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來2009年度暢銷作家

 

引用網址



採訪|腸子 攝影|徐家駒 場地提供|花徑開咖啡

▇不管是什麼年紀,面對愛情都幼稚

在自己屆滿三十歲的這一年,我寫了〈都會愛情〉系列首部曲《還能再愛嗎?》、二部曲《越愛越寂寞?》兩本作品。這個新的系列,比較像先前〈幸福純愛〉那種輕快、酸甜的風格,但兩者的差別,在於主角年齡層的提高——〈都會愛情〉系列陳述的是三十歲上班族女性的愛情生活,而〈幸福純愛〉系列主角約莫是二十幾歲、還在唸書或剛畢業不久的年紀。

〈幸福純愛〉系列裡面的角色們,可能有些是從來沒有談過戀愛的,所以會有很多初次接觸愛情的嚮往與感想;〈都會愛情〉裡的則是有過多次失敗的愛情經驗、有一定的愛情經歷,兩者對愛情的看法是非常不同的。前者可能充滿期待,或是既期待又怕受傷害,不用考慮太多未來,想愛就勇敢去追求;後者可能是已經知道自己要什麼樣的感情生活,參雜比較多的現實因素,相對之下會考慮得比較多,也比較貼近生活。

與其說〈都會愛情〉系列的感情觀是成熟的,倒不如說只有年紀比較成熟。我始終覺得,不管是什麼年紀的男女,面對愛情都還是免不了地幼稚。而在生活當中,都會愛情的特質,除了多了現實方面的考量,在面對愛情的態度與處理方式上,也都比較保守、比較小心翼翼。也許是因為以前的經驗,害怕重蹈覆轍,所以會沉澱一下,思考該不該、要不要、值不值得,所以我特別會在書裡呈現這當中的拉鋸。畢竟在現下的社會裡,三十歲常被我們視為一個關卡,不只是對自己的人生,對事業、愛情、自我,都充滿了比小時候更多的迷惘。這也是我自己的感覺。

▇成為暢銷作家是意外

今年還有另一個很大的轉變,就是自己的寫作速度變慢了。我以前一年會出個五、六本,最高紀錄還會上看十本,一個月寫完一本不是問題。剛開始寫作的時候,很多出版社的主編都告訴我,慢一點,不要那麼急;有個主編也曾跟我說:妳要沉澱,讓妳的思緒與故事沉澱。年輕時搞不懂為什麼我要沉澱,為什麼要放慢速度。可是這幾年下來,好像漸漸可以感受那句話的意義,所以也就有刻意把寫作的速度放慢。以前那種高速的寫法會覺得很過癮,很像投手在投快速球,感覺很帥,但其實也很容易讓壽命提早結束。慢下來後,寫法也會比較細膩,會多思考換個角度,甚至是換個結局、換個選擇的可能,等於是用更多的時間與空間,去醞釀更多的寫法。

能夠成為年度暢銷作家,對我來說,一方面覺得是苦盡甘來,但另一方面,其實有著更多的意外。今年是我投身寫作第九年,前六年的歷程中,不要說排行榜,連下一本書有誰要出都不知道。無時不刻想的都是稿費什麼時候會來、要不要放棄、我是不是不適合寫作……但彷彿是某天早上一覺醒來事情突然有了轉變那般,好像上帝突然改變心意了,突然有人注意我了,突然開始收到讀者的信了,甚至某一本作品出現在排行榜尾巴、慢慢往上爬了。我並不是因為改變了自己的寫作態度,而產生了這個結果,所以我也不懂是怎麼一回事。對我來說真的是很突然的。

▇藉寫作宣洩性格偏差

這些年來,我幾度在職場跟專職寫作中來來回回。其實寫作真的很孤獨,只有一個人對著電腦對著紙筆,旁邊沒有同事可以講話。很多時候堅持寫作其實都是給自己的一個賭注。日本建築大師安藤忠雄曾說,如果他不做建築,他可能是個失敗的人吧。這句話讓我超有共鳴,我也常在想,以我這種善變、情緒化、歇斯底里、習慣把情緒放到最大的個性,如果不寫作,我應該就是個討厭鬼吧。所以,寫作其實也成了我個性上的宣洩,而且藉由眾人對「作家」的印象,我個性方面的偏差,就能因此得到合理化。

我希望能在每個不同系列的創作,帶給讀者不同的感覺。像〈幸福純愛〉,要呈現的是對愛情的勇敢,幫助讀者跨出猶豫的那一步;比較悲傷的〈寂寞美學〉,是憂鬱時刻的陪伴之書;〈對不起〉其實偏向於我自身的記錄,而〈都會愛情〉則是寫給三十歲左右的你我。二字頭的時候,可能會恐懼三十歲,但三十歲其實跟十八歲一樣,都是一個階段。回想以前,自己會強求很多事,有種種的放不下,到了這個階段,忽然覺得好像也沒有什麼了——沒有第一名又如何,失去這個朋友又如何?以前一直告訴自己要不斷往前看、要一直往前走,現在則是告訴自己,你已經在這麼做了。二十幾歲是期許努力,三十歲之後可能就是實踐的動力。這都是我想要在作品中呈現的。

kmist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