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記得黑貓中隊的黃七賢嗎?

分類:故事
2010/03/26 13:14

 

還記得黑貓中隊的黃七賢嗎?

分類:塵煙往事
2008/06/06 23:23










中國時報 2007.10.06 黃俊銘/大園報導
桃園機場黑貓中隊遺址 文化局爭取保留
本報披露,60年代中美機密軍事合作案「黑貓中隊」,駐紮桃園空軍基地時,有架U2偵察機在訓練時不幸墜毀;立委朱鳳芝五日邀集軍方單位及縣文化局長陳學聖會勘遺址,發現建物及遺址極具價值,將向軍方爭取保留作為歷史建物或文化博物館珍藏。  

     黑貓中隊與黑蝙蝠中隊,同是冷戰時期產物,屬中美兩國最高層軍情搜集合作計畫,當時對外宣稱為氣象研究組;美方負責提供精良U2偵察機,駕駛則由我國遴選技術高超空軍飛行員擔任,主要前往中國大陸搜集軍事情報。1974年黑貓中隊任務停止,美方撤離設備及人員,黑貓中隊自此走入歷史;在塵封二、三十年後,黑貓中隊故事才流傳出來;本報根據資料,發現1970年曾有架U2偵察機在桃園基地訓練飛行時墜毀,駕駛黃七賢也當場殉職。

     由於這架U2可能是在台唯一,為保存這段歷史,朱鳳芝昨邀集軍方單位、陳學聖、前中原大學校長張光正及研究這段歷史老師高興華、當時在基地服役的王閩雄,前往海軍航空基地(前桃園空軍基地)勘查黑貓中隊遺址。

     一行人參觀完昔日黑貓中隊的照技隊部後,發現主體建物仍然完整,U2墜毀掩埋處也未破壞;朱鳳芝認為在黑蝙蝠中隊新竹基地遺址消失後,黑貓中隊歷史的保存更形重要,希望軍方能夠保存,不要讓這段悲壯歷史消失。

     陳學聖也認為黑貓中隊的狀況,正適用於剛通的國防文物及軍事遺址管理實施辦法,如果軍方同意,將依法送文資審議委員會審查,如果通過,建物可列入歷史建物保存。

  

黑貓中隊U2殘骸 爭取開挖 

【聯合報記者潘欣中/大園報導】2007.10.06 04:28

60年代台美高層的軍事合作機密案「黑貓中隊」,文化界不忍這段可歌可泣的故事默默走入歷史,努力爭取保存;立委朱鳳芝昨天和縣文化局長陳學聖等人到桃園基地會勘,找到部分舊營舍,將向國防部爭取開挖埋在機棚旁的U2偵察機殘骸。

朱鳳芝說,空軍35中隊「黑貓中隊」於1958年在桃園基地成立,負責大陸地區的高空照相和電子偵察任務,是60年代冷戰時期台美高層高度機密的合作案,我飛行員深入大陸內陸執行任務,被擊落或訓練失事死亡有10多人,1974年裁撤,美方已陸續解密,台灣更應保存這段珍貴歷史,表揚這群無名空軍英雄。

確定「黑貓中隊」部分舊營舍仍未拆除後,陳學聖說,今年9月公布實施的國防文物及軍事遺址管理實施辦法,讓保存「黑貓中隊」有了法源依據,舊營舍軍事遺址,如果挖到U2偵察機殘骸,屬國防文物,兩者均可依文化資產保存法規定永久保存。

發起保存「黑貓中隊」歷史的外省台灣人協會執行長黃洛斐說,長期關心「黑貓中隊」的高興華,月前訪查得知,19701124,隊員黃七賢在飛行訓練返航時,受到側風影響翻覆,當場機毀人亡,當時美方將機上重要機電設備拆走,就地焚毀並掩埋,此一消息讓人振奮,如果挖出殘骸,是「黑貓中隊」的最佳實物見證,也促成昨天的會勘。

空軍司令部昨天安排朱鳳芝等人到「黑貓中隊」照相技術隊舊營舍參觀。當時目睹墜機的王閩雄昨天也陪同會勘,他指殘骸就埋在機棚旁草地。

軍方說,是否開挖,要報國防部同意,軍方並未隱瞞這段歷史,空軍官校校史館和空軍花蓮基地都有展示「黑貓中隊」的史料照片,未來也會配合保存。

2007/10/06 聯合報】@ http://udn.com/

 

 

【張維斌博士的觀點:要挖的不只是殘骸而已】

〈 前幾天有一些新聞媒體刊載了文化界人士希望能挖掘埋在桃園基地底下的U-2殘骸的消息。這架黃七賢駕駛的U-2如果真的能夠重見天日,固然是一件美事,但是我認為這對了解歷史的真相並沒有太大的幫助。畢竟這是一架高度敏感的飛機,美方人員在掩埋殘骸前想必還會加工破壞一番,而且經過了三十幾年的鏽蝕,恐怕挖出來的也是一堆破銅爛鐵。殘骸可以告訴我們,曾經有一架U-2在台灣墜毀,然而卻無助於我們了解Project RAZOR的來龍去脈。

要挖的,是那些鎖在庫房裡的檔案文件。當年參與這項計畫的我方人員絕大多數只是奉命執行,而知其所以然的少數主事者都已相繼離開人間,所以我一直很懷疑,國內到底有幾個人知道跟U-2有關的檔案放在哪裡?(我希望我錯了)如果連檔案的所在都無法確定,又怎麼談得上要不要解密呢?

今年年中曾有出版公司跟我接觸,商談撰寫黑貓中隊相關書籍的事,但是我無法給一個肯定的答覆。一方面是真的沒有時間,另一方面是我欠缺的資料太多了。即使我手上已經有許多美國方面解密的檔案,我相信我寫出來的「東西」還是支離破碎的,因為這些檔案雖然告訴我一些過去沒有公開的事實,同時也讓我知道,其實有更多的事實是我不知道的。如果我國這方面一直不把相關的檔案文件公開,我沒有把握能寫出什麼像樣的書。

我希望這些文化界的前輩能夠稍微轉移一下焦點,如果軍方不肯配合挖掘,那就算了。促請有關單位(當然先要搞清楚現在政府裡的哪個單位有關)找尋檔案,並且作適當的公開,才是更重要、更有效益的。〉

※  張維斌博士在他的 TAIWAN AIR BLOG 中提到,要挖的不只是殘骸而已,信哉此言,真是擲地有聲,果真不能光挖殘骸。歲月悠悠,物換星移幾度秋,世事幻化,果如白雲蒼狗,彷彿彈指間,數十載光陰一晃即逝,如今,基地已是海軍航空部隊在使用了,桃園台地冬天時,陰冷,潮濕如昔,當年黑貓中隊在做本場訓練時,擾人的惡劣空層,想必仍在,但往事卻早已如煙,並隨風而逝。走訪黃七賢教官埔里的故居,得知故居毀於九二一大地震,原址已重建新式鋼筋混凝土樓房,其四嬸談到這位為國犧牲的黃家的英雄,仍是滿心的不捨,附近念舊的鄰居,也一直回憶著英雄年少時助人為樂的許多往事,他故居附近的一些老鄰居,在改建因地震而受損的屋舍時,仍不忘採用一些數十年前曾使用過的泥土磚塊,石頭等建材,融入設計中,以示難忘那段逝去的美好歲月。當兩岸局勢逐漸緩和的今天,對於當年那些為國犧牲的勇士,我們又當以何種方式來紀念他們?蔡盛雄教官背後的那片空地,即是傳聞中那架失事U2偵察機的殘骸掩埋處,當年在棚廠前崗哨亭,戴著白色鋼盔值勤的空軍儀隊警衛,想必也年近花甲,或已是古稀老翁,而今,崗哨亭依然矗立於斯,黑貓中隊卻早已走入歷史。

 

 

 

kmist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