就是你的,這個島上的生存法則是持有者就是擁有者,各憑本事。

 

港內流傳著耳語:西班牙的寶藏船千里達號正在附近的馬坦契羅士島停泊維修,整個港口戒備森嚴,負責戍衛的是西班牙國王最喜愛的嗜血指揮官卡薩拉。韓特船長找來一批各懷絕技的私掠者攻進敵人的碉堡,搶下千里達號及西班牙黃金。這次突襲是大航海時代百年來最艱難不可能的任務,《海盜經緯》就是這個發生在新世界最傳奇、最吸引人的海盜故事。

 

新書內容搶先看:

 

 

詹姆斯.亞蒙爵士咳嗽一聲,將話題轉到他的賓客才經歷的大西洋之旅。摩頓船長談起熱帶風暴,談得很起勁,好像他是人類歷史上第一個面對驚濤駭浪的人。哈克列特加油添醋了一些可怕的情景,而哈克列特太太則說她暈船暈得很厲害。

韓特越來越無聊了,他把杯裡的酒喝乾。

摩頓還在說:「在兩天最恐怖的暴風雨之後,第三天,天氣非常晴朗,是個富麗的早晨,你可以極目千里。北邊吹來的風非常舒服,但是我們不知道自己的位置,因為我們被暴風困了四十八小時。當我們看到陸地,也看到了碉堡時,就朝陸地前進。」

大錯特錯,韓特心想。顯然摩頓是個非常沒有經驗的船長,在西班牙的海域裡,一艘英國船絕對不能駛進他不知道的陸地去,勝算是握在西班牙人的手中。

「我們駛近那座島時,很驚訝的發現有艘西班牙軍艦下錨在港內,一座很小的島,但是一艘西班牙的軍艦,這點我很確定。我們覺得它一定會出來追擊我們。」

「後來呢?」韓特問,口氣仍是沒什麼興趣。

「它停在港內沒動,」摩頓說,笑了起來:「我真希望有個比較有趣的結尾,但真相是它沒有出來追我們,那艘軍艦依舊停留在港內。」

「西班牙人看到你了,對嗎?」韓特說,有點興趣了。

「嗯,他們一定有看到,我們的帆是全張的。」

「你們有多靠近港口?」

「離岸不到二、三哩。這座島不在我們的地圖上,我想是太小了沒有畫上去,它只有一個港,一邊有座碉堡,我必須說,我們都覺得能夠安全逃脫真是千鈞一髮。」

韓特慢慢轉向亞蒙,亞蒙正看著他,嘴邊有一絲微笑。

「你覺得這個事件有趣嗎?韓特船長?」

韓特轉頭面向摩頓:「你說港內有座碉堡?」

「是的,而且相當堅固。」

「在港的北邊還是南邊?」

「讓我想想看,在北邊,為什麼問?」

「你看到船是幾天前的事?」韓特問。

「三或四天前,我想是三天。一旦找到方向,我們就直接駛進皇家港了。」

韓特用手指在桌上敲,他對著空的酒杯皺眉頭,有一短暫沉默。

亞蒙清了清喉嚨:「韓特船長,這個故事似乎盤據著你的心。」

「有趣極了,」韓特說:「我相信總督也跟我一樣覺得非常有趣。」

「我想,」亞蒙說:「應該說英國的利益被喚起了。」

哈克列特僵硬的坐在椅子上。「詹姆斯爵士,」他說:「請您把這件事的重要性對我們開示一下好嗎?」

「等一下再說,」亞蒙不耐煩的揮著手,他的眼睛凝視著韓特:「你的條件是什麼?」

「平分。」韓特說。

「我親愛的韓特,平分對國王來說是一個最沒有吸引力的條件。」

「我親愛的總督,比平分更少的條件對水手來說也是沒有吸引力的。」

亞蒙微笑:「你總該知道這個獎賞是非常巨大的。」

「當然,我同時也知道,這座島是固若金湯、無法攻破的。去年你命令艾德蒙率領了三百人攻打它,只有一個人回來。」

「你自己也說艾德蒙不是個善於隨機應變的人。」

「但卡薩拉卻是個足智多謀的人。」

「沒錯,對我來說,卡薩拉是個你應該見見的人。」

「除非我們先同意對半平分。」

「但是,」詹姆斯爵士說:「假如你期待公家出資組織探險隊,這個本錢應該先還回來才來算紅利,對嗎?」

「等一下,」哈克列特說:「詹姆斯爵士,你是在跟這個人討價還價嗎?」

……

kmist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