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老发票看中共建国初的“镇反”运动

  • 发布时间:2010-01-04   选择字号(
  •  

     

      

      

      1951年6月和9月上海“倍开五金电机厂”和“通汇电业行”用油笔和铅笔开据的两张表格式普通发货票,票面所购货物名称是“金属套、真空管”,结算方法是使用新中国首套人民币(旧币),倍开电机厂在发票中注明了“货物税免缴”声明,发票并无其它特别不同之处。能够引起我们关注的是在发票右下方,有一枚用刻制好的印章盖在发票上的内容:“严厉镇压反革命分子!检举匪特,人人有责!”和“坚决镇压反革命分子”。这么两条具有鲜明政治色彩的口号,为什么竟然出现在购物发票上?究竟在当时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么就让我们随着下面几张老发票上的标语、口号,共同去了解建国初期那段尘封已久的“镇反运动”历史过程的始末吧。

      “镇压反革命”运动是新中国建立初期,同抗美援朝、土地改革并称的三大政治运动之一,简称“镇反”运动。
      运动的起因是在新中国成立后,国民党败逃台湾时在大陆留下一大批特务组织、土匪、恶霸、反动党团骨干分子、反动会道门头子等反革命分子。他们对刚诞生的新政权充满了仇恨,并在全国范围进行各种破坏活动,如炸毁工矿、铁路、桥梁,烧毁仓库,抢劫物资,杀害干部,妄图颠覆新生的人民政权。特别是当朝鲜战争爆发后,他们认为“第三次世界大战即将爆发”,“蒋介石即将反攻大陆”。因此,反革命气焰更加嚣张。据统计,仅在1950年春天到秋天的半年多时间内,全国就有4万多干部和群众积极分子遭到反革命分子和土匪的杀害,为了巩固新生的人民政权,维护人民群众根本利益,同时也为了保证抗美援朝和土地改革能够顺利进行,1950年3月,中共中央发出《镇压反革命活动的指示》。从1950年冬开始在全国范围开展了大规模的群众性“镇压反革命运动”。

      来自苏州“大兴纸号”发货票就是当时为了响应政府号召,也用刻制好的印章在发票上加盖了“积极协助政府镇压反革命份子”。这条口号说明这场运动已发动和影响了整个社会,并使每个人民群众能积极响应政府号召!投身和参与到这场‘镇反’运动中去。

     

      

      “泰昌祥记五金号”发票上盖有“人民团结一条心,严厉镇压反革命”口号的印章 ,则更是表现出当时人民群众配合人民政府的决心,这种高昂的积极性存在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同时“无产阶级团结起来,肃清一切反革命”、“大家一条心,镇压反革命”、“坚决镇压反革命,人民天下人民坐”等类似这样的标语和口号,深入到社会每一个角落,贯穿到每个人的工作与生活中。这场“镇反”运动的重点是打击国民党残留土匪、特务、恶霸、反动会道门头子和反动党团骨干分子,运动采取发动人民群众控诉和揭发的方法,通过各级政府广泛宣传动员,激发了劳动人民的阶级感情,各地群众纷纷揭发国民党残余人员、敌伪人员或曾为敌人做事和欺压剥削人民的人员,甚至还出现了大义灭亲的行为,如当时河北省霸县就有姓冯人亲自检举他的亲爷爷冯锦修,因冯绵修在历史上曾为敌伪政权做过事,当地汉奸政府为其家赠挂了“善人匾”。在冯亲孙的揭发和强烈要求下,最后被人民政府处以死刑,当其爷冯锦修被处决时,他还专门从单位请了假,要亲眼看爷爷被人民处决。他还在报上刊登了爷爷被处决后的喜悦心情。

     

     

     

      由于“镇反”运动极大地调动了翻身人民群众的积极性,使各地“镇反”运动发展迅速,按照中央要求:坚持首恶者必办,胁从者不问,立功者受奖的原则,贯彻惩办与宽大相结合的政策和“既不放过一个反革命分子,也不冤枉一个好人”的精神,力求做到“打得稳、打得准、打得狠”。群众积极配合政府检举揭发,各地人民政府公开惩处了一大批反革命分子、恶霸、土匪、反动会道门头子,但由于政策掌握出现了偏差和一些地方群众的过激行为,也使一些地方出现扩大化和错杀现象。

       到1952年底,这场“镇压反革命”运动宣告结束,并基本肃清了残留在大陆上的国民党反革命残余势力,粉碎了国内外敌人破坏活动和反革命复辟阴谋,安定了社会秩序和人民生活,巩固了新生的人民政权,同时也有力支援了抗美援朝、土改运动和国民经济恢复工作的顺利进行。
      至于具体有多少反革命分子被镇压,据解放军出版社1989年出版,马宇平、黄裕冲编写的《中国昨天与今天,1840-1987国情手册》一书中披露,镇反运动中被处以死刑的是71万人。毛泽东在1959年庐山会议上说是杀了100万。薄一波在1952年镇反报告时说:为了永久的和平,为了人民民主,我们在过去三年中,还清算了土匪武装二百多万。 原公安部副部长徐子荣1954年1月报告称:镇反运动以来,全国共捕了反革命分子262万人,其中被“杀掉了71.2万,判刑关押了129万人,先后监督管制120万人,捕后罪恶不大教育释放38万人”。仅按这次镇反运动杀掉的71.2万人计算,就已经占当时全国5亿人口的千分之一点二四。这场运动不但镇压了国内各种反革命势力,和历代政府都未肃清的湘西、广西、四川、云贵一带土匪,就连许多城市的黑社会也被铲除。因此在“镇反”后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全国各地社会秩序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定。

      今天当我们通过这几张老发票中的历史印迹,来回顾共和国建国初期那段历史,更感受到在建国六十年中,我们国家为了保卫新生政权,在建设和发展中所取得的每一个成就背后,都付出了巨大代价甚至牺牲,我们今天看待昨天所发生的事情,应该是更多地对历史做真实的了解,而不是用今天的思想和观点来评判昨天过程,社会发展每一个阶段有它的特殊性和复杂性,只要承认历史产生和发生的真实性就足够了。

     

     
  • kmist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