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搖身變導演 張俊以成“名”內幕

 

 

  1968年,張俊以出生在鬆遼平原的小鎮子鄭家屯。素有“詞壇怪才”的封號,最常面對公眾的身份是詞作家、詩人、晚會策劃人。

??去年底,素有“詞壇怪才”之稱的張俊以,因涉嫌巨額詐騙,被北京市公安機關拘留,目前案情處於隔離審查階段。與張俊以父親張榮久同在吉林省雙遼市委工作過的作家竇應泰和張榮久工作介紹人楊玉琦共同撰寫的《大鱷張俊以》,即將由人民日報出版社出版。本報獲得授權獨家披露張俊以出道直至涉嫌詐騙被拘留的內幕。
??
??有人說張俊以是靠和李谷一的一張合影成名的,可是李谷一否認她認識張。事實上張早在1985年就在遼源人面前正式亮了一次相,那應該感謝著名的小品演員趙本山。

??1985年的秋天,趙本山和黃小娟所在的遼寧省鐵嶺曲藝團到遼源進行為期五天的演出。此前,1984年,張俊以作為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報見習記者,利用一次出差機會在長春“闖關”見到了趙本山。趙本山並沒有因為張的大膽闖入而感到唐突,特別是張對東北二人轉的知識與他朗朗上口的詩歌,更讓趙本山大感意外。當時趙和張合了影並題字。

??一年后,張迫切希望再見趙本山。好不容易張才弄到一張最后一排坐席上的票子。

??趙本山:俊以是我遼源小朋友

??趙本山和黃小娟演的小品《相親》,張在台下看得如醉如痴,他做夢也沒有想到,一個出人意外的高潮戲,出現在小品《相親》的后面。

??“諸位觀眾,我在遼源還有一位小朋友?”就在全場觀眾以經久不息的掌聲挽留趙本山再為他們演一個節目時,趙本山居然當眾說出一個人們都感到意外的名字來:張俊以?張頓時睜大了眼睛,隻見趙繼續站在臨時舞台上,舉著一雙手面對黑壓壓的人群叫他的名字:“我的這位遼源小朋友,名叫張俊以?不知道他今天晚上來了沒有?”張俊以大吃一驚,急忙把頭低了下去。一個沒有考上大學的高中待業青年,他沒有勇氣當著眾人的面站出來。但是,有人認出了他:“張俊以,趙本山正在那裡叫你呢,你為什麼還呆坐在那裡不動?”

??張還是不肯站出來,這時他忽然聽到趙本山又在叫他:“張俊以到底來了沒有?如果你來了,就請站到前面來。他是個有才氣的小同學,能夠出口成詞,很了不起。如果你來了,就請上來,和大家見見面?”

??張那時正是落魄之時,這件事對張來說無疑是個千載難逢的大好時機。張多年積聚在心底的表現欲望爆發了:他從坐席沖上台,流出了感動的淚,趙本山當眾提出和張共同演出一個節目。張俊以終於明白:趙本山給他提供了一個千載難逢的當眾展示才華的機會。他要把自己肚子裡多年積蓄的文才詩意來個淋漓盡致的大發揮:“日光和目光碰撞,架起一座友誼的橋梁。笑聲和笑聲碰撞,蹦起一汪歡笑的海洋。理解和理解碰撞,心胸像大海一樣寬廣,你用理解撞我,我用理解撞你,讓我們擁抱在理解的土地上……”

??剛才還喧囂的觀眾席上忽然變得格外寂靜起來。就連站在張身邊的趙本山也在認真地聽著這個年紀輕輕的臨時搭檔的即興之作。……張經過這樣一場意外的節目,在沉寂的遼源山城裡成了個小有名氣的人。

??記者搖身變導演

??從上世紀90年代初到1996年冬天,張作為《經濟信息報》的記者,確實拓展了他活動的空間。他有個大膽的拓展計劃:既包括經商活動又包括與新聞記者毫不相關的社會性活動。

??1993年,一個意外的機會,讓他得以與中央電視台的導演老P結識。雖然他在老P執導的大型申奧晚會上沒有擔當什麼理想的角色。1994年春天,他終於利用種種關系,在大連完成了他向電視進軍的第一個大膽的夢想——組織策劃了一場《大連的春潮》晚會。這是張從詩壇跳到電視晚會舞台的一個起點。此后,張又在海南籌劃和組織了另一台大型歌舞晚會《南海之夜》。這次張請到了東北歌手那英前來助陣。

??梅地亞攀上大胡子

??1995年冬天,張得知中央電視台的春節晚會正在排練,連開了幾個夜車,要將自己幾年來最滿意的詩歌作品送到北京去。

??好不容易,張被一位在吉林演出走穴時結識的龍套演員帶進梅地亞。在一間很不起眼的房間前,張撞門找到導演組。在被總導演大胡子趙安否決十幾首新詩舊詩后,張絕望地說:“莫非連一首歌詞擠上去的可能都沒有了嗎?”當趙安想起有首《賀年卡》的歌詞較差時,張冒出一句“什麼歌我不能寫?”並當場發揮,把一首讓趙安苦苦愁了多日的《賀年卡》歌詞說得天花亂墜,趙安當即首肯,張俊以不敢怠慢,把這首歌詞改了不下十稿,最后在第三天夜裡寫成並獲得趙安等人的認可。也就是從這時起,張的歌詞得到了上央視春節晚會的殊榮。

??名人題詞公開發表

??1994年4月,張在天南海北組織歌舞晚會的間歇,又開始另一新領域的拓展:廣泛結交名人和名流。

??張最想求見的人,首先是隱居在北京城郊的著名女作家謝女士。見一次謝女士可非容易之事。但是,張以他的神通,經過多個回合的周旋和努力,托京城多位的詩人和朋友,最后總算如願以償。

??張的長處就在於他有一張和任何人都容易溝通的笑臉。老作家很快就喜歡上了這位從東北風塵仆仆前來叩門的年輕詩人。特別是當她聽到張一字不差地背誦起她從前寫過的童謠和兒歌時,她和張擺起了龍門陣。老人那天很高興,不僅破例和張在幽靜的書屋裡談了幾個小時,而且親筆給張題了詞。此后,張俊以分別拜見了著名作家臧老、賀老、作曲家李老,並獲得題詞。

??1996年夏天,張把上述四位京城名人給他題寫的珍貴題詞,一股腦公開發表在南京出版的一本《東方明星》文藝月刊上。張的聰明不僅體現在他喜歡到處結交名人上,而且善於炒作。張后來走的成名之路,也許正是從這個時候悄悄起步的。

??張俊以從童話中長大

??張好不容易躋身到“業余導演”的行列中來,但也發現如果沒有錢,即使再有才華,也是一事無成。這樣,他下海經商了。張首先把目光瞄向吉林幾家在國內有影響的制藥廠。有一年他在為一家刊物拉贊助的時候,結識了一位多年從事藥業的廠長,而藥業是個一本萬利的發財之道。

??1998年,經過兩年多的拼搏,張在北京已經有了一個較為堅固的經商基地——他花費巨資在安苑北裡25號吉林大廈,租下了整整一個樓層的數十間房子,正式在京打出了鄭泰藥業集團公司的牌子,成了這家注冊資金驚人的大公司的老總。他隨時調動和指揮著這家代理東北幾家大型藥廠經銷任務的公司。

??胡勁華整理自《大鱷張俊以》人民日報出版社即將出版

(責任編輯:張愛敬)

kmist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