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隐形”作家之谜


【时间: 2010年05月07日 】【来源: 华商报 】【作者: 刘慧 】【编辑: 蒙卫芝 】

揭开“隐形”作家之谜(图)

揭开“隐形”作家之谜(图)

揭开“隐形”作家之谜(图)

揭开“隐形”作家之谜(图)

揭开“隐形”作家之谜(图)

  小说《杜拉拉升职记》红得发紫,作者却拒绝露面。而在整个文学圈里,其实有这样一个群体,他们有的隐名,有的隐形,神龙见首不见尾,于是有了一个个“隐形”的作家。当年钱钟书拒绝美国记者采访时曾说,如果你吃了个鸡蛋以后,觉得不错,那又何必非要结识那只母鸡呢?我们想,如果这只母鸡能生出金蛋来,自然是值得我们关注一番的。

  一隐到底型

  《杜拉拉升职记》作者李可:退休也不做公众人物

  徐静蕾拍的《杜拉拉升职记》很火爆,但作者李可却拒绝抛头露面,从该畅销书的第一本起,记者就曾采访过李可,但她只同意通过电子邮件的方式接受采访,此后,不论是姚晨的话剧版、王珞丹的电视剧版还是现在正火爆的老徐电影版,李可一律不参与。可谓圈里最隐蔽的作者之一。

  李可为人低调,接受采访极少,而且没有当面采访的先例。“我分享观点,不分享生活。事实上,这就是我的人生观之一。”到目前为止,除了她在简介中提到的某名校本科毕业,十余年外企生涯、职业经理人,从事过销售和人力资源工作外,再难有更多详细的个人信息。

  据悉李可也是笔名,在操刀《杜拉拉升职记》的北京博集天卷公司里,真正和李可接触的只有老板和责编,一位宣传人员告诉记者,所有需要联系李可的事他们只负责转到责编手中,没有机会和李可本人接触,也没见过李可,“见了也不认识”。大家只知道李可尊敬和喜欢的人物是邓小平和克林顿,还有李世民和普京。

  记者采访了《杜拉拉升职记》系列的责编蔡女士,她说:“最早我是从博客里发现她的,给她留言联系。李可不是故作神秘的那种作家,她就是一个不愿意生活被打扰的人。”因为李可还在企业中任高管,所以害怕影响工作,蔡女士说:“李可说她退休了也不会做公众人物。”

  有趣的是,李可的神秘莫测、低调、保护隐私,却更为白领所欣赏。

  只许采访不许拍照型

  《亮剑》作者都梁:免得走在大街上被指认出来

  都梁因和朋友打赌写了第一部小说《亮剑》,之后一发不可收拾,《血色浪漫》、《狼烟北平》相继问世,在大红大紫的时候,他就一直不肯见媒体。因为他不想露面,结果书上既无作者照片,也无作者介绍,甚至连序、跋、后记之类的点缀也没有。

  后来他被出版社逼着露面,但被公开的照片仍然很少。记者从出版他作品《荣宝斋》的长江文艺出版社的一位宣传人士处了解到,他们很难见到都梁,只有一次他同意开发布会才见过,但是“屏蔽”了所有摄影记者,据说是为了免得以后走在大街上被指认出来。

  扬言曝光但仍保密型

  《藏地密码》作者何马:吊足读者胃口

  《藏地密码》的作者何马不接受电视媒体的采访,不拍照,给报纸提供戴墨镜的照片。出版公司读客图书就表示,《藏地密码》卖得好,他们当时非常希望他能配合媒体,但因何马不愿意自己的写作被打扰,因为其本人也是公司老板,因此写作只是爱好,让何马有了更多自由选择的空间。

  何马早前曾说,《藏地密码》出完了,他要做一次全国的巡回演讲来回报读者,说这话的时候,他决定《藏地密码》写到8就算完了,而现在9、10都在酝酿,估计整个作品出来也不知道是何时了,反正吊足大家胃口是真。

  先隐藏后曝光型

  《成都,今夜请将我遗忘》作者慕容雪村:先隐藏完全就是为了自保

  慕容雪村2002年凭借小说《成都,今夜请将我遗忘》成功走红,与李寻欢、安妮宝贝、今何在一同被称为“网络四大写手”。当时他的隐藏条件同样苛刻:隐藏在网络深处,不以真貌示人,不给照片,不讲真名。只知道是70后,单身等基本消息。但最终,他还是曝光了,不仅成为畅销书小说作家,还成为一个关注社会问题的作家。

  当记者跟慕容雪村聊起为什么要先隐藏后出现,他笑着说:“一开始我在企业里工作,职务是行政总监,专门提醒别人注意风纪,《成都,今夜请将我遗忘》这书和我的职业形象大相径庭,也是怕公司领导知道不太好,影响职业生涯。后来辞职专门写作了,出席了很多活动,本来不拍照片,但现在人拿个手机就能拍,就被传出去了,后来参加了电视节目,也就无所谓隐藏了。其实我先隐藏完全就是为了自保。”

  为了工作不露面型

  《发财日记》作者老康:老婆都不知道他出了这本书

  重庆小伙子老康因为写真实创业日记《全中国最穷的小伙子发财日记》而在网络走红,成为草根偶像。不过他也很低调。这本书由读客图书出版,负责宣传的刑小姐就笑着说:“老康低调到他老婆现在都不知道他出了这本书。”而因为《发财日记》,老康现在成了《锵锵三人行》和《天天向上》邀请的对象,但都因为他不愿意露面而作罢。“从营销角度我们当然希望他配合(露露面),但是谈过好几次没有成功。”私下里,出版社的人都夸老康,挺朴实的人,也经常和出版社的同事见面,但他自己做生意,怕影响生活。而出版社也实在不能过于逼迫他。

  作家曝光有风险

  在媒体发达的时代,作家对曝光的选择,也意味着他对机会与风险的判断。

  风险一:“条件”不好的作家出来有风险

  一位出版界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作家是否出来,要讲条件,如果作家外形不太好,或者说话谈吐一般,其实藏着比出来要更好。”据说,圈内一位写青春小说的女作家原本隐藏较深,在读者圈中也认为她的作品很唯美,想象她本人也是美女级别。结果作者本人一露面,居然是一个已经近40岁的女性,网友很失望,觉得她不美,反而毁坏了书迷心目中的形象。还有的作家,书里看起来很贫,结果人一到现场,木讷得很,记者就见过一位写历史小说的作家,网络中红得一塌糊涂,结果作者本人却珠玉在喉,吐不出来。业内人士就说:“能曝光的作者条件如果像韩寒这样,出来当然无所谓,而且可能正面积极影响很大,但如果表达能力不行,外形也不优秀,与其让读者失望,还不如隐藏着也有好处。”有网上传言,杜拉拉的作者李可年龄不小,而且已经有孩子,如果真是这样,拉拉迷们或许也会受影响,这就是风险。

  风险二:作者生活容易被周围人打扰

  作者露面的好处自不必说,促进销量、聚集人气、满足读者等等,也因此有些书商会故作神秘来炒作。不过很多作者本人不会。很多作者还是认为靠写书、靠文字来吸引读者。慕容雪村就说:“我们毕竟和艺人不同。”

  出版界的这位业内人士就说:“很多时候出版社会游说作者,但其实露面之后,有些作者的生活很容易被打扰。”比如网友的开骂、观点反对者的攻击,尤其是很多老师出身的作者,被学生、同事等谩骂,会造成一定困扰。“当然出版社一般都会跟作者讲好处,对书的销售,对个人名气、品牌的塑造等等,往往会多说优点,规避风险,而造成很多负面影响,所以露不露脸需要好好考虑。”(记者刘慧)

kmist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