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首位暢銷百萬作家    金洪信

 

文 ◎ 趙潤德 攝影 ◎ 裕貞

仗義奮筆揭露社會黑暗,金洪信在妻小遭受人身威脅、母親做好準備與之同赴死路的情況下,依然堅持正義與人道。認為對的事情,金洪信必然勇往直前。

進金洪信生活了二十五年的首爾瑞草區住宅,可謂書香襲人。他用於寫作的書齋,四壁佈滿書架,陳放著一萬多本書籍,因書架已滿,書桌角落上也堆起一落落的書。正當我因被一屋子書「圍困」而四處張望時,他說,由於地下室滲水,無處保管書籍,所以處理掉一萬多本了,現今是篩下的書籍。
也是,和他一百二十多本著作相比,藏書的規模還不算驚人。
 


金洪信的書齋裏陳列著一萬多本書籍。


密密麻麻寫滿日程的金洪信日曆。

揭露社會黑暗,大快人心

金洪信是韓國首位作品銷售超過百萬部的作家,在其八年的國會議員任職期間,其議政活動評價結果,每年都名列榜首。他的正直與誠實得到公認。

金洪信在社會上的知名度有近三十年歲月的歷史了。一九八一年韓國解禁,言論、出版自由一開,他一部揭露社會黑暗、伸張正義的長篇小說《人間市場》大獲人心,成為韓國歷史上第一本銷售突破一百萬冊的超級暢銷書。

猶如《人間市場》裏的熱血青年蔣鐘贊在軍部獨裁時期告發社會副助理一樣,在艱難曲折的人生中,金洪信仍然沒有放棄社會正義,在就任十五至十六代國會議員期間,糾正了諸多不合理的法案。二零零四年雖然敗選,但留下了公正選舉的先例。

金洪信人生閱歷豐富,漢學基底深厚,著書嚴謹而多產。在離開政界後的三年期間,金洪信發表了歷史小說《大渤海》(共十本),兩年以後他再次發表《青少年大渤海》(共五本)。為了和要中國就東北公正評價問題上對峙,《大渤海》內容經過嚴謹翔實的考證,以維護韓國歷史。

人生也有《使用說明書》

至今金洪信寫出的手筆集有六、七本,但是和他以往的作品不同的是曾在六月份出版的《人生使用說明書》這本書,這是他從今年年初冬天開始到四月份,不停的寫下來的文章,開始是為了表達對參加兒子婚慶典禮的賀客們給予的厚愛,作為送給賀客們的禮物寫的,出乎意外的是直至現在問世不到兩個月的這本書,就已經賣出了四萬六千本,這意外的反應令他本人也嚇一跳。

再度引發共鳴的《人生使用說明書》,都說了些什麼呢?金洪信說,經濟提升了,吃的是好的,也能觀賞到好的,但是幸福指數卻在降低,理由是什麼呢?深刻觀察會發現,家電、汽車、手機若能按照說明書使用的話,可以使用很久不出故障。人生同樣也會有使用說明書,正確使用人生,才會有喜樂、健康、有希望、有意義的生活。「哪怕為世間付出一點點,他人幸福的同時自己也會幸福。獨自是不會幸福的,因為社會就是相互並存的。但是現在的人錯以為自己幸福就可以了!」

這本書以「我是誰?為什麼生活?」等這種提問的方式提出了七個問題,並加以解答。金洪信說:「人生沒有正確的答案,但是明確的答案很多,不是要找正確的答案,而是得找明確的答案。」

三十七年老煙槍,說戒就戒

吸煙歷史長達三十七年六個月,金洪信這把老煙槍所到之處煙不離手,別人也習以為常,「在高位人士面前、在國會、總裁面前都在吸煙;家裏有兩個煙灰缸,整晚寫完文章以後,煙頭積得滿滿的,在寫文章的時候,一天吸煙三、四盒,不然就會感覺不安。」

起初動了戒煙的念頭是在二零零二年五月八日父親節那天。精神導師法倫和尚對他說:「老鼠吃老鼠藥是因為不知道是藥才會吃而死亡,但是人明知道是老鼠藥也會吃!」

「戒煙那天我吸了半盒煙。然後就把煙放在最顯眼的衣櫃前面,因為看不到不吸煙的話,哪天看到了還會吸煙,看到也不吸才是真正的戒煙。」就這樣金洪信單憑意志力,說戒就戒。

戒煙的前六個月因煙癮很強烈,但金洪信意志更堅強;接下去的六個月雖然能忍了但是很痛苦,覺也睡不好,心臟直跳,連家人都奉勸說實在不行就繼續吸煙。一路堅持,金洪信終於把煙戒了。「如果沒戒的話,寫《大渤海》的時候每天十二小時寫了三年,我想也許吸煙都已吸死了!」

「大渤海有高麗的DNA」

對中國來說,《大渤海》是敏感的一個寫作。金洪信投注這麼大的心力寫作《大渤海》,是因為中國把高麗的歷史渤海改為中國的邊防史了。「領土紛爭是會有的,但是歷史是不可以篡改的。」

「學習歷史的過程中我認識到我們的民族是雄渾莊嚴的。古代史大都沒有資料,只是根據推測或者根據遺留下來的紀錄來分別,歷史現場上沒有明確的證據的話類推是不可以的,但是作家有類推的自由,應該把渤海這歷史回歸到我們的民族史上,希望十年以後大渤海能被規定到我們的民族歷史上,在我的觀點上,渤海那是我們的民族的雄渾的DNA。」

一如仗義奮筆揭露《人間市場》、八年秉公問政的萬夫莫敵之勢,認為對的事情,金洪信必然勇往直前。◇

 

金洪信:

文 ◎ 趙潤德

問:寫《大渤海》之前曾去過幾次中國?

金洪信:去過很多次。八十六年和韓國沒建交的時候就開始去,那時候中國是個貧窮的國家,當然現在去中國的邊遠城市的話,仍會這麼認為。這都是共產主義意識形態把這個國家弄成這個樣子,可悲,東洋的大國怎麼會有被西洋屈從的歷史呢,如果能就這一點上反省的話會很快崛起。

問:出刊《大渤海》以後聽說曾去印度去會見達賴喇嘛?

金洪信:去年的一月份我曾在印度,但是沒見到達賴喇嘛。現在想去印度的話,也會有幾位朋友會幫助籌備也能去,但是我還沒有去。事實上,世界其他國家都承認西藏,唯獨中國不承認西藏。那麼什麼是真實的呢?雖然並不是在追查什麼是真實,但是達賴是那個民族的指導者的話,對他的活動沒必要敏感,相反要他自由活動的話,倒會顯出中國大國的風範,畢竟是大國沒必要那麼敏感嘛。

問:達賴訪韓一直受到挫折。

金洪信:就任國會議員期間,曾經有過向外交部提出邀請達賴,但是他們連話題都不讓提,是因為懼怕中共政府,是我們自己在「好自為之」的唯唯諾諾,是因為對中國的外交依存度較高,涉及到貿易、輸出、進口等很多問題,因為韓國是經濟弱小國,再加上有北韓的問題,北韓最依賴的國家就是中共,就因這些原因沒能邀請達賴。

不久前韓國政府還拒絕給予走避中共迫害而到韓國的法輪功修煉者難民身份,而且其中三名還被強制遣返,就像中國把北韓的脫北者遣返回北韓一樣!這事韓國政府做得不對,一個國家如果想擁有自己的尊嚴,就應該向他們伸出援助之手,否則就不是正確的態度。即使暫時國家會受到利益損失,但是還是應該給予保護,那樣才是一個健康的國家,一個先進國家的態度。◇

期待健康國家的態度

kmist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