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販肆無忌憚心狠手辣 警察紀律渙散腐敗叢生
日期:2010-12-10 作者:沈敏 來源:新民晚報

墨西哥緝毒:“火山”上的戰爭



墨西哥士兵在銷毀毒品的現場附近警戒  

墨西哥士兵搬運繳獲的大麻  

海軍陸戰隊士兵押送被捕的毒梟                  

 
 
    自卡爾德龍2006年就任墨西哥總統,發起打擊販毒和有組織犯罪行動以來,時有毒梟落網、繳獲大宗毒品的捷報傳出,但襲擊、綁架、謀殺等暴力活動也日益猖獗。
    
    墨西哥仿佛處於一座火山上,政府的努力能否壓制它的爆發?
    
“除草”行動難以斷根
    
    米格爾現在是一名園丁,微薄的收入讓他常想起自己的“老行當”:販毒。
    
    那時,他每天早上4時出發到山裏摘大麻,回到市裏後,用液壓泵和塑膠袋將大麻壓好打包,再涂上一層厚厚的蠟以騙過緝毒犬的鼻子。接下來,他會用卡車、轎車甚至是自行車把包裝好的毒品一包包送到買家手裏。
    
    他的販毒生涯中止于1988年被捕入獄。結束5年刑期後,他答應家人“金盆洗手”。
    
    “被警察或軍隊逮住的風險一直存在。”但對米格爾而言,緝毒是一場沒有希望打贏的戰爭,“就像除草,你可以把草割掉,但它總是會重新長出來。”
    
緝毒引發暴力氾濫
    
    自費利佩·卡爾德龍2006年就任墨西哥總統,發起打擊販毒和有組織犯罪行動以來,販毒集團謀殺的手段越來越聳人聽聞、明目張膽。
    
    據墨官方的統計數據,2009年的兇殺率為每10萬居民中14人,在拉丁美洲地區算較低水準,但一些非官方機構認為,實際情況遠比這個數字嚴重。一個原因是犯罪集團擅長藏匿屍體。去年落網的綽號“燒湯人”的殺手,曾用酸性液體溶解大約300具屍體。今年6月,在格雷羅州旅遊城市塔斯科的一處銀礦內發現了50多具屍體。拉丁美洲社會科學院在一份調查報告中估計,墨西哥的兇殺率可能接近每10萬居民中26人。
    
    墨西哥前外交部長豪爾赫·卡斯塔涅達說:“除非暴力氾濫的狀況大幅度改善,目前的策略堅持不了6個月。”
    
富裕城市蒙上陰影
    
    新萊昂州邊境城市蒙特雷市以針對美國市場的製造業發跡,這個400萬人口的城市人均收入是全國平均水準的3倍。但自從“海灣”和“塞塔”兩大販毒集團爭奪地盤的爭鬥日益升級後,暴力陰影也籠罩著這個向以安全富裕著稱的城市,許多富裕階層居民紛紛逃離此地。今年4月,市中心的假日酒店裏有幾個人被綁架。8月,一家學校門外發生槍擊事件,兩人喪生。
    
    蒙特雷的企業家們發出憤怒聲音。8月份,世界最大的建材供應商墨西哥水泥公司董事長洛倫索·桑布拉諾在微博上說:“誰離開蒙特雷誰就是懦夫。”蒙特雷的商業領袖們在全國媒體刊登廣告,批評政府在打擊涉毒犯罪上的無能。
    
    受輿論壓力,新萊昂州的聯邦警察隊伍從去年10月的60人擴充到現在550人。
    
警察竟靠罪犯“發薪”
    
    英國《經濟學家》雜誌說,目前這場緝毒戰暴露了墨西哥執法和司法機構的虛弱。
    
    從人數上來說,墨西哥每10萬居民配備366名警察,這一比例比美國、英國、義大利和法國等發達國家的平均水準都要高,但警察隊伍紀律渙散、腐敗叢生。警察平均月工資僅為350美元,與普通建築工差不多,也不像其他公務員享有最低工資標準和每週40小時最高工作時限。警察的行為由內部調查部門監督,但因審查結果不對外公佈,使得警察收受賄賂成風。
    
    3月才從新萊昂州安全事務負責人職位上退下來的卡洛斯·豪雷吉說,該州一半以上警察靠犯罪組織定期“發薪”過活。在蒙特雷市,一個警察的“價錢”大概是兩個星期5000比索(約合400美元)。
    
    卡爾德龍上臺後致力於聯邦警察隊伍的清理改造,今年頭8個月內,有十分之一聯邦警察因為貪污或無能被開除。另外還提了工資,新招了人手。卡爾德龍剛上臺時,聯邦警察隊伍只有6000人,現在有3萬人,其中一部分從軍隊調入。政府還在醞釀成立一個外部調查機構負責監督警察隊伍。
    
各地警力良莠不齊
    
    市級警察隊伍是卡爾德龍治理整頓的另一個重點。他說,市級警察隊伍“是最脆弱的……最容易屈從於犯罪分子威懾,當然也最容易遭到報復”。
    
    墨西哥有31個州和2456個自治市鎮,各地警力良莠不齊:塔毛利帕斯州的警員居民配備比例不到塔瓦斯科州一半,約400個城鎮連一個警察都沒有,90%的城市警力不足百人。
    
    今年10月初,卡爾德龍提出整合地方警力,將州內所有地區警察統一歸州長領導。
    
    許多改革需要很長時間才能看見效果。政府安全部門發言人亞歷杭德羅·普瓦雷說,整套變革計劃于2016年完成。
    
最糟階段已經過去
    
    儘管面臨重重壓力,前途並非一片黯淡。聯邦政府的一系列改革最近幾個月初見成效:幾個大毒梟相繼落網或被殺。政府安全部門發言人普瓦雷說,這一成果說明安全部隊的情報能力有所改善。
    
    數據顯示,6月至8月間的兇殺暴力事件不再上升,平均一天約49起幫派兇殺案件,到9月下降到一天37起。
    
    新萊昂州正嘗試成立一支由州政府統一指揮的特別警察隊伍,州內各市級政府可選擇加入或退出。預計全部11個市中有7個會加入。蒙特雷市自8月起,路面上已不見黑幫設置的路障;9月,暴力事件開始減少。一些當地民眾擔心這只是暫時的平靜,但副州長哈維爾·特雷維尼奧認為,蒙特雷已經熬過最糟的時候。
    
    有跡象表明,一些犯罪集團的“戰鬥力”已削弱。以“賽塔”為例,被抓獲的一些成員只有十幾歲,對武器使用不怎麼在行;一些槍手被捕時喝得爛醉或吸毒吸得神智不清。一些幫派似乎在雇傭“外人”臨時打工。蒙特雷的一名商人發現,他的辦公室清潔工晚上替黑幫做“兼職”;很多幫派火拼留下的屍體無人認領,可能說明他們是幫派遠從外地徵用的。
    
犯罪集團嘗試“改行”
    
    販毒生意在政府嚴厲打壓下暫時受創,一些犯罪集團開始“改行”或擴張其他“生意”,譬如敲詐勒索和綁架。綁架風甚至波及到特權階層。國家行動黨一名頗有影響力的人物、前總統候選人迭戈·費爾南德斯今年5月被綁架至今。
    
    同時,販毒集團也在開闢新的“戰線”。目前,在中美洲繳獲的可卡因已經多於在墨西哥繳獲的數量。戰略預測公司的斯圖爾特說,一些墨西哥犯罪集團還在瓜地馬拉北部叢林中建立了訓練營和藏毒設施。一些地區可見“賽塔”招募成員的“廣告”,許以金錢和食物,誘惑那些從當地軍隊出來的貧窮士兵。
    
    也許就像米格爾所說的那樣,只要有暴利可圖,販毒集團就會像雜草一般“春風吹又生”。但至少目前,墨西哥政府還在這場艱難的戰鬥中堅持著。  沈敏
    
相關鏈結  墨西哥大毒梟相繼落入法網
    
    墨西哥海軍陸戰隊隊員今年9月13日在中部普埃布拉州普埃布拉市展開突擊,抓獲販毒集團“貝爾特蘭·萊瓦”主要頭目塞爾希奧·比利亞雷亞爾·巴拉甘。
    
    比利亞雷亞爾名列墨西哥檢察院2009年發佈的販毒要犯通緝名單,也是“貝爾特蘭·萊瓦”販毒集團近期落網的第三名“大佬”。“貝爾特蘭·萊瓦”控制著墨西哥中部、南部和首都墨西哥城的販毒渠道。
    
    2009年12月16日,綽號“老大中的老大”的“貝爾特蘭·萊瓦”頭號人物阿圖羅被擊斃;今年8月30日,軍方活捉綽號“芭比”的“貝爾特蘭·萊瓦”另一主要頭目埃德加·巴爾德斯·比利亞雷亞爾。
    
    另外,今年7月29日,綽號“納喬”的墨西哥最大販毒集團錫那羅亞高級成員伊格納西奧·科羅內爾被擊斃。
    
墨西哥緝毒戰近3萬人已喪命
    
    卡爾德龍自2006年就任墨西哥總統以來,他發動5萬名士兵,並動用火箭彈、直升機、可潛式快艇等裝備對付販毒集團。
    
    政府擔心隨著犯罪集團勢力的日趨擴大,他們對國內政治的影響力隨之提升。下一場大選將在一年多以後,卡爾德龍把賭注壓在這場緝毒戰上。
    
    在這場緝毒戰爭中,迄今已有超過2.8萬人喪生,一部分人死於軍隊與毒販的交火,但更多人死於幾大販毒集團為爭奪地盤和生意的流血衝突。
    
    今年第二季度,墨西哥發生了4000多起與犯罪組織相關的兇殺案件,比去年初多出一倍。犯罪團夥現在甚至敢在公共場所引爆汽車炸彈。
    
    2007年的民意調查中,有三分之一墨西哥人認為,死亡人數上升是打擊犯罪集團必須付出的代價。但最近一次民調發現,現在僅四分之一的人持這一觀點。
    
販毒集團“升級”公眾人物遭暗殺
    
    美國得克薩斯州情報分析機構戰略預測公司的斯科特·斯圖爾特說,大約5年前,墨西哥的販毒集團就在資源和人力方面超越了哥倫比亞“同行”。他們不僅擴充了供應鏈——在美國建立分銷網路,也拓展了採購鏈——在哥倫比亞、玻利維亞和秘魯買入可卡因。
    
    在墨西哥國內,那些和販毒集團對著幹的公眾人物,則接連遭到毒手。在鄰近美國得州的塔毛利帕斯州,一個熱門的州長候選人在7月投票日前4天慘遭殺害。8月,在同一個州發現72具中美洲和南美洲移民屍體,調查該案的兩名警察隨後遭遇不測。
    
    今年以來,全墨西哥至少11名市長或鎮長被殺害。當局認為,這些案件均與販毒集團的報復有關。

kmist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