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骏、那多畅谈“悬疑小说中的上海作家”

 
 
www.sh.xinhuanet.com  2009-08-19 10:18:03       文汇报
[推荐给朋友]  [打印本稿]  [关闭本页]    
 

蔡骏

那多

 

    新华网上海频道8月19日消息:自2005年的“悬疑小说年”以来,丹·布朗、阿加莎·克里斯蒂、米涅·渥特丝、詹姆士·帕特森等欧美悬疑小说代表人物的著作相继舶来,先后高悬在各大书店畅销书排行榜前列。然而去年,蔡骏——这位本土崛起的悬疑小说领军人物,以《幽灵客栈》、《荒村公寓》、《人间》等一系列作品,坐上了“2008年作家富豪榜”第16位,更赢得了“中国最具全球畅销潜力的作家”称号;而本土悬疑的另一位领军人物那多的《百年诅咒》等作品也连获好评,新作《甲骨碎》更是在本次上海书展上受到空前追捧。种种迹象表明,“本土悬疑”似乎有后来居上之势,有望成为畅销书市的主力。
    
    熬过白天的忙碌,度过喧嚣的时光,每当捧读那些情节诡谲、布局巧妙的悬疑小说,紧张之余更有一种与作者智力上的博弈,令人兴奋不已。然而,在17日举行的“上海文学周系列讲座——悬疑小说中的上海作家”现场,蔡骏和那多,这两位以“悬疑”而少年得意的本土作家,却对悬疑小说的生态产生了质疑。面对自己的同行,他们甚至毫不留情地提出,光靠天赋和想象力不能成就一流的悬疑小说,也不可能成就悬念小说大师。悬疑小说除了吓人,还应有更高的目标。那多抛出的“90%的中国悬疑小说在欧美可能都无法出版”的观点,对“80后”“90后”网络写手无疑是兜头一盆冷水。
    
    对悬念的理解还显肤浅
    
    近年来,从蔡骏的心理悬疑、鬼古女的校园悬疑、成刚的精神悬疑,再到那多的灵异悬疑、鬼谷女的推理悬疑、上官午夜的迷幻悬疑,国内原创悬疑小说市场一扩再扩,悬疑小说的名头越来越多。悬疑小说出版物如雨后春笋,有些出版方甚至精心打造了该类作品的品牌书系;《胆小鬼》、《悬疑志》、《惊悚E族》、《试胆》等悬疑小说杂志也在期刊市场渐领风骚,销量持续上升。所有大中城市的大书店几乎都为悬疑小说设立了专柜。
    
    然而,那多认为,本土悬疑小说的现状并不乐观。井喷的同时是泥沙俱下。悬疑大师希区柯克曾经给“悬念”下过一个著名的定义:如果你要表现一群人围着一张桌子玩牌,然后一个炸弹爆炸了,那不是悬念。但是,一群人围着一张桌子玩牌,桌子底下有个定时炸弹,上面有个计时器,那个东西正在倒计时,那才是悬念。现在的很多写手,对悬念的理解非常肤浅。他们可能是有天份的,但是缺少训练,结构小说的能力也不足,对社会更是缺乏认识,对人性的把握还不够,但是他们的书都在大批地推出,这是过于泛滥的商品世界的产物。那多觉得,中国目前的出版环境太宽松了,仅仅有好的想象力就能把故事写好吗?就能出版吗?90%的中国悬疑小说要是放在欧美恐怕都无法出版。
    
    应具有思想性和文学性
    
    有人认为悬疑小说就是要让人心跳加速冷汗直下变成石头人。可是好的悬疑小说应该和其他小说一样具有思想性和文学性,恐怖只是一件外衣,它的内核必须是坚硬的。美国近来十分畅销的悬疑作品《暮光之城》就吸引了包括奥巴马总统在内的很多美国读者。它写的虽然是吸血鬼的故事,却印证着人类最真挚的爱情。优秀的恐怖悬疑小说能震撼世人心灵,且关注当下人的生活以及灵魂。蔡骏认为,虽然所有的推理小说都有模式,比如密室、封闭的空间、孤岛什么的,但是高级的悬疑小说不仅能带给读者快餐式阅读的愉悦,还能表现出对人物命运背后现实社会的人文关怀。
    
    本土作家的成功并非偶然。在那多看来,写作是痛苦和快乐交融的过程。他坦言写《甲骨碎》前用了好几个月收集资料,写作花了两年。蔡骏坦言:“西方悬疑作品往往有很高的知识和技术含量,而本土作者在这方面特别欠缺,所以我每天花大量的时间保持超万字的阅读量。”
    
    上海应能孕育类型小说
    
    在当代,王安忆的小说已经成为上海这座城市的代表。然而在那多看来,在王安忆的作品之外,一定还有更适合这座城市的小说,那就是类型小说。他说,我时常在想,王安忆之后为何没有能代表这座城市的作家出现?反观20世纪初的上海,张爱玲的一系列小说,程小青的《霍桑探案》,还珠楼主的武侠小说、顾明道的言情武侠、包括“鸳鸯蝴蝶派”的一些作家,绝对都是早期类型小说的代表。从旅美华裔作家裘小龙以上海弄堂为背景用英文写作悬疑小说取得西方社会的认可,可以看出国外对当代中国社会、中国风情、中国元素是感兴趣的。
    
    那多认为,上海这座城市有孕育类型小说的先天条件;加上中国最主要的悬疑小说家都在上海,写的人多了,自然有出色的作品出现;就像香港之于金庸,现在谁能说金庸不能代表香港这座城市的文学呢

kmist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