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書上架!《燈塔》英國謀殺天后詹姆絲新作

[översatta böcker]Posted by Jamie Sat, October 02, 2010 10:37:18

* 書名:燈塔 (The Lighthouse)
* 作者:詹姆絲 (P. D. James)
* 譯者:陳靜芳 (Jamie Chen)
* 出版社:聯經出版公司 (Linking Publishing, Taiwan)
* 出版日期:2010年09月08日
* 語言:繁體中文 (Traditionell kinesiska)
* ISBN:9789570836653


作者簡介
P. D. 詹姆絲(P.D.James,1920-)
  出生於英國牛津,二次世界大戰開打時,十幾歲的她曾加入紅十字義勇軍在糧食局工作,憑其學養與創作,一生得到很高的讚譽。1941年,詹姆絲嫁給醫生厄尼斯 特.懷特,之後因遠赴前線的丈夫在戰後精神失常,在照顧長期臥床的丈夫並養育兩個女兒的情況下,她開始推理創作的寫作生涯,於42歲時完成首部長篇推理 《掩上她的臉》(Cover Her Face, 1962),贏得文壇好評,更發現推理小說和純文學一樣有廣大的創作空間。而她筆下的亞當.戴立許(Adam Dalgliesh)系列一路書寫、發展,包括《謀殺之心》、《謀殺展覽室》、《死亡的滋味》、《燈塔》等,其故事特色不僅跳越公式化之外,神探角色甚至 變成無聲的旁觀者。
  詹姆絲創作力豐沛,著作豐富的她,至今已出版十餘本書,其中不少已經改編成為英美的電影及電視影集,2007年台灣 上映的《末代浩劫》即改編其作品,2008年更推出新作《私家病人》,成為戴立許系列第十四冊,讓期待已久的書迷大加讚譽。她服務於英國公職三十餘年,包括警政部門,也曾經是英國國家廣播公司執行長、及董事會成員之一,目前為英國上議院的議員。由於寫作有成,獲得許多國際獎項與榮譽,包括在英國有推理小說諾貝爾獎之稱的「鑽石匕首獎」(CWA Cartier Diamond Dagger, 1987),並於1991受封為女伯爵(Baroness James of Holland Park)、1999年更獲頒美國偵探作家協會終身成就獎(Grandmaster Award, Mystery Writers of America)。現居倫敦及牛津。

譯者簡介
陳靜芳(Jamie Chen)
  國立中山大學外文研究所碩 士。譯有《詩人》(麥可.康納利作品)、《舞者之歌——鄧肯回憶錄》、《未完成的肖像——在賈克梅第的巴黎畫室》、史蒂芬.金《桃樂絲的秘密》、《愛因斯 坦的夢》作者艾倫.萊特曼之《診斷》、哈尼夫.庫雷西《全日午夜》,以及瑞典國寶級童書作家林格倫(Astrid Lindgren)多部經典文學作品包括《屋頂上的小飛人》系列三部曲、《米歐王子》、《陽光草地》等書(皆譯自瑞典文)。獲時報開卷好書獎、最佳少年兒 童讀物獎以及中國文藝獎章等多項大獎殊榮。現居瑞典。

書評、推薦
「當代最偉大的經典犯罪小說作家。」—《週日泰晤士報》(Sunday Times)彼得.肯波(Peter Kemp)

「布局嚴謹,精采絕倫。」—《蘇格蘭人報》(Scotsman)亞倫.麥希(Allan Massie)

「《燈塔》是詹姆絲女爵登峰造極之作,令人 激賞。」—《旁觀者》雜誌(Spectator)—蘇珊.希爾(Susan Hill)

「有別於許 多犯罪小說作家,詹姆絲依然能令讀者動容、讚賞且驚嘆不已。」—《獨立報》(The Independent)

「一部經典的密室懸疑小說,充滿生與死的溫柔智慧。」—《衛報》(Guardian)馬克.洛森(Mark Lawson)



上《燈塔》去瞧瞧:

「這時突然起霧,康柏島上的霧一向來得突然且無法預料。有些地方是薄薄一層的霧,有如細緻半透明的薄紗;有些地方則是濕氣重且簡直凝滯的大片濃霧,籠罩著蔚藍海面。大宅塔樓在濃霧裡顯得朦朧而不真實,可以感覺到它的存在,卻不見其形體;燈塔上方的精美紅色圓頂在霧中兀自顯現,有如飄浮空中的怪異物體。

他聽見後方有低語聲,但是眾人身影隱沒於濃霧之中,話語聲也在霧中消失散去。這時候燈塔突然映入眼簾,令他有些措手不及;燈塔的凹面柱身結構筆直延伸,隱入於濃霧的虛無之中。他抬頭往上一看,覺得一陣暈眩,卻又不敢將雙手靠在那閃爍壁面以穩住身體,以免那如夢似幻的整個建築結構可能搖晃而消失霧中。門半開半掩,他謹慎地推開厚重的橡木門,伸手尋找燈光開關。接著他立即爬上第一層階梯穿過燃料室,並且繼續爬上第二層,途中一邊呼喊奧利佛的名字。他剛開始輕聲喊著,彷彿是怕打破了濃霧籠罩著的一片靜默,但是他發現那不太認真的呼喊毫無效果,於是在階梯上停下腳步,對著黑暗放聲大喊。無人回應,而且他未見到任何光源。

此時,這場來得突然的霧開始奇妙地散去。朦朧縹緲的薄紗飄過燈塔,凝集成形而又倏地飄忽散去。隨著霧漸漸飄散,四周物體的形狀和顏色也開始顯現,原本的神秘與無可捉摸變得熟悉而真實。就在這時,他看見了!他的心臟猛然一跳,接著開始劇烈跳動,使他全身顫抖。他肯定失聲喊叫了,但是他未聽見自己的聲音,僅聽到一隻海鷗尖銳的狂野嘶喊。慢慢地,他開始意識到眼前的恐怖事實,剛開始由一層飄動的薄紗遮掩著,然後逐漸變得清晰而絕對。四周回復了原有的顏色,但是色調比印象中更為光亮 ― 微微發亮的牆面,由白色欄杆圍起的高聳紅色燈火室,廣闊無垠的湛藍海面,一如夏日的晴澈天空。與燈塔白牆明顯對照的是一具高掛懸吊的屍體:藍紅色登山繩拉緊綁在欄杆上,脖子斑駁且鬆垮有如被拔了毛的火雞脖子,頭部大得恐怖且歪向一側,雙手手掌朝外彷彿在摹倣祝禱手勢。

鞋子還穿著,但是有那麼一刻,他恍神彷彿看到那雙腳可悲而赤裸地並排垂掛空中。




kmist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