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故事
2010/11/18 16:30

 

 

 

 

重口味年代:無醜不快 無二不歡

2010-06-22 08:07:18

天氣: 晴朗 心情: 高興 附件

    如果說芙蓉姐姐的出現及躥紅的確是因為她那開天闢地、刺激神經的“新奇特”屬性;如果說“艷照門”事件及相關人等對大江南北的震撼的確是因為他/她們的過於勁爆甚至超出常倫 前者“紅”在夠“二”,後者“紅”在夠“醜”,最重要的是前無古人,革了傳統價值觀的命,如巨石入海,勢必驚起千重浪,想不紅都難。可是打那以後,後來者無數,盡皆東施效顰,不是主打“二”,就是主打“醜”,竟也都紅了,都在一片罵聲中撈到錢了,比如“八零後炫富女”、鳳姐、蝴蝶姐姐、馬諾 比如獸獸、閆鳳嬌 被拖下水、“被走紅”的還有犀利哥、“偽娘”,以及一系列廣為流傳的性愛視頻的受害者,如“工行女視頻”“北影女視頻”“技校門視頻”的當事人。來一個紅一個,來一對紅一雙。

    “二人二事”接二連三,醜人醜事層出不窮,網民們邊看邊罵,邊罵邊盼,期待值越來越高,口味越來越重,就像現如今全中國民眾的飲食習慣,無論你是來自塞北還是生於江南,無論你的腸胃系統到底適不適應,幾乎全都無辣不歡、無酒不快。既有需求,就有市場,於是乎,“變態辣”誕生了,“炸雷子”誕生了。同理,“二”與“醜”這兩大系列產品此後只能愈演愈烈、強力升級 事實上,眾多打擦邊球的暴力血腥、變態惡搞的視頻早已佈滿網路。

    “太刺激了!”《三槍拍案驚奇》裏的胖大傻子趙六流著令人噁心的哈喇子不停地念叨著這句臺詞。這部用錐子猛扎你的神經、絕不追求藝術價值的電影取得了華語影片最“刺激”的投入產出比,只因老謀子把準了這時代的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造出了最“刺激”的產品。有人吐,有人笑,有人皮笑肉不笑,可是,全盤買賬,票房如虹。

 

    不用再舉例了吧?“重口味年代”已成!是什麼原因令我們無二不歡、無醜不快?是什麼緣由導致我們離平心靜氣越來越遠、不刺激不成活、不耗死在網路和電視垃圾裏不回頭?怪媒體?怨社會?罵時代?可誰又敢說自己不是銷量、收視率、點擊率的推手?誰又敢說自己不是這社會、這時代的一分子?重口味時代,既怪不起來、怨不起來、罵不起來,又亂怪、亂怨、亂罵 是什麼令我們如此壓抑病態惶惶然,爾後又只能通過怪力亂神、強忍吐意的渠道去瘋狂宣泄?爾後,再故作輕鬆地一笑而過?

    萬“二”網為先。不論從數量上,還是形式上,網路在曝光、傳播“二人二事”時都有絕對優勢,進而形成極具時代感的網路“二文化”。在這些網路“二現象”的背後,或許從來就不存在“無辜的小紅帽”,只有“裝純的大灰狼”。

芙蓉姐姐造型百變,持續走紅,堪稱最賺錢的“網路二人”。

    伴隨著任何一齣網路“二事件”的誕生、消散和泯滅,關於幕後推手的“神話”從未斷過。某不願透露姓名的網路策劃師告訴本報記者:“其實沒有哪個女孩會 二 到持續地在網上做那些事情,她們自身並沒有動機和勇氣,背後肯定有利益驅動。”

    我們對話了在業內頗有名氣的網路策劃師“立二拆四”,在某些江湖傳言中,他是中國第一家專業網路推手公司的創立者,曾策劃過“天仙妹妹”“別針換別墅”“偷拍門”“最美清潔工”“封殺王老吉”等網路原創“二人二事”,和前陣子在網上被曝出的鳳姐的幕後推手“浪哥”來自同一策劃團隊。至於這位推手的“坦白”是否可信,還請列位看官在心中自辨真假。

“鳳姐的出場費現在都到10萬了!”

記者:“芙蓉姐姐”“鳳姐”“犀利哥”等網路上的“二人二事”之所以能迅速走紅並持續“現眼”,是因為自始至終都有推手運作嗎?

立:“芙蓉”“鳳姐”和“犀利哥”的迅速走紅,最初並沒有網路推手介入,雖然有很多人跳出來聲稱“對此事負責”,搞得網路推手跟恐怖分子似的 他(她)們的走紅其實是“反主流文化”的必然結果:非讓我們關注主流?那麼我們就是要關注“二”!

記者:對於幕後推手而言,介入炒作的最佳時機是 ?

立:要想讓“二人”們迅速走紅,介入的時機首先要符合社會發展的思潮。就像在這個社會上,大家都對嫁人是否只看錢產生了困惑,於是就出現了馬諾這個很“二”的“寶馬女”。其次,介入時也要像發射火箭一樣選擇好的發射窗口,即選擇在網路相對平靜的時期,容易讓“二人”們脫穎而出,旋即爆紅于網路。

記者:通過哪些蛛絲馬跡,可以斷定一個網路“二事件”背後定有推手在運作?

立:第一,人物具備明顯的持續性的“行為秀”,例如我做過的“別針換別墅”等;第二,同時出現在幾大網路社區,並且有明顯的編輯故意推薦之嫌。

記者:你覺得是什麼動力驅使“鳳姐”“閆鳳嬌”“獸獸”這些“二人”或“醜人”不惜走到輿論的風口浪尖,甚至不怕身敗名裂?

立:現在的社會,有關注就有價值,所以管它是什麼樣的關注呢?!鳳姐的出場費現在都到10萬了!你也許會問,誰會找她?但我不得不告訴你,有太多的活動需要吸引眼球了。想賺錢就要先出名,人至賤則無敵啊!

“底線到底在哪?”

記者:你覺得網路“二人”們能否像影視明星一樣長期走紅?

立:“二人”們一夜走紅後,由於缺乏公司的系統包裝,最後幾乎全部返回從前。現在網路上的各種“妖魔鬼怪”猶如過江之鯽一樣多,但都是各領風騷三兩天,網路“二人”的價值正在極度縮水。

記者:你覺得大眾為何對這些大同小異的“二人”“醜人”始終保持著狂熱的關注度?

立:既能成為“大眾笑料”,在某種意義上也就表明,這也是一種“大眾妒忌”。畢竟一個普通人一夜成名是絕大多數人想都不敢想的夢想,所以只能通過恥笑別人來掩蓋自己的艷羨。另外,網民是偉大而真實的,“二人”們的走紅,其實都是網民集體幽默的產物,藏在背後的,是對傳統審美的不屑。

記者:你怎麼看待那些憑藉著無異於A片的視頻走紅的網路紅人們?在炒作時,你是否有自己的道德底線?

立:道德尺度和價值觀的底線到底在哪?現在還是個問號吧?存在似乎就是合理的。對情慾的需求是人類最原始的需求,互聯網成就了這種需求的釋放。現在是這樣,將來也許還是這樣。對我來說,網路推手的炒作底線有三條:一、不要拿生命的尊嚴來炒作;二、不要違背商業原則,去炒作競爭對手的負面新聞;三、降低傳統道德底線的炒作絕對不碰。

“天仙妹妹”已消失于公眾視野(左)。據說鳳姐的出場費已達天價(右)。

    最新出爐的“二人”蝴蝶姐姐(左)。“偽娘”劉著縱使被快男的舞臺驅逐,眼前的世界已足夠廣闊,大有作為(右)。

模特經紀人(傅盛,旗下藝人包括著名男模李學慶、黃家諾等)

“是我太保守,還是社會主流取向發生了很嚴重的偏頗?”

“模特”這個詞已經被用得太濫

    從獸獸到閆鳳嬌,再到馬諾,近期最吸引眼球的“二人”“醜人”們都號稱自己來自模特界。有

 

kmist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