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最后黑道教父何木杞传奇


刘建宏
转寄 列印

  

何英哲直到28岁,才算真正跟父亲相聚。

 

  

何木杞的过世,将会是另外一场黑道世纪丧礼。图为蚊哥出殡时的场面。

 

  堪称台湾最后一位重量级的黑道教父何木杞日前过世,他长年旅居日本,在台、日邦交艰困的时代,凭着一己之力,默默为政府做了不少事;日本山口组为了表示对他的尊崇,每每都是一、二千位小弟跪着迎接他,排场比日本天皇还要隆重。

  横跨台湾、日本的超重量级黑道教父何木杞,在四月二十日过世,享龄九十岁,预计六月一日举行告别式。据了解,治丧委员会将邀请前总统李登辉担任名誉主任委员,日本厚生省也準备派官员出席。这是继蚊哥、陈启礼之后,另一场备受瞩目的黑道世纪丧礼。

  人称“木杞大仔”、“木杞叔仔”的何木杞,出身台北县土城市。何家在当地是望族,拥有许多土地,但他对种田没兴趣,小学毕业就在外闯荡。认识他的人都说:何木杞是一位独行侠,从来没有加入任何帮派,但是他在江湖上的辈分,无人出其右。而且,他福大命大,好几次都死里逃生,才有今天的成就。

  何木杞的本名是何茂记,但他在签名时,由于笔画写得快,“记”的言字旁都会写成好像三点水;后来他在登记户籍时,就被误写为“何茂汜”。蚊哥出殡时,他担任治丧委员会名誉主任委员,又被误写为“何木杞”,大家也将错就错,每次写他的名字都写成何木杞。

  赌场踢馆扬名

  年轻时的何木杞,敢作敢为,打警察,又抢宪兵的枪,被逼得要逃亡。有一次他搭火车,被警察盯上,準备在火车上逮捕他;他一看情势不对,二话不说,拉开窗户,直接就跳火车。连警察都以为他会死,他却只是脚掌被石块割破,马上又爬了起来,但警察不敢跳火车去追,只能眼睁睁地看他一拐一拐地离开。

  那时候,何木杞才刚结婚,透过朋友安排偷渡到日本,从金山到琉球,辗转又到神户落脚;他根本没有想到,这一走竟然就是三十年。他的儿子何英哲说:“我父亲刚要走的时候我才出生,等到他回台湾,我已经二十八岁了。”

  到了日本的何木杞,生活困苦,他跟其他台湾人都听说,京都有山口组的人在经营赌场,不少台湾人辛苦赚的钱都输光了,于是大家就决定,乾脆去京都闯一闯。到了京都,何木杞找上了最大的赌场,直接就去“踢馆”。

  “我后来听父亲说,山口组开赌场,会把做庄抽头的钱都放在一个箱子,父亲去到那里,直接就把箱子抢了过来,把里面的钱都倒出来。山口组的老大看到他的举动,一下子也吓傻了,不敢轻举妄动,父亲就这样『一战成名』。”

  因为何木杞“有够气魄”,跟山口组也算不打不相识,双方就变成好朋友。当时,有一位从台湾彰化移民日本的陈三郎,算是第一位加入山口组的台湾人,地位也很崇高,相当佩服他,于是帮他在日本打天下。

  报仇单枪匹马

  当时,山口组跟稻川会为了日本国民天后美空云雀,火并了好几年,一直没有办法平息。原因是,美空云雀是稻川会的人,但她却又去认山口组的老大当大哥,引起稻川会不满,打打杀杀好几年。因为何木杞跟双方的老大都熟识,由他出面当调人,竟然就把这件事给摆平了。

  也因此,每当何木杞出现在山口组的场合,山口组为了表示对他的尊崇,他的车子还没到,两旁就已经站了一、二千个小弟;当他车门一开,所有的小弟马上下跪迎接,场面比日本天皇还要大。

  “木杞大仔”最令人津津乐道的事迹,就是他遭人袭击,身中五枪都没死;在养伤期间,他单枪匹马报仇,对方十几个小弟看到他都吓得跑掉了,他一枪就把对手干掉。

  何英哲说:“那时候父亲才去日本三、四年,有一个叫『大头贵』的台湾人,也是在日本混兄弟,但是经常欺负台湾人,父亲看不过去他的作为,替受压迫的台湾人出面说情,大头贵根本不理,还对我父亲呛声,说是要让我父亲好看,双方就这样结下樑子。”

  有一天,大头贵带了一票人埋伏在何木杞回家的路上,一看到他出现,马上就开枪,一连开了六枪,何木杞的双脚各中二枪,另一枪打到墙壁又反弹回来,打中他的胸膛。大头贵认为何木杞稳死无疑,带了人就走了,没想到何木杞竟然逃过一劫。

  在养伤的日子,何木杞也嚥不下这口气,伤势还没復原,就单枪匹马跑去报仇。儘管大头贵出入都带着十几个小弟,但何木杞不是埋伏,而是当面拦人,大头贵看到他还不知所措。

  豪气有求必应

  何木杞对大头贵的小弟说:“这是我跟他的恩怨,不相干的人离开。”大家被他的气势给震住了,所有的小弟全跑光了,只剩他和大头贵二人。何木杞二话不说,冲上前,压住大头贵的脖子就是一枪,大头贵当场毙命。

  何英哲表示,“父亲讲义气,替台湾同胞出头,枪杀大头贵;但因为事情闹得太大,日本警察出面调查。他也没有逃避,出面投案,为此还坐了十几年的牢。坐牢的时候,他没有任何怨言,但是当他知道我阿嬷去世的消息,在监狱跪了三天三夜,不吃不喝,一直说自己不孝,哭得很伤心。”

  何英哲为父亲的一生下了注解:“我爸爸如果要算黑道的话,没有人比他更黑;如果要说他是白道,也没有人会比他白。”

  何木杞在日本开了家信光贸易公司,从日本载油漆到台湾,再从台湾载香蕉到日本,生意做得很大,赚了很多钱,也建立了充沛的人脉。他的为人相当豪气,不吝啬,有求必应;台湾几百个跑路的兄弟都聚集在新宿的风林会馆,只要有人开口,何木杞一定照顾有加。

  担任治丧委员会总干事的台北市议员林瑞图也表示,何木杞在日本的地位相当崇高,黑白两道的关係都很好,对于台日之间的邦交出力甚大,“李登辉曾经颁给他『功在台湾』的匾额,以他对台湾的贡献,政府应该帮他复盖国旗才对。”

  林瑞图说,一九七○年在日本大坂举行的世界博览会,当时的副总统严家淦应邀参加,还要主持“中国日”庆典。但是,中共早就放话出来,企图阻挠严家淦到日本,甚至传出如果严家淦真的到日本,準备对他不利。

  爱国终回台湾

  何木杞收到风声,立刻和陈三郎邀集山口组在大坂的各区负责人,研商对策。“七月六日,严家淦的专机在东京羽田机场落地,从东京到日本沿途都有木杞大仔的人暗中保护;在世界博览会的会场,木杞大仔早就派人把那些左派分子赶出现场,还安排一千多人在里里外外戒护,保护严家淦的安全。严家淦在日本的那一个星期,木杞大仔真是尽心尽力。”

  林瑞图又说,一九六七年十一月,为了加强台湾跟日本的外交关係,当时的国防部长蒋经国访问日本,由于蒋经国的身分特殊,驻日大使彭孟缉为了蒋经国的安全大费周章。何木杞在这个情况下,更是动员几千人保护蒋经国。

  一九七○年四月二十四日,已经成为行政院副院长的蒋经国在纽约访问时,遭黄文雄、郑自财枪击,虽然没有受伤,但已造成很大的震撼。原本他访问美国之后,还要去日本,可是在台北的蒋中正也收到消息,日本的台独分子埋伏了杀手,一定要杀掉蒋经国,也因此蒋中正赶紧叫蒋经国取消日本之行。“其实,那时候木杞大仔也听闻消息,做了许多準备,全力要保护蒋经国。”

  “马树礼在双十国庆办酒会,中共找人来闹场,也是木杞大仔出面解决;他还在现场升中华民国的国旗,大家看了都感动得流下泪来。”林瑞图强调,因为何木杞为国家做了许多事,许多政府官员都帮他说好话;也要表扬他,再加上他也离开台湾将近三十年,政府才在民国六十三年十二月二十日默许他回台湾。

  当天,机场挤进将近一千人来为他接机,严家淦不方便亲自去,还派他的贴身侍卫到机场接机。如今何木杞过世,丧礼之隆重可想而知。

  比女人还爱漂亮

  年轻的何木杞,长得高大又帅,很有女人缘;但他不为人知的是,其实他比女人还爱漂亮,出门至少要花1小时整理门面。

  何木杞的女儿说,父亲的西装有上百套,每次要出门,不能有半点绉褶;梳头髮要抹髮油,一定用吹风机吹得服服帖帖,就算只有一根头髮翘起来都不行。“他走过你身边,人离开了,四周围都是香气。”

  “他出门必带的3样东西就是:梳子、镜子、吹风机。我爸爸还有个私人的化妆箱,里头装满了保养品、香水。连他去住院的时候,什么东西都没带,就只记得带那个化妆箱。”

  坐头等舱吃菜脯便当

  何木杞非常注重养生,吃东西也很讲究,他连喝的水,都从日本带回来;他吃的是日本米,但煮之前还要请专人挑米;他跟别人吃饭,除了自备筷子之外,每一道菜都必须放公筷。不过,他也很念旧,搭飞机一定是坐华航头等舱,但他不吃飞机上的东西,而是自己带便当,里头只有白饭和菜脯、豆豉。

 
< 本期目录 I 下篇文章 >

kmist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