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玩命的战地记者
直接连续看以下大图

战地记者是这个世界上最危险也最无奈的职业,想要从事这个行业,就必须有抛开一切的魄力,包括自己的生命。一位战地记者曾经这样说:“我害怕失去生命,我害怕看到战争。因此我愿意去做一名战地记者,用我的力量去避免战争,保护生命!”战地记者是我们最应尊敬的,有人终其一生想要寻找的就是那些可以震撼心灵的东西,但这些战地记者带给我们的却远远不止这些。

 

 



 


根据美联社得到的材料,1965-1975年越战期间,共有71名记者因报道这场战争而遇难,其中在柬埔寨遇难的有34人,越南33人,老挝有4人。到目前为止,越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并类成为记者遇难人数最多的战争。
在越战中遇难的71名记者中,来自美国、法国和日本的最多。其中20人来自美国,法国和日本的记者分别为14人。这些记者多数是在战斗中受到波及死亡的。而在伊拉克战争中,3/4的遇难记者是伊拉克籍,遇难的美国记者只有2人,相当一部分伊拉克籍记者是因为从事新闻工作而遭到武装分子杀害的。



 

 



 

 



最惊心动魄的十大灾难片!!你看过几部?
 

 


外勤採訪記者工作,外表上是風風光光的,狗仔隊也給人威風凜凜的印象,但熟知記者生活的人,卻會用「神仙、老虎、狗」一句話來形容他們的生活,而實際上,記者是一高度職業危險性行業,惹官非、捱打、受傷,甚至遇難身殞,似乎都成隱憂。就全世界情形來看,據保護記者委員會 (The Committee to Protect Journalists) 估計,二十世紀的最後十個年頭,全球共有四百七十二名記者在工作時遇難。戰地中東是龍潭虎穴,一九九九年,美國彈著中國駐南斯拉夫使館時,更曾導致三位中國記者喪生,掀起了全球對新聞工作者的關注。而各類例子,可以說俯拾即是。
傳媒的配置措施
傳媒是社會動員神經系統,尤其是有災難發生的時候,此之所以日本的基本災難防治法,就將日本放送協會 (NHK),定位為防災公共體系成員之一,在災難發生時,要擔負播報救災措施的責任。
至於媒體平時的防災作法,美國加州洛杉磯地區的KFWB新聞台做法,就值得借鏡。為了應付加州地震頻生,KFWB設立民眾(報料)地震專?︱任何人、任何時間感到地震,都可以用電話查詢,而它本身也做了各項防災措施,例如,備用發電機、記者救難袋、甚至還準備了一百人兩日食糧。反觀香港在處理災難報導時,如果派記者到事發現場採訪,一般會為記者額外購買多一份意外保險,或加保。此外,便沒有太多的其他措施去處理。但在戰事採訪時,保險公司卻並不願意承保,某些傳媒機構只好自行承擔保險責任。

以目前香港情況來說,記者在外出採訪災難新聞時,遇到很多困難,例如: 每當內地發生重大災難,派員到現場採訪,並非如想像中容易。首先,地方政府並不那麼歡迎外地記者到災難現場採訪,因此大多不會提供任何協助。傳媒機構在這些情況下,往往迫不得已時才會呈報在地政府機關。因為一旦申請了的採訪,往往只能單一報導地方政府希望得到的結果,很難自由地去採訪,充份反映實況。

 



 



 

Robert Capa說過:”If your pictures aren't good enough, you're not close enough”,長井健司自己則說:「誰も行かない所に誰かが行かなければならない」(總有人要到沒人想去之地)。而他,也的確已站遍不可能再接近的現場,沒有人敢身處的前線。或許長井健司的攝錄機會被軍方充公、檔案會被刪除,但緬甸軍政府的殘暴和冷血,卻已完全清楚的展現世人眼前,可謂他最真實,也是最後的採訪。

 


他们必须时常冒着生命危险。图中一位战地记者的长靴里插着一把手枪,以备不时之需。
 


直接连续看以上大图

kmist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