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故事
2010/11/08 11:41

 

 

作家、編輯、出版社的大痛苦-《超.殺人事件 推理作家的苦惱》

image.jpg
有個作家曾經跟我說,他這輩子最驕傲的一件事就是沒寫過企劃型的作品。

說真的,一開始聽到他這麼「說」,我還挺景仰他的,仔細一想,其實這不過說中了作家的本份而己;什麼叫企劃型的作品?我的解釋是,這類作品根據市場(大眾口味的研究)、行銷的結合(比如銷售時如何跟贈品搭配,結合通路達到廣告效果),簡單來說,它是一種行銷置入的書,內容不是作者自己所想寫的,而是包裝揉入了讀者的口味,大眾的喜好。

其實老前輩說的很簡單:就是一個作家不應該做個諂媚市場的人。

但,這可不是每個人都能辦到的事。或者該說,事情也沒那麼絕對。

書本,賣的應該就是作者的觀點、想法、和經歷,當然一個作者要有自信,相信自己寫出來的故事,就是能讓買書的人,在看的另一端感動或者共鳴;但我不覺得一本好作品該那麼絕對的清高,因為有些作品確實是可以企劃的,可以置入某些東西來一齊作行銷的來賣的,像是旅行書,像是有些具備如何教人大賺一筆的經驗,或是擁有資深美容經驗的人、有豐富美食經驗的人等等。

不過,如果沒有豐富的經驗,又要把自己硬拗成達人的人,也多的是,像是滿臉豆花的會大言不慚說自己是美容達人,菜裡的九層塔和迷迭香都分不出來但是有膽放肆地談他的美食經驗,明明是GAY可是教男人如何跟女人做愛或者如何經營兩性關係的兩性達人……他們的書會不會大賣,他們會不會很受歡迎,其實都無需憤世嫉俗的去想為什麼,反而我倒是覺得:台灣這種書還蠻多的,可是也都還賣得不錯,從作者和出版商角度來看:在現實與理想的考量下,當然很多人會選擇去當一個諂媚市場的人。

總之,上述的狀況:作家是否該坦然地書寫自己觀點?還是書寫出讀者或者市場的行銷觀點?簡而言之,作家該當一個識時務者為俊傑的人嗎?

這是這本書的重點:東野圭吾的《超.殺人事件 推理作家的苦惱》;東野圭吾,以輕鬆手法陳述出作家(這本書裡指的是推理作家)在創作時面臨的諸般困境;像是被政府抽了一大筆稅金的作家,為了解決經濟窘況,只好聽從稅務人員安排,將各種消費事項置入故事中,於是原本設定在北海道的場景,硬生生地轉成了夏威夷;一位推理作家的棒球推理新作,最後封面被編輯改成了沈重鐵片,為了只是想讓書符合書腰上的行銷重點:史上最重的棒球推理書;終於掰不下去推理小說結局的推理新秀,給了小說一個讀者意想不到的結局:他被想不出結局這件事嚇死了,這部小說再也沒有結局了……

單純靠寫作生活的人,能因為創作,而讓生活過得輕鬆恣意真是少數中的幸運;雖然確有其事,但那種事就好像中樂透一樣,不會是那麼簡單的。


書裡沒有說作家該當什麼樣的人,但是書裡個個識時務者為俊傑的作家,統統沒有好下場,不是被人殺了,就是作品推出來沒人看了,要嘛就是想太多暴斃死掉了……

看來東野奎吾很瞧不起這樣類型的作家吧!

雖然覺得東野圭吾有那麼一點刻薄,不過看這本書時,我是從頭笑到尾。

太為市場犧牲的作者當然無需太尊敬啦,不過說實在的,融入市場也不是那麼絕對到必需避免的事,像是用字遣詞這種事;比如有些忠於自己觀點的作者,就像東野奎吾書裡寫的一樣:選的題目太偏門了,用詞太拗口了,境界太自我了,這,應該是寫給自己看的筆記本吧。這種作品就好像很多台灣電影明明難看得要命,可是卻把國片發展不彰的責任推在觀者身上,說大家都不支持國片……

說到這,我想起有一天和朋友聊天時的對話,總之我們談到女人,談到有些女人總是會很憤世嫉俗的說:男人都沒腦,老是會喜歡那些有大奶有身材愛打扮的女生。

好像愛打扮很虛榮,有身材是一種錯,總之這種人,男人女人都是她們的敵人,但──這世界不愛打扮老愛三姑六婆外貌不怎麼樣的心機女,這麼不可愛的女人也多的是,她們不受男人歡迎、也不受同性歡迎,難道她們從來一點「錯」都沒有?

看完這本書,我覺得一個作品的受歡迎與不受歡迎與否,跟作家本人的個性關係最大!市場反應了喜好,作品不見得要反應喜好,而是要呈現誠意;就好像你可以選擇作個討人喜歡的女人,也可以選擇做個樸實的女人,只是你面對世界的態度不同,不是這個世界有什麼不對,創作者要是一直都像個憤世嫉俗的女人的話,那就沒得救了。

總之,是什麼個性,就會寫出什麼作品,也會吸引到什麼樣的人來讀。

話說回頭,東野圭吾這傢伙,常常在日本文壇上有「壯志難伸」感,會寫出那麼刻薄的作品,一點都不讓人意外。

kmist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